谁在“襄助”花样年?

原创 <{$news["createtime"]|date_format:"%Y-%m-%d %H:%M"}>  进深News 林振兴 7.7w阅读 2021-10-12 20:00


 文/乐居财经 林振兴

曾宝宝换了一台iPhone 13 pro Max。最近几日,她上线微博的频率增加了,而粉丝被她翻牌的的几率也变多了。

她不是明星,亦不是网红,但却比这类人群还备受关注。因为花样年的这场流动性危机,让更多员工、投资者、供应商想透过曾宝宝的微博阵地,了解这家公司的债务化解进度。

在这里,她拥有13万粉丝。可以开杠小粉红、喷子,也可以与粉丝掏心窝、开玩笑。有一位网友评价道,“表面看起来你凶巴巴的爱怼人,但这样的女子实际上都是真性情,人品往往也很好,因为真诚坦率的不愿意虚情假意。”

“暴雷”事件后,曾宝宝评论区也多了一群“另类的人”。他们是花样年各地项目的业主,听了网上关于花样年美元债违约事件的报道,闻讯赶来。他们内心的想法别无二致,希望自己买的花样年项目能按时交付。

在回复中,这位摩羯座的创始人,虽然不擅于表达,却对一众业主作出了保证,“一定”、“放心”成为曾宝宝回复最多的用词。而一些她无法顾及的业主疑虑和担心,则由花样年官方微博一一作答回复。

让曾宝宝可以拍胸脯确保交付的勇气,来自花样年的从容自救,从回应到应急小组成立,再到债务与资产重组小组设立,都在有条不紊进行。而眼下,花样年同时还在进行“减重”计划,一位神秘又熟悉的接盘客自此浮出水面。

减重自救

应对债务问题,出售资产、回笼现金是大多受难房企自救的第一步。事实上在危机发生前,9月28日,碧桂园服务宣布,从彩生活手中购买邻里乐100%股权。这也是彩生活的核心资产。

邻里乐旗下核心资产公司包括万象美物业、长白山旅游度假区物业、开元国际、开际商业、万象美住宅、花胥物业及北京万象美。这笔交易为彩生活收获了33亿元的对价,同时也为花样年赢得喘息的空间。

如若说,碧桂园服务是因为商业利益而间接伸出援手;那么,这位神秘接盘客或许是主动站出来默默支援。

10月8日,花样年转让深圳前海嘉年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简称“前海嘉年基金”)100%股权,深圳前海和乐美健康文化投资有限公司(简称“前海和乐美”)和陈黄成接盘,各持股99%和1%。大股东前海和乐美又由姜熙超全资持股。

与此同时,高管团队迎来大换血,陶丰恬退出董事长、总经理职务,邢小松、潘军退出董事职务,尹睿退出监事职务,新增姜熙超为总经理、执行董事,陈黄成为监事。

乐居财经了解到,前海嘉年基金是一支私募基金,成立于2015年12月,注册资本1000万元,经营范围包括股权投资、受托资产管理、投资管理等。

该公司有15家在业状态的对外投资企业,其中房地产类2家,包括万象美物业和长白山旅游度假区物业。

前海嘉年基金旗下众多子公司是与花样年或者花样年基金共同参股设立,例如深圳前海嘉年云信投资咨询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深圳前海嘉年盈华投资咨询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深圳前海嘉年鹏盈投资咨询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等。

这样看来,花样年哪怕将前海嘉年基金“受托”予他人,这家私募基金旗下众多公司仍带有花样年的烙印。

更为巧合的是,8天前,潘军也将旗下企业转给了姜熙超和陈黄成。

据乐居财经获悉,9月30日,潘军退出深圳市天阔投资有限公司。变更前,潘军和黄吉安分别持股99%和1%;变更后,深圳和福美投资有限公司和黄吉安分别持股99%和持股1%。

继续穿透可知,和福美投资由前海和乐美和陈黄成各持股99%和1%。而前海和乐美又由姜熙超全资持有。

深圳天阔投资成立于2002年11月,注册资本为1亿元。该公司对外投资企业有8家(其中4家已注销),目前在业子公司为上海天阔投资(100%)、江苏天洋集团上海汽车研发(80%)、深圳市立方建筑设计顾问(31%)、北京中合益田置业(10%)。

“故交”伸出援手?

姜熙超和陈黄成究竟是何背景?为何在花样年陷入危局时,屡次出手援助?

在花样年还未爆发流动性危机之前,它也曾是姜熙超的“接盘侠”。

据乐居财经获悉,姜熙超旗下企业“深圳市前海喜乐佳投资”曾于今年8月17日,将其持有深圳市浩瀚盈实业有限公司的80%股权,转让予花样年旗下的深圳市花旭置业有限公司。

截止目前,姜熙超对外投资11家子公司,其中3家注销,门类可谓五花八门,涉及信息技术、科技服务、金融服务、商务服务、批发零售等。

具体看来包括深圳前海和乐美健康、深圳市誉通信息技术、深圳市快佳满科技服务、深圳市快德充新能源科技、深圳市前海喜乐佳投资、新疆虎童瑞雪股权投资、新疆虎童股权投资、深圳市宝发盈投资。

值得关注的是,姜熙超旗下的虎童基金曾参与花样年旗下美易家挂牌新三板的首轮股份增发。据了解,虎童基金重点专注领域为与传统产业相融合的新经济行业、现代服务业、新能源/新材料、健康与医疗、高科技制造业、教育与培训、文化创意产业。

此外,姜熙超曾任花万里投资(北京)有限公司的董事,以及北京花样年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的经理兼执行董事。

花万里投资(北京)对于花样年而言有特殊意义,是其首次进京拿地的标志。2012年,花样年以7.79亿元收购花万里投资(北京) 100%股权,并间接获得后者拥有的位于北京CBD的一块面积为17138.4平方米的土地。

后于2019年7月,花万里投资(北京)股权转让予上海天阔投资和深圳市誉通信息技术,分别持股99%和1%。其中,二股东誉通信息技术正是由姜熙超和陈黄成各持股50%。

另一家,让姜熙超与花样年产生千丝万缕关联的是北京花样年。北京花样年的初始股东是花样年,2019年底已转让予目前现股东——深圳市乐兴企业咨询有限公司。深圳乐兴曾由姜熙超持股50%,这也就难怪他是该企业的原高管。

相较于姜熙超,陈黄成的投资涉猎则较为简单,他旗下仅有两家子公司,都是与姜共同出资成立,分别是深圳和福美投资和深圳市誉通信息技术。

“绝不躺平”

流动性危机发生的第4天,花样年创始人曾宝宝于10月8日向全体员工下发的一封“家书”,并称,花样年绝不躺平,“事情来了,不逃避;遇到问题,去解决。此为无惧”。

在“家书”中,曾宝宝一并透露了此次危机发生的缘由:9月29日凌晨,公司遭遇“黑天鹅”事件,标普突然大幅下调公司评级,致使公司境内外融资交叉严重受限,流动性出现阶段性紧张。

的确,今年先是国内借新还旧的融资渠道被锁死,再是受恒大事件冲击,境外市场杯弓蛇影。花样年自然也难逃此“劫”。

10月4日,花样年一笔剩余未偿还本金额为2.06亿美元的2021年票据被爆逾期兑付。花样年的流动危机正式浮出水面。几个小时后,花样年创始人曾宝宝在微博发布一张《至暗时刻》的电影海报配图,并配文“分享图片”。

花样年的“暴雷”,应该是今年房企中最突如其来且毫无征兆的。但是从回应到应急小组成立,再到家书的流出,种种自救手段,让外界对于花样年的从容,心生佩服。

国庆节刚结束,花样年已委任华利安(中国)有限公司为其财务顾问,以评估集团的资本架构、评估流动资金及探寻所有缓解当前流动资金问题的可行解决方案。同时,它委任盛德律师事务所为其法律顾问。

据了解,华利安主要提供债务重组和管理、兼并收购、资本市场融资、以及交易评估和估值等服务,此前曾分别被恒大、佳兆业、泰禾、瑞幸咖啡聘为财务顾问。

针对公司面临的问题,董事会及管理层已就相关事件对公司财务及经营状况的影响进行了评估,并在金融机构、财务顾问等多方支持下,成立了应急小组,正在制定风险化解方案,以期尽快化解阶段性困境。

除此之外,花样年中国集团与地产集团组织架构合并,同时作为多元业务控股管控集团和地产业务集团开展工作,增设专门债务与资产重组小组,针对此次境外流动性问题特别设置,执行董事柯卡生担任小组组长。


来源:进深News

作者:林振兴

相关标签:

进深

重要提示: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的立场和观点,并不代表乐居财经的立场或观点。 本文著作权,归乐居财经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在任何公开传播平台上使用本文内容;经允许进行转载或引用时,请注明来源。联系方式:400-606-6969或ljcj@leju.com。

网友评论

最新文章推荐

中融信托参投光跃恒达私募基金,后者注册资本增至1.45亿元

中融信托成立于1993年1月15日,法定代表人为刘洋。

原创 乐居财经 刚刚

贪玩游戏套路明星代言,“三座大山”挡住吴旭波

中旭未来上市,吴旭波面临盈利、偿债、版权三道风险。

原创 乐居财经 刚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