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壳回港,“彭永东+单一刚”共治格局浮出

原创 <{$news["createtime"]|date_format:"%Y-%m-%d %H:%M"}>  乐居财经 杨宏彬 5.5w阅读 2022-05-06 18:25

  文/乐居财经 杨宏彬

  在被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列入“预摘牌”名单后,贝壳迅速找到了应对的策略。

  5月5日,据港交所披露,贝壳控股有限公司(NYSE:BEKE)将以介绍方式在香港联合交易所有限公司主板上市,联席保荐人为高盛、中金公司。

  公告显示,贝壳A类普通股预期将于2022年5月11日(星期三)开始,以每手100股A类普通股在香港联交所进行买卖,交易将以港元进行,股份代号为2423。

  据了解,贝壳此次回港采用的“双重主要上市+介绍上市”方式,不涉及新股融资,无发售环节,适合现金流充裕、无迫切融资需求的企业;双重主要上市指公司已在另一证券交易所上市的情况下,在香港市场按照当地市场规则上市,两个资本市场均为主要上市地,即使在一个交易所摘牌,也不影响企业在另一交易所的上市地位。

  贝壳此次赴港上市,与半个月前的SEC公布《外国公司问责法案》(HFCAA)的认定名单有一定关系。4月22日,SEC将贝壳列入“预摘牌”名单。这意味着,按照相关法律法规要求,如果贝壳连续三年均未向美国开放审计底稿,将会被限制在美股交易。

  事实上,自今年3月以来,已经有六批共128家中国企业被列入“预摘牌名单”,而其中前三批企业均已被转入“确定名单”,其中包括再鼎医药、微博、爱奇艺和富途控股等11家企业。

  彼时有业内人士指出,被列入“预摘牌名单”的企业或需要做好保险工作,类似在港股等市场寻求新平台上市,以防范美国市场管制带来的冲击。在这一点上,贝壳的应对可谓迅速。

  投票权“大挪移”

  贝壳在纽交所上市的时间,是2020年8月13日,至今还不到两年的时间。

  根据彼时的招股书显示,IPO前,贝壳集团所有高管及其董事共持有公司51%的股份,其中左晖通过Propitious Global HoldingsLimited公司持有28.9%的股份,但拥有46.8%的投票权,为公司第一大股东。

  同时,腾讯及其相关实体、软银旗下投资公司SVF II Shell Subco(Singapore) Pte. Ltd.、高瓴资本及其相关实体分别持有贝壳12.3%、10.2%和5.3%的股份。

  此番登陆港交所,贝壳的股权也发生了一些微妙的变化。

  2021年5月20日,年仅50岁的贝壳创始人左晖因疾病意外恶化离世。5月24日晚间,贝壳找房宣布,公司联合创始人、首席执行官及执行董事彭永东接替左晖担任贝壳董事长一职,同时宣布左晖为公司“永远的荣誉董事长”。

  左晖去世后,其直系亲属继承了其在海外信托旗下的所有持股权益,同时她放弃了这部分股份对应的投票权。2021年7月28日, Propitious Global Holdings Limited不可撤销地授权“百会合伙”——行使由Propitious持有的公司8.85亿股B类普通股所代表的投票权(委托投票权)。

  百会合伙的合伙人则是贝壳找房的高管彭永东和单一刚,后者是公司联合创始人兼执行董事,两人均是左晖长期的合作伙伴。

  截止2022年2月28日,贝壳(NYSE:BEKE)的主要股东定格在:Propitious Global持股24.80%,腾讯持股11.50%,软银持股6.1%,彭永东持股3.1%,单一刚持股1.3%。

  而在港交所披露的文件中,主要股东股权稍有变化,Propitious Global持股为23.3%,较美股低1.5%;腾讯持股10.8%,较美股低0.7%;彭永东持股4.8%,较美股高1.5%;单一刚持股2.7%,较美股高1.4%。

  据披露,彭永东和单一刚拥有的投票权分别为22.5%、10.2%,如果算上Propitious Global委托于百会合伙的17%投票权,彭、单二人合计持有49.7%投票权,这是自贝壳上市以来,二人所持投票权的峰值。

  赴美上市前,贝壳三大创始人左晖、彭永东、单一刚拥有的投票权分别为46.8%、3.6%、1.6%。上市后,三人投票权多次发生调整。截止2021年2月28日,三人拥有的投票权分别为81.1%、1%、0.4%;截止2022年2月28日,左晖妻子、彭永东、单一刚的投票权调整至64.4%、9.5%、4.1%。

  除了高管股东投票权的大挪移,贝壳的外部股东变化也十分明显,腾讯持股微降之外,软银及高瓴资本已不在架构中。据了解,高瓴资本曾抛售过贝壳的股票,截至2021年2月28日,高瓴资本在贝壳中的持股比例为5%,投票权为1.5%。而截止2022年2月28日,贝壳的主要股东中,已不见高瓴资本的身影。

  此外,还有一地产巨头也多次减持过贝壳。根据此前报道,2021年下半年以来,融创开始连续减持贝壳股份,合计减持4535.2万股贝壳A类普通股,合计套现10.84亿美元。

  荆棘丛中寻路

  贝壳的高光时刻,登陆纽交所是其中一个。2020年8月成功登陆纽交所后,贝壳成为了阿里、京东、拼多多之后第四大的中概股。上市之后,公司股价一路上涨,市值曾一度突破千亿美元。

  但好景不长,2021年以来,贝壳股价一路下行,总市值已经跌至170亿美元左右。这一年,贝壳犹如在荆棘丛中寻路,充满波折与艰辛。

  2021年5月,有媒体报道称,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对地产中介贝壳找房启动反垄断调查。但贝壳方面回应称,此事为乌龙事件。贝壳在收到消息后,立即开启了自查,结果发现市场监管总局并未发布相关信息,该媒体所指反垄断调查所言不实。

  消息并非空穴来风,早在同年4月,国家市场监管总局集中公布互联网平台企业《依法合规经营承诺》(第三批),其中就包括贝壳、爱奇艺、当当、去哪儿等。

  在陷入反垄断风波的同时,贝壳又遭遇了创世人离世的重创,让公司的股价更是雪上加霜。之后,市场便频频传出贝壳大面积裁员的消息。针对裁员传闻,贝壳曾回应称,2021年以来,行业环境发生较大变化,公司对上海地区金融等部分业务进行调整。

  站上舆论的风口浪尖,贝壳又遭遇“浑水”搅局。12月16日晚间,浑水调研公司(Muddy Waters Research)在其官网发布了一篇对贝壳的沽空报告,认为贝壳是一个巨大的骗局,就像瑞幸咖啡一样存在大量欺诈行为。

  该报告发布后,贝壳股价瞬间大跌10%。12月17日晚,贝壳找房回击浑水做空报告,认为该报告毫无事实依据,存在大量事实错误、未经证实的陈述以及误导性猜测和解读。报告也显示出浑水对中国的房产交易行业缺乏基本的认知。

  在经历诸多波折后,贝壳的业绩也受到了很大影响。2021年总收入为807亿元,同比增长14.57%;净亏损5.24亿元,同比大幅下降118.87%;毛利率从23.9%下降至19.6%。

  截至2021年12月31日,贝壳持有现金及现金等价物、受限资金和短期投资561亿元。

  IPG中国首席经济学家柏文喜表示:“介绍上市虽然在上市时并不融资,但正因为实现了首次上市或者两地、多地上市,股票的流动性得以提升,一方面有利于股价和市值,另一方面也有利于公司后续的资本市场策略与各类融资行为。”

来源:乐居财经

作者:杨宏彬

相关标签:

地产K线

重要提示: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的立场和观点,并不代表乐居财经的立场或观点。 本文著作权,归乐居财经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在任何公开传播平台上使用本文内容;经允许进行转载或引用时,请注明来源。联系方式:400-606-6969或ljcj@leju.com。

网友评论

相关推荐

拼多多第一季度营收237.94亿元

5月27日,拼多多发布2022年一季度财报。

原创 乐居财经 05-27

麦格理将京东集团纳入买入主题名单

麦格理发表报告指出,京东集团(09618.HK)是疫情导致物流中断缓解的最大赢家,其上行潜力大于下行风险,将京东纳入买入主题名单。

原创 乐居财经 05-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