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别蓝光一年,迟峰走马绿城

原创 <{$news["createtime"]|date_format:"%Y-%m-%d %H:%M"}>  乐居财经 李奕和 9.3w阅读 2022-07-12 20:24

  文/乐居财经 李奕和

  经历了一年空窗期的原蓝光发展总裁迟峰,敲开了另一家房企的大门。这一次,他面对的依然是他熟悉的华东战场。

  7月12日,有媒体消息,蓝光发展前CEO迟峰于7月11日正式加入绿城,担任绿城浙西区域集团董事长。乐居财经就消息向绿城中国方面求证,对方予以了确认。

  这一刻离迟峰离开蓝光发展,已有一年之久。

  去年7月6日,蓝光发展公告,迟峰因公司整体工作安排原因申请辞去公司总裁(法定代表人)职务。与迟峰一起离开的,还有蓝光发展的首席财务官(财务负责人)欧俊明。

  由此,蓝光二代杨武正,正式走上了董事长、总裁一肩挑的台前。

  迟峰是带着国企光环来的。2019年12月,迟峰加入蓝光发展,接过张巧龙的总裁职位,在此之前,他是华润置地的高级副总裁。

  多年在华润置地的履历,让迟峰如沐春风,深受蓝光发展的欢迎。然而,他与蓝光的故事仅持续了不到两年。

  不仅仅是迟峰。

  曾经凭借高杠杆、土地红利与金融红利获得高速发展的一批房企,让一些地产经理人趋之若鹜。高薪酬的诱惑,让他们成为了炽手可热的明星经理人。

  但随着近两年行业回归常态,开发商精益管理、严控成本,地产经理人从房企出走的越来越多,不少地产老板重新扛枪上阵,重回管理一线。

  而相对于正经受流动压力的房企,一些基本面尚好、财务稳健的房地产企业,重新成为地产经理人的选择。

  迟峰与蓝光的“分手”,以及与绿城的“姘合”,并不是孤例。

  迟峰的蓝光故事

  加入蓝光之前,有着多年国资企业履历的迟峰,头顶光环。

  他于1973年出生,持有吉林大学国际经济法学学士学位及中欧国际工商学院EMBA学位。1999年,迟峰26岁,毕业后的他随即加入华润集团。并历任华润(上海)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华润新鸿基房地产(无锡)有限公司总经理。

  2006年,迟峰加入华润置地,并以首站无锡为根据地,一步一个脚印,逐渐在华东区域站稳脚跟。2013年,迟峰任华润置地高级副总裁,还先后兼任江苏大区总经理、华东大区总经理、物业总公司董事长。

  在华润置地十多年间,迟峰跑遍了华东地区大小城市,从地级市到县城,他甚至自绘了一张华东作战地图。这使他对华东区域的投资,如鱼得水,胸有成竹。而这也是蓝光发展向他伸出橄榄枝的主要原因。

  蓝光从成都起家,到2019年9月入驻虹桥世界中心上海总部,形成“上海+成都”双总部格局。在全国布局深化及加大华东区域投资的双重诉求下,董事局主席杨铿需要一位具有深耕华东且有全国视野的领军者。

  履历丰满的迟峰,成为了不二人选。2019年12月,张巧龙从蓝光出走,迟峰接过前者的职务,正式成为蓝光发展首席执行官。

  迟峰也不负众望。加入蓝光的他,首先为蓝光量身定制了多元化的“瘦身”动作,他首先向蓝光的组织架构动刀。

  2019年底加入之时,蓝光共有16个区域,投资决策链也长,影响了工作效率。在迟峰的主持下,蓝光区域数量在一个多月的时间内迅速被砍到了12个。

  “拿快周转的项目做快周转的事,管理也需要快周转。”在他看来,只有精简组织架构,才能匹配公司快周转的步伐。

  这是他从华润置地的履历中悟来的。凭借“总部、大区、城市公司”三级管控的体系,华润置地曾实现了快速发展。现在,这套打法被复制到了蓝光身上。

  身为东北人的迟峰,有一身干劲。据了解,履新蓝光发展后,从拿地、融资、产品到管理,他都亲自把关,甚至忙得连一个马拉松都没有跑。而在华润置地之时,他每年会跑3至5个马拉松。

  为了更精准地投资拿地,他还为蓝光制定了两个标准:“三个倾斜”和“一多三快”。向市场好、周转快、组织能力强的区域倾斜;现金流多,开工快、开盘快、回款快。

  在迟峰的带领下,蓝光在投资端有了大幅度的飞跃,主要聚焦城市的能级得以提升。二三线城市、华东区域的聚焦,重点区域、重点城市的深耕,让蓝光的平均售价也从每平米9000元上升到了15000元左右。

  蓝光发展在华东的投资比重也逐渐增大。2020年,该公司新增房地产项目60个,总建筑面积约962万平方米。当中,华东区域占比四成。2020年,蓝光在华东区域的销售额占比28.82%,2021年,提升至30.39%。

  只不过,随着蓝光发展危机的爆发,迟峰与蓝光的合作也最终也定格在了2021年的7月6日。当时有消息指,蓝光发展的流动性问题,是导致一些高管及人员流失的主要原因。

  房企高管离合AB面

  蓝光发展的危机正式爆发于2021年。彼时6月,标普将蓝光长期主体信用评级从“B-”下调至“CCC-”,其未到期美元债券的债项评级从“CCC+”下调至“CC”。随后,该公司披露,公司及下属子公司部分债务未能如期偿还,蓝光进入债务的实质违约阶段。

  眼见无法力挽狂澜的迟峰,最终选择了离开。而当时与迟峰一起辞任的,还有蓝光发展的首席财务官(财务负责人)欧俊明。

  根据今年6月30日披露公告,蓝光发展及下属子公司新增到期未能偿还的债务本息金额49.64亿元。截止6月30日,蓝光发展累计到期未能偿还的债务本息金额合计387.75亿元,债务包括银行贷款、信托贷款、债务融资工具等。近段时间以来,蓝光发展股东股份还遭被动减持,甚至被司法拍卖。

  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在房地产的职业场上,房企人事的变更无时无刻都在上演。而在行业的不同阶段,这些人事的去与留,也带上明显的行业特色。

  前几年,地产业突飞猛进带动了一批民营房企的崛起,在此影响下,房企高新邀请职业经理人加入开疆拓土,不断刷新着行业薪酬边界。

  而如今行业惨淡,开发商经历严峻的资金考验,这些民营房企与职业经理人也最终作了鸟兽散,彼此告别,各自走上自己的阳关道与独木桥。一些基本面较好的房企,又得以重新成了地产经理人的聚集地。

  除了蓝光发展,一些陷入流动性危机房企的人事变动频繁,犹如走马灯。

  据乐居财经此前统计数据显示,2022年上半年共有266房企高管发生了职位变动。从时间分布上来看,大多集中在第一季度,共计发生181起高管变动。数据显示,高管离职大多出现在民企中,特别是资金有问题或发生债务违约的房企身上。

  6月30日,弘阳地产发布公告,袁春因分配更多时间于个人事务上,已辞任执行董事、行政总裁及董事会薪酬委员会成员。袁春于2019年10月加入弘阳,曾在中海、龙湖有任职经历的他,同样是行业较为知名的经理人。只不过他在弘阳待的时间也不到三年。

  除袁春外,此前,张良、何捷、蒋达强、罗艳兵等一众高管天团成员已陆续从弘阳出走。

  此外,6月22日,天誉置业披露人事变动,文小兵辞任执行董事、行政副总裁及风险管理委员会主席;6月20日,佳兆业公告,吴建新辞任首席财务官,罗婷婷接任。5月,建业地产公告,杨伟梁辞任财务总监,曾任西王置业公司秘书的余志杰接任。

  据悉,罗婷婷还是佳兆业近五年来的第四任首席财务官。一个明显的事实是,部分房企的财务状况进一步恶化,财务官这个位置越来越不好坐了。

  良禽择木而栖,贤臣择主而事。风险房企成为高管出走的众矢之的,一些基本面较好,经营稳健的房企重回地产经理人的视野。2月,原融创中国华北区域副总裁刘延青,跳槽至旭辉地产,任后者东北事业部总经理。

  而在迟峰之外,同样于今年2月,原蓝光发展副总裁张胜利已经加盟绿城中国,任职西南区域总。该人士曾在鲁能、龙湖、融创、金辉均有任职,在2019年下半年加入蓝光发展。张胜利在蓝光发展待的时间也不足三年。

  2021年,绿城中国合同销售金额3509亿元,同比增长21%,是少有完成既定年度目标的房企之一。与旭辉等房企一样,该公司同时也是规模房企中,仍未传出流动性压力的少数房企。

来源:乐居财经

作者:李奕和

相关标签:

地产K线

重要提示: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的立场和观点,并不代表乐居财经的立场或观点。 本文著作权,归乐居财经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在任何公开传播平台上使用本文内容;经允许进行转载或引用时,请注明来源。联系方式:400-606-6969或ljcj@leju.com。

网友评论

最新文章推荐

进击的蜂巢能源

当养蜂者取蜜时,他们会破坏掉整个蜂巢才能获取蜂蜜。

原创 乐居财经 12-01

中国建材:常张利不再担任总裁,魏如山接任

常张利不再担任公司总裁,并将由执行董事调任为非执行董事

原创 乐居财经 12-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