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产人才流向国央企

原创 <{$news["createtime"]|date_format:"%Y-%m-%d %H:%M"}>  进深News 曾树佳 20.1w阅读 2022-07-19 09:10

文/乐居财经 曾树佳

迟峰是一位很谨慎的人,他不喜欢盲目跳槽。纵使外界纷纷扰扰,他始终坚信是金子终会发光,“无论中国的房地产市场如何变化,安身立命之本是能力,也就是拿地的能力和投资产品的能力。只要做到这两点,我就永远不怕。”

从蓝光离开的一年以来,迟峰彻底消失在公众视野里,他或许只想与家人在一起,好好养精蓄锐一段时间。今年以来,他只发了两条微信朋友圈动态,都与地产无关。

终于在7月,他决定好了下家,接受张亚东递来的橄榄枝,担任绿城浙西区域集团董事长。

有的人会不解,堂堂一位千亿房企总裁为何要去区域公司。但对于迟峰来说,这或许是最好的归宿。

翻开他的履历可以发现,早先他在央企华润积累经验,后来跳到民企蓝光,寻求更大的进阶空间,如今履职绿城,又回到了具有国资背景的房企阵营。其职业轨迹,正是地产行业时移世易下,职业经理人因时转向的缩影。

曾经凭借高杠杆、土地红利与金融红利,获得高速发展的民营房企们,从中海、华润掷重金挖掘来一波地产经理人,给予他们显露身手的舞台。在高薪酬的诱惑下,职业经理人也没辜负民企老板的厚望,给他们创造了一张张亮眼的成绩单,站在了聚光灯下。

但随着近一年行业回归常态,行业里暴雷声阵阵、风声鹤唳,不少民营房企如履薄冰,前途未卜,显然已非打工人的理想归宿。在频繁的人事变动中,职业经理人眼下更倾向于履职基本面尚好、财务稳健的国央企。

为了追求一个稳定的平台,他们甚至愿意自我“降格”,担任比此前低一档的职位。如迟峰、张胜利,原本均为蓝光发展总裁级别的人物,但转到绿城,则都在区域公司任职,镇守一方。再如,世茂集团华北区域原董事长刘辉,加盟中交地产后,分管代建板块,担任总经理职务。

与地产人降职相伴随的是,薪水也崩塌式下降。一位从上海民企回到北京,任职某央企的职业经理人对外透露,“薪酬比之前低了好几倍”。

但他却心甘情愿来央企,“这是一个避险的措施,起码我还在一个健康的企业里,还有东山再起的可能性;如果在民企,可能朝不保夕,说不定哪天企业就暴雷了。”

眼下,不仅是明星职业经理人,就连普通的地产员工,也一窝蜂地拼命想跳槽到国央企。一位央企HR向乐居财经透露,公司6月底对外招聘一位地产成本岗员工,却收到了300多份简历,面试当天,楼道也被挤爆了。

很多地产人对于国央企有一层滤镜,认为这里是一个绝佳“避难所”。但地产行业下行,对任何一家行业内公司都有所影响。进入国央企,也不代表可以躺平,过上早八晚五的生活,员工也会面临组织架构调整和人员优化,甚至更严重的“内卷”。

人才流向国资

“国进民退”的法则,在地产人事跳槽中同样适用。

在迟峰之外,同样于今年2月,原蓝光发展副总裁张胜利,也已加盟绿城中国,任职西南区域总。他曾在鲁能、龙湖、融创、金辉均有任职,后于2019年下半年加入蓝光发展,履职时间不足三年。

3月,有消息称,冯劲义已履新中城创展城乡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中城创展”),任职董事长兼总经理。穿透股权可知,中城创展的大股东为中国保利集团。

冯劲义成名于龙湖,后履职于升龙、绿都、三盛,属于地产黄金年代的代表性明星高管。2015年初,他闪电加盟升龙集团,出任执行总裁,成为河南第一位年薪超过千万的职业经理人。从那时起,“千万年薪”成了他身上的一个重要标签。

除了迟峰、张胜利、冯劲义之外,今年4月,原世茂华北区域董事长刘辉,也加盟中交地产代建板块,任总经理职务。刘辉曾以仕官生身份入职龙湖,担任龙湖北京公司运营总、长春公司总经理。

几年后,他加盟世茂集团任职环渤海区域总裁,后期世茂合并东北区域之后,他被任命为华北区域董事长,曾主导世茂参与合生北京分钟寺项目。

早刘辉一步,阳光城旧将徐爱国于去年底履新中交地产,任职执行总裁。他在地产的任职履历很简单,在加入中交前,包括阳光城在内也仅供职过三家房企,其他两家分别是中海和龙湖,每一家含金量都很高。

这一次,徐爱国没有跟随朱荣斌去创业折腾。之所以义无反顾从阳光城跳槽到中交地产,在他看来,家一直在北京,从上海切换到北京,可以多陪陪家人。

这样的例子屡见不鲜。在规模竞速时代光环加身的经理人们,现已有不少向国资公司靠拢。地产黑铁时代,加盟国企可以求稳,毕竟大部分人都不想在遭遇流动性危机、朝不保夕的民企里面承受风险。

这与以往的人才流向,正好相反。在行业紧缩之前,经理人一般都是在央企、国企“镀金”,然后跳槽到民企,以寻求更高的薪酬、更大的空间。其中,中海、万科等公司的人才输出现象尤为显著。

从中海体系中冒尖的明星人物从杜晶、刘爱明、朱荣斌、吴建斌、颜建国,到刘文东、范逸汀、郭勇、阚洪波等,都在地产江湖里颇有名气。眼下,他们之中有的创业,有的继续职业经理人生涯,均较为活跃。

王石曾在自传中评价,中海有严密的人才培养体系,许多优秀员工都是从最基层的工作做起,经过系列精细的产品制造培训,对成本和流程有非常深的了解。在中海成长为中高级职员的,几乎都是业内的佼佼者。

民企地产老板也都愿意高薪引进这样的人才。比如吴亚军,此前便从万科、中海大量挖角了不少职业经理人,比如颜建国、袁春等人在内的数位高管,这为其后来打造兼具规模与稳健的龙湖,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彼时,在许多民营房企的高管团队中,常存在“中海系”“万科系”“华润系”等叫法,如今经营承压,民营地产老板或亲自主持工作,或提拔内部子弟兵,以前大规模引入“空降兵”的情况,已成为历史。

“甘愿”降薪降职

房地产稳地价、稳房价、稳预期,可谓是“稳”字当头。在这样的大背景下,风水轮流转,曾被定义为保守、失速的国资地产商,反而比较吃香。

行业求稳,职业经理人也遵循着大趋势,找个财务健康、风险抵御能力强的国企,胜过在民企中成为组织架构优化的“炮灰”。尽管前者的薪资比不上后者,但仍备受追捧。

2021年,地产行业风云变幻,但即便如此,民企的薪资水平仍比国企要高不少。

据乐居财经统计的CEO薪酬榜显示,去年TOP3分别对应的薪酬为1.92亿元、8146.2万元、3243.3万元。

国资地产董事长或CEO的薪酬大部分低于与民企,除了绿城中国张亚东、中国金茂李从瑞、远洋李明、华润置地李欣薪酬在千万以上,余者薪酬均少于千万。

总体上看,78位民企CEO的平均薪酬为793.79万元,31位国企、央企CEO的平均薪酬则为463.73万元,两者依旧有着330.06万元的差距。

国企高管薪酬的另一个特点,就是逐年的变化不大,内部各层级之间也相差无几。换言之,在此类公司履职,少了几分大开大合的意味。但非常时期,薪酬水平的高低,以及涨速,已经不是地产经理人重要的考量因素。

为了追求一个稳定的平台,他们甚至愿意自我“降格”,担任比此前低一档的职位。如上述的迟峰、张胜利,原本均为蓝光发展总裁级别的人物,但转到绿城,则都在区域公司任职,镇守一方。

冯劲义虽在中城创展,仍担任董事长,但他相当于另起炉灶,从零开始经营平台业务。就在他成为中城创展法人的同一天,公司经营范围新增了房地产开发经营、建筑装饰材料销售等。显然,他是在依托国企平台,创造、开发新的地产业务线。

刘辉接手中交地产的代建板块,也负有盘活公司另一条业务线的重任。他需要突破原有驾轻就熟的领域,去接受另一番考验。

国资舞台上的奋斗

地产行业的格局,正在重构。

上半年,全口径销售额TOP10中,拥有国资背景的,已有7家喊出“保三争一”口号的保利,目前已跻身前二,中海、华润也进阶至前五。民企中,碧桂园维持第一的宝座,龙湖处于第九的位置,而融创已下滑至第七。

拿地榜上,除了滨江上半年逆势突击,投下了467亿的扩储金额之外,余者位列TOP2至TOP10的,均为国资。中海、万科、建发、华润拿地金额分别为466亿、460亿、457亿、429亿,均相差无几。

去年以来,尽管各地放松政策频出,市场依然热度有限,许多房企在流动性压力下无暇他顾。从上半年的情况来看,各地土拍基本都是国央企在撑台面。有人指出,国央企此举是出于无奈。现在看来,并非完全如此。

国企在融资上是保有优势的,当松绑的暖风吹拂时,他们大多时候,都成为了最先感受到利好的群体,公司债、并购贷等,均为他们提供了弯道超车的源头活水。

在外界的既定印象中,国央企的经营机制不比民企灵活,竞争压力也不会很大。但事实是,国央企也在升级重构,运转的底子已有所改变。

近年来,大悦城完成重组、金茂引入中国平安、南国置业收购电建地产、中国能源建设换股吸收合并葛洲坝、中交地产合并中房集团等消息不断传来,重塑正在进行。

一些国央企,也开始优化减员了,同时也释放了招聘消息,招收较为重要的城市/区域级别的管理岗位。

这正是优胜劣汰的真实写照。因为行业下行,市场上突然冒出了很多优秀的地产职业经理人找工作,国央企引进一批,正好可以替换掉企业内能力较差的员工。

另一方面,除了传统的地产开发业务,现在很多国资房企,也在加大布局诸如产业园区、购物中心、写字楼、物流,乃至高科技行业,对人才的能力模型提出了新的需求。

因此,面对处在变革中,寻求优化与进阶的国资地产商,职业经理人入职其中追求的“稳定”,也是相对的。



来源:进深News

作者:曾树佳

相关标签:

进深News 进深

重要提示: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的立场和观点,并不代表乐居财经的立场或观点。 本文著作权,归乐居财经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在任何公开传播平台上使用本文内容;经允许进行转载或引用时,请注明来源。联系方式:400-606-6969或ljcj@leju.com。

网友评论

最新文章推荐

西部水泥预计上半年纯利同比减少40%-45%

根据对集团截至2022年6月30日止六个月未经审核管理账目进行之初步审阅及对董事会目前可得最新资料作出之评估,预期集团于截至2022年6月30日止六个月之股东应占纯利将较截至2021年6月30日止六个月减少约40%至45%。

原创 乐居财经 刚刚

匠心家居拟拟使用不超12.5亿元闲置募集资金进行现金管理

匠心家居发布公告称,公司于当日召开了第一届董事会第二十九次会议和第一届监事会第十八次会议,审议通过了《关于使用暂时闲置募集资金进行现金管理的议案》,同意公司拟使用总额度不超过人民币12.5亿元(含本数,含超募资金)的暂时闲置募集资金进行现金管理。

原创 乐居财经 刚刚

顾家家居注册资本拟从6.32亿元增至8.22亿元

顾家家居发布关于变更注册资本并相应修订《公司章程》的公告。

原创 乐居财经 刚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