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产覆巢之下

原创 <{$news["createtime"]|date_format:"%Y-%m-%d %H:%M"}>  进深News 吕秀伦 7.2w阅读 2022-05-27 10:56

文/乐居财经 吕秀伦 

自从恒大暴雷后,许家印低调了许多,为数不多的几次公开露面,都是出来“打鸡血”。更有意思的是,许老板几乎每次讲话,都习惯在身后的红色条幅打上会议日期,极为醒目,生怕外界以为他会“消失”。

虽然许家印没有躲藏起来,但是其胞兄许家钦却被全网“通缉”。一位分包商负责人表示,已超过一年联系不上广州雅旭公司(许家钦旗下)及许家钦,对方拖欠工程款超1000万元。

实际上,许家钦也跟着许家印一起在还债。2021年底,许家钦较小的一套别墅标价3300万出售,至今还没卖掉。紧接着今年初,他又对外出售的广州金碧华府,市场价1.1亿元,已于4月售出,最终成交价是7000万元。

许家钦只是地产“失火”,殃及血亲的一个缩影。房企暴雷带来冲击波,并未想象中的简单。除了连累债权人,致使无数投资者钱财两空或者大打折扣外,它还殃及地产老板身边最亲近的人。

他们的家族成员往往与房企存在着持续协议,扮演总包或者主要供应商的角色。例如,许家钦治下的广州雅旭是恒大地产业务的主要承包商之一;新力张园林的大哥旗下的江西五建、三弟旗下的广西路港就作为新力的重要供应商,从新力获取源源不断的项目。

在房地产“躺赢”年代,房企规模迅速扩张,这批血亲旗下企业被迅速催肥。但一旦房企暴雷,他们便失去了“摇钱树”的庇佑,随之而来便是被诸多分包商讨要工程款欠款。因自身抗风险能力低,这些企业最终也将陷入债务泥潭、司法案件缠身的境地。

下落不明

与喜好大排场的许老板不同,年长三岁的许家钦为人低调隐秘,极少在公开场面露面,也从不接受媒体采访。

二人同框的场景,还要回溯至2018年冬天。那时候,刚满60岁的许家印衣锦还乡,好不风光,他携父亲许贤高、妻子丁玉梅、胞兄许家钦一行人回到河南周口老家看望父老乡亲。

许家印给村里1000多户村民每户发了3000块红包,一共发掉300多万。彼时,村民们很难想象,四五十年前,家徒四壁的许家印和许家钦一起,在老家河南省太康县的聚台岗村抬着罐子卖醋,为家里换回一些地瓜片、鸡蛋和麸子,但一转眼这两兄弟却成了富豪。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去年下半年恒大暴雷,许家印家族也不可避免地卷入恒大两万亿的债务漩涡。继许家印卖飞机、卖豪宅帮助恒大自救后,许家钦终究也把自己名下的两栋豪宅别墅摆上了货架。

许家钦治下的广州市雅旭装饰设计有限公司(下称“广州雅旭”),被外界认为是恒大地产业务的主要承包商之一,此前承接了西安、包头、广州等全国多地恒大项目的装修装饰工程。

据乐居财经获悉,广州雅旭成立于2002年,注册资本1亿元,由许家钦、许火健分别持股80%、20%。

其中,许家钦还持有河南亿钦20%股权,并担任河南蓝基雅监事,而这两家公司官网均显示,其与恒大集团为合作伙伴关系;而许火健则是许家印的侄子,目前为恒大实业董事。

但自从恒大深陷债务泥潭后,也牵连到许家钦和许火健,后者更是被法院出具了限制消费令。

不仅牵扯个人,广州雅旭也身处水深火热之中。数据显示,去年11月以来,广州雅旭被法院10次列为被执行人,3次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以及2次限制高消费。

与之相关的司法案件中,更是被劳务合同纠纷、票据追索权纠纷、买卖合同纠纷、装饰装修合同纠纷等多种案由案件缠身,多达270起。

例如,东营市鑫伟机械设备向法院请求判令广州雅旭、及其它两家公司支付电子商业承兑汇票票据款本金115.54万元及逾期付款利息等。最终,鑫伟机械设备的大部分诉求得到了法院的支持。

再如,西安紫金建筑装饰工程向法院申请,判令济宁雅旭装饰履行商业承兑汇票承兑义务,支付汇票款148.6万元及利息,同时广州雅旭承担连带清偿责任。该起诉讼的第三人为西安远声实业,由恒大地产集团持股达82.55%。

值得注意的是,眼下很多供应商和合作伙伴打赢了官司,但法院向许家钦及广州雅旭送达财产保全通知,却一直无法送达。

肥水不流外人田

不同于许家印时而出现在公开场合证明自己没“跑路”,新力老板张园林则消失了8个月。不久前,新力地产所持苏州新力力创20亿元股权被冻结。

作为江西房企中的黑马,新力从2010年创办到千亿业绩,仅用十年的时间即做到,堪称“神速”。作为掌门人的张园林,年仅43岁就成为千亿上市房企老板。

殊不知,千亿征途的背后也有来自张园林大哥、三弟这两位“外援”的功劳。

据乐居财经了解,大哥张国印为江西省第五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原董事长,三弟张国金是广西路港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原大股东。创办新力之前,张园林曾在大哥手下供职数年,一路升至总经理。

根据新力2020年报披露数据,彼时,张国印持有江西五建股份约80.4%股份,张国金则持有广西路港97.7%股份,因此两家公司与新力的往来构成关联交易。

以建筑起家的张氏三兄弟,此后伴随着新力成功赴港上市,老二张园林及其旗下新力被推至台前,大哥和三弟的公司则长期作为新力的供应商和总包。

数据显示,2020年,江西五建向新力提供服务价值5.024亿元。有意思的是,此前一年这一金额仍5.024亿元。如出一辙的是,2019年、2020年两个年度,广西路港向新力提供服务价值均为6.388亿元。

外界这样评价,张氏三兄弟的分工:老大张国印掌舵大本营;老二张园林资本起舞,给兄弟二人输送项目;老三张国金负责广西路港。

虽说是肥水不流外人田,但是,一旦房企出现暴雷最容易殃及的便是至亲。例如眼下,张园林的新力给其兄弟公司带来源源不断的噩梦。

为了冲击千亿,新力采用“120天启动开发、180天达到预售标准”的开发模式。高周转下积藏了巨大风险,一旦遭遇不测,资金链便会崩塌。直至去年新力遭遇中秋“劫”,暴雷序幕就此拉开。

作为供应商的大哥张国印、三弟张国金旗下企业也被殃及。大厦将倾前的去年4月,江西五建股东突然生变,张国印分两次退出,其所持有的公司80.3571%股份由新增股东张良红接盘。

变更后,江西五建由张良红和周华分别持股80.3571%和19.6429%。

值得注意的是,去年11月,新力科技集团法定代表人由张园林变更为张良剑。二者名字均含“张良”二字。不免让人猜测,张良红与张良剑有着莫大关联。

虽然张国印退出了江西五建,但其名下还有3家子公司,分别为江西省中新建筑邦网络传媒(70%)、江西阿斯顿润滑油有限公司(50%)、南昌顺心食品有限公司(51%)。目前,他有两次被限制高消费的记录。

另一边,去年2月至今,江西五建15次被法院列为被执行人。其中,进入2022年,被执行人信息更是多达13条。与此同时,该公司作为失信被执行人信息更是多达23条,限制高消费达52次。

更为严重的是,去年2月至今年2月的短短一年中,被各种司法案件缠身的江西五建先后被方某、江西建工第二建筑、苏州市鼎丰钢模租赁站、佛山市晓宝板业、邹某某申请破产重整。

例如,1月底的一则裁判文书显示,因买卖合同纠纷,湖南华都龙泽环保建材将江西五建诉至法庭。

湖南华都龙泽表示,2019年6月,江西五建因承建“长沙乾城嘉园二期项目主体及配套工程”的需要,双方签订了《长沙市预拌混凝土供需合同》。截至起诉之日,江西五建仍尚欠付其尾款超过1046万元。

最终,法院判决江西五建支付尾款予湖南华都龙泽货款尾款并承担相应违约金。另一边,因湖南华都龙泽的起诉,2月底,江西五建被法院列为被执行人,执行标的1066.297万元。

另据乐居财经了解到,江西五建因承建“长沙乾城嘉园二期”,该项目所属于新力。去年8月,有业主在备案时发现,自己所购买的新力铂园变成了乾城嘉园二期。

置业顾问表示,“乾城嘉园”是小区备案名,“新力铂园”为推广名,二者实为一个小区。

开发商这一行为也被业主质疑虚假宣传,引发维权。相关部门也对开发商长沙新力鸿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新力旗下公司)进行了立案调查。截至今年3月中旬,业主反映称,新力铂园停工半年后,仍未复工,很担心楼盘烂尾。

眼下,涉新力“浑水”颇深的江西五建,未来将如何,前景仍是不明朗。

与此同时,三弟张国金也在新力暴雷后,于去年年底退出了广西路港的股东序列。目前,该家公司由张腊保和陈仁瑞分别持股97.6455%和2.3545%。

与江西五建状况一样,广西路港同样被多起司法案件缠身,裁判文书高达73则,并4次列为被执行人。

3月,广西路港承接的广州荣和房地产建设项目增城新力城住宅工程未按规定存储保证金或者提供金融机构保函,被广州增城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处罚了8万元。

殃及血亲

在地产老板冲击百亿、千亿乃至上千亿的目标时,随着房企规模迅速扩大,也由此催肥了一系列家族成员的企业。

因为关系特殊,家族成员企业往往作为房企的供应商。房企扩大的同时,不断输送项目给这位“特殊供应商”。

俗话说,背靠大树好乘凉,但也容易寸草不生。由于过度依赖单一客户,一旦这棵“大树”遭遇不测,作为血亲的供应商也将会面临毁灭性打击。

眼下,房企暴雷的冲击波,不仅波及上下游的亲属供应商,也直接殃及到了血亲。

在潮汕地产圈,正在上演“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故事。4月,姚振华承诺的理财兑付违约;转眼5月中旬,姚建辉突然抛售宝新金融的股票偿债。

姚建辉并未透露偿债的具体项目,自然引来不少猜测,其中有人质疑是否和宝能危机相关。由此可见,即使分家两年,姚振华、姚建辉在外人看来,依旧亲密。

又如,3月中旬,黄其森被带走协助有关机关调查,就消失在地产圈数月。而最近传出当下泰禾集团的管理工作,正是由黄敏主持。对于黄其森来说,黄敏并非外人,而是自己亲妹妹。

截至目前,黄敏旗下共有三家子公司,分别是泰禾投资(持股5%)、福建三钢房地产(持股50%)、ST泰禾(持股1.45%)。

去年8月,泰禾表示,控股股东泰禾投资及黄敏所持有的公司部分股份于近期被司法强制执行而导致合计被动减持公司股份3038.94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22%。而今年,黄敏还将面临国民信托的上诉,案由为金融借款合同纠纷。

此外,融创也正面临短期流动性危机。不仅孙宏斌自己带队走遍各家金融机构,陆续出售手中的资产约257.2亿元,又自掏腰包29亿元为公司补充现金流。连其胞弟孙宏兵也在抛售房子。3月,市场消息称,香港西半山敦皓高层连平台户以约1.38亿港元沽出。

伴随着企业的暴雷,有利害关系的家族成员也被放在火上烤。他们的路在何方?未来才能避免受暴雷带来的负面影响?

一方面,这类企业不能全部将希望于那棵大树上,要主动参与市场竞争,走出温室,获取更多的客户,避免暴雷带来的冲击;另一方面,建立健全风控体系,一旦识别出风险,需要立即采取措施进行规避。



来源:进深News

作者:吕秀伦

相关标签:

进深News 进深

重要提示: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的立场和观点,并不代表乐居财经的立场或观点。 本文著作权,归乐居财经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在任何公开传播平台上使用本文内容;经允许进行转载或引用时,请注明来源。联系方式:400-606-6969或ljcj@leju.com。

网友评论

相关推荐

最新文章推荐

新大正与江西铁航集团成立合资公司,布局航空、铁路等交通服务领域

新大正物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大正”)与江西省铁路航空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江西铁航集团”)成立合资公司,并在南昌举行揭牌仪式。

原创 乐居财经 刚刚

梦百合注册资本从4.87亿元减少至4.85亿元

梦百合家居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注册资本发生变更,从4.87亿元减少至4.85亿元。

原创 乐居财经 刚刚

吉林银行成被执行人,执行标的约454.94万元

该案案号为(2022)吉0202执1432号,立案日期为2022年7月1日。

原创 乐居财经 刚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