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银地产浮沉

原创 <{$news["createtime"]|date_format:"%Y-%m-%d %H:%M"}>  进深News 严明会 16.7w阅读 2022-05-26 12:26

文/乐居财经 严明会

外界习惯给开发商们打上标签。如果说地产是一个班级,万科就是班长,保利就是团支书,纪律委员是龙湖……而不起眼的华银地产则是校霸。

眼下,两桩股权冻结,牵扯出这家石家庄房企的一段“全武行”往事。

5月16日,华银地产老板庞文剑持有华银地产的4000万股权被法院冻结,紧接着两天后,他持有华银基业的1575万元股权也遭受冻结,冻结期限均为1095天,两次执行通知书文号分别为(2021)冀0684执990号之二百零五、二百零六。

其实早在2019年,庞文剑及其治下的华银地产东窗事发,被定性为“盘踞在涞水县以华银集团为依托的犯罪集团”。一石激起千层浪,此后庞文剑和华银地产也因此在全国“扬名”。

去年,法院一纸判决书下来,庞文剑犯故意伤害罪、寻衅滋事罪、强迫交易罪、故意毁坏财物罪、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非法采矿罪、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等,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20年,并处罚金1.018亿元

保定涞水,是庞文剑的发迹之地。这家石家庄房企在涞水还有个“吞金兽”——涞水新城。

成也涞水,败也涞水。在外界看来,作为一家算不上规模的区域房企,华银基业拿出数百亿真金白银做涞水新城是一个错误。加上2016底到2017年初,其急剧扩张,资金难说没有压力。

眼下,地产下行背景下,华银在涞水的多个项目也曾陷入烂尾状态,致使业主维权多年。另一边,它还得不断处置股权被冻结事件。

上演“全武行”

如果说企业有AB面,A面是光鲜,B面则就是隐患或者黑暗。此次股权冻结也撕开了华银地产不为人知的B面。

据乐居财经获悉,庞文剑的这两次被冻结股权,可追溯至去年4月底。彼时,庞文剑、庞文博、司云曼等11位相关当事人以及华银地产、深圳华征商业保理等2家公司被法院列为被执行人,后续有部分主体还被接连列为“老赖”和“限高”。

值得注意的是,这两次司法冻结并不简单,涉及刑事案件(2020)冀0684刑初173号

该《刑事判决书》显示,2017年2月,龙某系列公司与华银基业签订《增资入股合作协议》及补充协议,合作开发龙某系列公司在海南省东方市花梨湾项目,双方在合作过程中产生矛盾。

为取得花梨湾销售中心控制权,2017年11月15日,受庞某指使,万某纠集刘某等数十名华银公司员工及保安,强行冲入花梨湾销售中心,双方发生肢体冲突。

据乐居财经获悉,双方产生矛盾的根源在于,海南东方龙城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简称“东方龙城”)因资金合作方某担保集团业务停止,致其资金链断裂,出现了债务危机及海南东方花梨湾项目1-5号楼逾期交房等问题。

穿透可知,东方龙城成立于2011年,注册资本5000万元,由石家庄龙城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张波、张杰分别持股70%、20%、10%。其中,石家庄龙城又由张波、张杰分别持股70%和30%。

为了盘活资产,东方龙城与华银基业于2017年2月11日签订了框架性合作协议。据悉,约定由华银地产在3个月内投入5.7亿元来解决资金困境问题。

然而,协议签订后,华银未按合同约定履行出资义务,致使东方龙城化解债务风险的工作无法推进。

东方龙城在数次发函督促华银履约无果后,依据协议约定的解约条款,于2017年7月11日,它以公证送达的方式书面通知华银解除了合作协议。两个月后,华银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依法确认解约行为无效。

在官司尚未明了的情况下,华银因对另一家合作企业路某公司对其言论不满,于2017年11月15日,分派20多名保安人员陆续到东方龙城楼盘售楼部,但被东方龙城保安人员拦截在外,引发了冲突,于是也就有了上文判决书所描述的的“全武行”事件。

股东“出走”

眼下,多事之秋下的华银地产收到了法院9张“限消令”,并被法院131次列为被执行人,被执行总金额高达5.48亿元。

其中,5月24日,华银地产一口气新增了100条被执行人记录。

另一边,与华银地产相关的案件高达1351起,不乏房屋买卖纠纷、合同纠纷、金融借款纠纷、民间借贷纠纷、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等多种案件。诸多司法案件,对于一家中小型房企来说,实属罕见。

司法案件的背后也透露出华银地产的资金隐忧。例如,因金融借款纠纷,平安银行广州分行向法院对庞文剑、华银地产提起诉讼。该行表示,展期到期后,华银地产及庞文剑尚欠本金超1.1亿元及相关利息未清偿。

最终,去年9月中旬,法院裁判文书显示,要求华银地产偿还平安银行广州分行借款本金约1.11亿元,以及相关利息。同时,在华银地产未履行清偿义务时,平安银行广州分行对其旗下部分不动产有优先受偿权等。

更为严重的是,华银地产目前欠税余额高达411.85万元。

当还不起债务时,便有了司法拍卖来抵债,华银地产自然也不例外。数据显示,目前与华银地产相关的司法拍卖信息多达54条。处置单位多为保定涞水法院。

例如,5月初,华银地产旗下一宗涞水县宋各庄乡天鹅湖•金海岸生态休闲居住区B-T91-6号房产在二拍中,以底价183.9万元拍出;又如,3月下旬,华银地产等6户共12笔债权于阿里司法拍卖平台竞拍,成交价为底价1.9亿元

华银地产究竟有何背景,背后能牵扯出如此纷繁复杂的案件。

乐居财经查询获悉,华银地产成立于2007年,注册资本为1亿元。在股权方面,它由华银基业、庞文剑各持股55%、40%,庞文博、庞青山各持股2.5%。

股权穿透可知,华银基业由庞文剑、庞青山、庞文博各持股31.5%、31.5%、37%。不过,最初华银基业由4位股东持股,汪伟庆于今年5月中旬退出股东序列,将其所持有的股份转让予庞文博。

目前,华银地产对外投资了21家子公司,主要涉及房地产、金融、建筑等板块。其中,7家已注销,包括河北拒马旅游开发、涞水乐邦电子商务、北京中钰阳光投资管理、保定华盈电子器件制造等企业。从注销企业的类型来看,这部分企业较为“烧钱”。

值得注意的是,华银地产还对外投资了河北涞水农村商业银行,持股1.6082%。正是这家金融机构,曾为华银地产融资行了“方便”。

5年前,华银地产两次将河北涞水农村商业银行股权出质予高阳县农村信用联社,两次股权出质数额合计2000万股。

此外,华银地产旗下全资子公司“河北京创投资”也不容小觑。该企业注册资本达2.4亿元,经营范围涉及对房地产、旅游、农业的投资;锂离子电池、通信终端设备、雷达及配套设备制造等。

早前,中国农业发展银行旗下中国农发重点建设基金曾入股该企业。2016年底,该基金携资1.02亿元参股河北京创投资,并持有29.82%股份。次年11月,河北京创投资便耗资2333万元拿下涞水县石亭镇板城村约4.125864公顷土地。

虽然河北京创投资成立于2013年,但其正式扩张却是在2016年。据了解,其对外投资的7家全资企业均是成立于2016年。或是出于资金或是扩张需求,便有了中国农发重点建设基金的入股。

不过好景不长。2018年11月底,中国农发重点建设基金悉数退出河北京创投资股权行列。该公司注册资金也由3.42亿元降至2.4亿元。

紧接着去年,北京创投资旗下4家企业纷纷注销,包括河北勒克斯电子科技、涞水盛海网络科技、涞水盛海网络科技、涞水软通动力网络科技。目前,河北京创投资仅存续河北京创土地整理、河北新家园房屋拆除工程、河北创诚电子器件这3家子公司。

成也涞水,败也涞水

殊不知,华银地产只是华银基业庞大版图中的一块拼图。

官网资料显示,华银基业成立于2003年,以城市运营、资本运营、地产开发、养老产业、旅游商业、股权投资、现代农业等七大产业为主营业务,并积极探索和创新产业新城运营。

目前,华银基业对外投资7家子公司,除华银地产外,还有海南华银基业房地产、河北华银基业建筑工程、河北保通物流等。

与华银地产一样,目前指向华银基业的欠税公告信息达9条,欠税总余额为14.99万元。

而华银地产、华银基业走到如今地步,与其深入布局涞水无不相关。

自2007年华银基业涉足涞水,至今已走过了15个年头。不过,华银的深耕并未给其带来理想的回报,反而被拖垮,留下满目的司法案件。

15年前,经相关单位人士的引荐,石家庄本地房企华银基业进入涞水县,其首个项目就是旅游度假项目华银天鹅湖。

2012年,华银基业与涞水县进行更深层次合作,共同打造涞水新城。资料显示,涞水新城总规划用地175平方千米,由占地65平方千米的华银天鹅湖、85平方千米的新兴产业示范区项目和占地25平方千米的中国航天科技城三大板块组成。

而涞水新城也是华银基业引以为傲的项目,甚至放在官网里,称之为是城市运营的代表项目。

不过,如此庞大体量的项目,对于一家名不见经传的企业来说实则是负担。大量资金沉淀至该项目,一旦遭遇不测便将是对企业毁灭性打击。

2014年,涞水新城就因违法占地被原国土资源部挂牌督办。两年后,对于规模的渴望显现,华银基业又快速布局了环京的张北、承德、石家庄、雄安新区和海南省东方市。

2017年夏天,华银基业曾称,其在涞水新城已完成200多亿元投资。2019年,伴随华银地产坠入至暗时刻,旗下项目涞水华银城人才家园也陷入停工。

彼时,华银方面称,“2019年以来,公司在企业经营、项目建设、上下游合作关系上出现了较大波动,加之历史遗留问题,股权被查封和负面因素影响导致资金出现重大困难。”

当年6月,保定高碑店市一则公告,向社会公开征集证据。公告中提到,“近日,公安机关成功打掉了盘踞在涞水县以华银集团为依托的犯罪集团”。

紧接着2020年8月底,保定高碑店市人民法院发布公告,将于2020年9月8日对包括庞文剑、华银地产在内的37人、两家公司依法公开审理,所涉罪名包括故意伤害、寻衅滋事、强迫交易、非法采矿、开设赌场等等。

直到2021年3月,还有业主在投诉称华银城人才家园交房遥遥无期,烂尾数年。而政府相关机构给的回复则是“关于复工交房问题为解决华银公司因资产冻结、资金链断裂而导致工程无法复工……”去年夏天,有媒体报道称,该项目有施工单位入驻。

跌入谷底的华银系能否东山再起,仍是未知数。但眼下,偿债与恢复企业品牌声誉,或是华银的第一要务。



来源:进深News

作者:严明会

相关标签:

进深News 进深

重要提示: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的立场和观点,并不代表乐居财经的立场或观点。 本文著作权,归乐居财经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在任何公开传播平台上使用本文内容;经允许进行转载或引用时,请注明来源。联系方式:400-606-6969或ljcj@leju.com。

网友评论

最新文章推荐

丁磊卸任上海网之易法定代表人,仍持股100%

上海网之易网络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成立于2008年1月,注册资本1000万元。

原创 乐居财经 刚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