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物管的地产二代们

原创 <{$news["createtime"]|date_format:"%Y-%m-%d %H:%M"}>  乐居财经 徐酒眠 20.4w阅读 2022-06-10 09:16

 文/乐居财经 徐酒眠

  “父母之爱子,则为之计深远。”

  中国地产发展四十余年,曾经的“创一代”在日渐老去。他们打下的地产江山,许多都已经在循序渐进交到儿女们手中。

  近几年,地产分拆物业上市的春风吹佛,父辈们不约而同地将物企作为地产“二代”们练兵场,同时派遣经验丰富的老将辅佐。不少地产“二代”的身影在物企招股书中浮出,他们或执掌要职,或手握股权,或二者兼之。

  然而,商海风云变幻莫测。去年下半年以来,地产行业房企接连暴雷殃及物企。其中,因为物业被卖,今年1月,陈锦石之女陈昱含与林龙安之女林禹芳,几乎同时成为了被迫在物业这条路上出局的地产“二代”。

  有人走,有人来,有人坚守,地产“二代”的物业版图并非一成不变。据乐居财经不完全统计,截至目前,至少有29位地产“二代”进入物业板块。

做物管的地产二代们

  戚金兴的接班人浮出

  近日,滨江服务(03316.HK)刊发公告称,其董事会委任了戚加奇为公司非执行董事及董事会策略委员会委员,自2022年6月1日起生效,初始任期3年。根据委任函,戚加奇不在滨江服务收取任何酬金。

  34岁的戚加奇,是滨江服务控股股东戚金兴之子。在此之前,他一直是“隐身”的状态。

  资料介绍,戚加奇曾先后担任美国北卡罗莱纳州立大学担任讲师,中国人寿富兰克林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宏观策略师、基金经理。直到去年12月,戚加奇才进入滨江服务,担任旗下全资附属公司兴品有限公司及滨江服务集团(香港)有限公司董事。

  “未来5到10年将是滨江最好的发展时期。一方面要做好企业;另一方面要培养好团队、带好接班人,继续做行业品牌领跑者。”半个多月前,滨江的业绩说明上,戚金兴曾作出如是发言。

  如今,戚加奇进入滨江服务董事会管理层,便是戚金兴的“二代”接班人计划实施的第一步。

  事实上,戚金兴早就为戚加奇接班滨江服务铺好了路。任命公告披露,戚加奇是滨江服务控股股东巨龙创投的最终受益人之一。

  2018年11月,戚金兴家族信托为戚金兴建立的全权信托,而巨龙创投持有滨江服务45.85%的股份便是由戚金兴家族信托的受托人Cantrust (Far East) Limited透过代名人公司持有。

  除了滨江服务获委非执行董事与最终受益人之一,在滨江集团的最新年报中,戚加奇持有滨江集团1%股权,并与父亲戚金兴为一致行动人。

  曾焕沙儿女物业齐上阵

  父辈搭建好的舞台,后代正在被推到聚光灯下。今年55岁曾焕沙育有一子一女,按照预期规划,似乎有意于让儿子曾俊凯接班地产业务,女儿曾子熙则主管物业板块。

  然而去年12月底,弘阳服务(01971.HK)刊发公告称,曾俊凯接替何捷出任公司董事会主席。

  事实上,在弘阳服务的管理层组织架构中,曾焕沙也是最先将女儿曾子熙推到台前。

  2020年3月,弘阳服务冲击资本市场,彼时披露的招股书中,曾子熙任执行董事兼副总裁,负责集团运营管理工作。辅助曾子熙左右的除了何捷,还有原弘生活副总裁杨光,其任弘阳服务执行董事兼执行总裁,负责集团整体管理。而杨光曾在招商局物业、红星、新城悦、龙湖均有任职,有超过20年的物业管理服务经验。

  曾子熙并不是“空降”管理层。事实上,早在2016年9月曾子熙就加入了弘阳服务,时任运营管理部副总经理;2017年3月,她升任为助理总裁;2018年10月,再度升职,获委为副总裁。

  可以说在曾俊凯此番进入之前,外界一直都认为未来弘阳服务的大权将交给曾子熙。

  事实上,曾俊凯的练兵场也一直都在弘阳的地产板块,其仅有的曝光也是在弘阳地产港交所IPO通过聆讯后的发布会上。

  与姐姐曾子熙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不同,曾俊凯曾求学海外主修金融,并2016年5月于常春藤名校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毕业,获得经济学学士学位。有媒体报道,曾俊凯成绩优异,是不折不扣的学霸。

  海外归来,曾俊凯也曾在北京谋求自主发展,不过很快还是回到了弘阳,而“接班”之路也由此开始。曾俊凯先是被放在弘阳集团各个部门轮岗,在集团运营部、战略投资部、财务部熟悉业务,先后参与公司上市、融资发债、战略研究等。

  2018年10月,曾俊凯便又被派往了成都公司任总经理。弘阳地产大本营在南京,成都只是的新进区域,只有两三个项目,但也因为如此可以任曾俊凯自由发挥,锻炼独当一面的能力。

  去年初,曾俊凯回到南京公司任职,接替弘阳地产的老臣葛春华担任总经理,不久便升格为副总裁。而今,弘阳服务也由曾俊凯坐帅,曾焕沙的接班计划似乎已经明朗。

  除了曾焕沙,许健康、黄祖仕也都是将一双儿女都安排进了物业董事会,同时黄楚龙的两个儿子也在星盛商业的董事会。不过他们的职位与持股都有差异。

  物企“二代” 的退

  子(女)承父业,对“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地产二代们而言,是不可避免的话题,也是逃不开的责任与宿命。

  接过权柄,也意味着担起责任,要延续父辈们创下的荣光与财富。不过,对于站在巨人的肩膀上的接班者而言,似乎更上层楼才能对得起所期与所盼。

  林禹芳与陈昱含应该没有想到,对她们的考验会来得如此之快,又如此艰巨。

  2018年,林禹芳进入家族生意,委任禹洲集团控股的执行董事,负责管理禹洲集团的物业开发项目等物业管理业务及禹洲集团控股及其附属公司的业务管理。

  去年,禹洲集团拆分物业IPO,林禹芳虽未分得股权,却肩担了董事会主席兼执行董事,负责战略规划及就本集团的整体运营提供指引。然而两次递表失利,加之禹洲集团债务危机,林龙安对禹洲物业的规划从上市变为出售。

  2021年12月20日,林禹芳辞任禹洲集团执行董事。彼时,林龙安对她的安排或就是专注为禹洲物业寻觅一个好的卖主,谈一个合理的价格。最终,禹洲物业对价10.58亿、溢价13.9倍出售给了华润万象生活。

  几乎同一时间也在为手中物业资产包寻找买家的还有陈昱含。她也将中南物业卖给了华润万象生活,最终对价24.85亿元,溢价约14倍。

  物业被划出去之后,陈昱含在地产也在放权。今年2月8日,中南置地在内部宣布了一则人事任命公告,陈昱含不再兼任中南置地总裁,由韩杰接任。陈昱含将专职负责上市公司经营管理,仅兼任中南置地董事长。

  除了林禹芳与陈昱含,蓝光嘉宝服务“卖身”碧桂园服务之前,杨铿之子杨武正曾获委任为非执行董事。

  因为物业出售被迫出局之外,地产“二代”在物业版图中也有主动退出的。去年12月,郭英成之女郭晓亭就辞任了佳兆业美好的执行董事兼董事会副主席。

  此前,金科服务上市,黄红云之女黄斯诗曾持有1.25%的股份,不过在最新披露的年报中,却并不见她的身影。

  今年2月,黄斯诗以集中竞价交易、大宗交易方式还减持在金科股份的4564.94万股,套现1.93亿元。物业地产双双退出持股,黄斯诗似乎无意成为黄红云的接班人。

  

来源:乐居财经

作者:徐酒眠

相关标签:

物业K线

重要提示: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的立场和观点,并不代表乐居财经的立场或观点。 本文著作权,归乐居财经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在任何公开传播平台上使用本文内容;经允许进行转载或引用时,请注明来源。联系方式:400-606-6969或ljcj@leju.com。

网友评论

相关推荐

万物云逆风而上,32年长盛启示录|封面文章

“IPO只是一个发展节点,有很多比IPO更重要的事情。”

原创 乐居财经 09-29

物企城市服务成色

碧桂园服务营收领跑,旭辉永升服务“城服”毛利率7.2%。

原创 乐居财经 09-28

博裕得寸进尺,“半价”补仓金科服务

博裕要约收购金科服务,PE值腰斩。

原创 乐居财经 09-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