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产老板“收权”

原创 <{$news["createtime"]|date_format:"%Y-%m-%d %H:%M"}>  进深News 10.0w阅读 2022-07-05 09:16

文/乐居财经 林振兴 曾树佳

袁春出走弘阳,没有一丝征兆。辞任的8天前,他还在朋友圈转发弘阳1936官方宣传片。而5月28日,他线上出席了弘阳26岁周年庆,并在活动上喊话:在市场环境下行,行业压力愈大的当下,弘阳要将“以客户为中心”作为长期主义的发展战略。

但没想到司庆日结束后的短短34天,双方就正式“分手”了。

2022上半年的最后一天,弘阳地产发布公告称,袁春因将分配更多时间于个人事务上,已辞任执行董事、行政总裁及董事会薪酬委员会成员。而接任他行政总裁一职的,是弘阳地产创始人曾焕沙。

实际上,职业经理人辞任,老板重回一线掌权,弘阳地产并不是孤本。尤其是行业黑铁时代下,打乱了原有的平衡,让一些房企老板的心理产生了细微的变化。

像林腾蛟、王文学等此前甘居幕后当“甩手掌柜”的地产老板,也都无法再袖手旁观,开始从幕后走向台前,从原来给职业经理人的放权,从全部变成了局部。

从管理学上来说,老板们会更有安全感与掌控力。但从现实角度来看,越是危机时刻,越是需要老板出来坐镇,稳定军心。而这些创一代经过多年的打拼,积累下了诸多人际关系资源,与政府、金融机构、投资者等不同主体谈判时,能化被动为主动,起到职业经理人所发挥不了的作用。

据乐居财经不完全统计,目前共有21家房企的老板或二代肩挑董事长(董事会主席)和总裁双职务,包括泰禾黄其森、富力张力、上坤朱静、雅居乐陈卓林、中骏黄朝阳、金辉林定强等。

职业经理人出走

曾焕沙在一年半时间里送别了多位心腹爱将,张良、何捷、蒋达强等人相继挂靴而去。现在,明星高管天团的最后一人袁春,也和弘阳地产说了再见。

但,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曾焕沙和袁春们心里都清楚,老板和职业经理人之间是“互相成就,成人达己”。缘分尽了,谁也拦不住谁。

在弘阳,袁春履职整整972天。一般来说,CEO更替的平均时长为365天。

三年前,曾焕沙从鸿坤挖来了袁春,组建弘阳的明星高管班底。彼时,弘阳地产刚刚赴港上市一年,曾焕沙身边幕僚云集,何捷、张良、蒋达强都在,向内加强组织管理,对外加速扩张,公司成长迅猛。

三年里,弘阳一路开挂,在行业下行期规模三年翻了三倍,从南京“迁都”上海,闯入行业50强,坐拥两家上市公司,成为新一批中小房企发展的启迪者。连曾焕沙自己都评价企业,“已经不是小富即安,窝在南京的那个弘阳了。”

不管是蒋达强、张良还是袁春,他们都为弘阳立下了汗马功劳,有了清晰的战略和业务模式,消融了原有家族文化长达20年的坚冰。

但为何这些明星职业经理人都相继从弘阳抽身离去,外界众说纷纭。其中原由,或许只有这些当事人才知晓。可以肯定的是,当老板文化与职业经理人文化出现碰撞,人在屋檐下,后者显然是脆弱的。

此前,袁春曾说过他非常注重一家企业的“责、权、励”。他认为创始人、老板是最重要的,想把企业做成什么样是由老板定的,职业经理人要建立团队,达成老板想法,这是职业经理人的责任。

责任对应的职业经理人能不能做,能力行不行,如果能做的话就要老板授权、给资源。而且一家企业也要有完善的激励体系,不是职业经理人的激励体系,而是企业所有干活的人的激励体系。

如今,“体面”分手之后,张良跨界医疗,蒋达强进入大资管平安不动产,袁春的下一站还是未知数。但,他们都被记在弘阳的功劳簿上。

在最后一位经理人离开之后,老板曾焕沙不得不挑起大梁,亲自赶赴一线。眼下,地产黑铁时代中,砸重金外聘新的明星职业经理人并不是一个稳妥的选择,不仅会加大企业人力成本支出,双方还有可能因为磨合不佳,最后闹得草草收场。

乐居财经了解到,曾焕沙接棒后,将不会就担任行政总裁收取额外酬金,只继续就其于集团的职务及服务收取每月1.3万元酬金。

眼下,54岁的曾焕沙,在地产创一代中尚属年轻,他有大把精力可以亲自指挥和督战。

而此前,曾焕沙在弘阳内部也并不是完全放任不顾、“甩手”予职业经理人。无论是对内的管理层会议,亦或是对外的业绩会,他几乎从不缺席,对公司各项经营数据了然于胸。

1月23日,弘阳集团2022年管理工作会议上,曾焕沙喊话,“行业已经进入寒冬,我们必须要勒紧裤腰带过苦日子,减少消耗、保存体力穿越周期。各产业继续坚持做透大江苏、深耕长三角,聚焦城市核心板块。在此基础上还要拿对项目、选好合作伙伴,做对产品、做好服务。”

在他看来,过苦日子是苦自己,再苦不能苦客户。各产业要将更多的精力投入于产品品质与服务中。

紧接着开工首日,曾焕沙又向全体员工发出动员:起跑即冲刺,快速收心、快速调整状态,保持危机感、保持饥饿感,全力冲刺一季度目标!每个项目都很重要、每个岗位都很重要、每一天都很重要。

虽然老板给员工们亲自打气,但行业下行,弘阳也不能幸免。今年前5月,弘阳地产实现累计合约销售金额为155.2亿元,同比下降60.86%;累计销售面积110万平方米,同比下降53.39%。6月又有消息称,弘阳地产正式筹备搬回大本营,结束上海、南京的双总部战略。

甩手掌柜归来

老板们的进退,正是地产行业的一个映射。在地产激流猛进、一日千里之时,他们高枕无忧,可以退隐幕后;而当行业下行、业绩不佳时,他们不得不重新出山,挽救企业于水火。

老板重回一线掌权的这一幕,不仅仅发生在弘阳地产,多家房企均有发生过。

1月5日,朱荣斌辞去了阳光城执行董事长兼总裁之职。他的告别,在地产圈引起了很大的震动。有人说,这个行业再无打工皇帝,也再无明星职业经理人。

实际上,早在去年10月,老板林腾蛟对朱荣斌进行“架空”,他被调往负责公司经营管理工作,并具体负责董事会战略管理、重大决策管理、部署公司新赛道的研究及拓展工作。而原集团副总裁兼福建大区总裁徐国宏,晋升为阳光城执行总裁,负责公司日常业务管理工作。

也是在那时,林腾蛟逐步回到台前。

早前,林老板是地产圈出了名的“甩手掌柜”,充分放权“双斌”(朱荣斌、吴建斌),自己则过上了如同退休般的日子,每日清早在朋友圈转发老子《道德经》等,当作心灵鸡汤。

被二股东泰康系董事对三季报投下两张反对票后,阳光城的危机正式爆发,遭遇股债双杀。53岁的林腾蛟再也无法再袖手旁观,他连夜从福州返回上海,开始每日去公司指挥经营工作。微信朋友圈也设置为“仅三天可见”,开始了漫长的停更。

一边,为了专注阳光城自身企业经营,林腾蛟甚至辞去了兴业银行和龙净环保的董事之职。另一边,暴雷以来,阳光集团及阳光城对中票、超短融、公司债召开过一系列持有人会议,寻求豁免交叉保护条款及债务展期,林腾蛟主动压上个人身家,提供担保。

企业遇到流动性问题之后,往往伴随着人事变动。眼见风雨飘摇,部分职业经理人无法力挽狂澜,像朱荣斌一样出走的,大有人在。这也直接触动了老板们或者二代重回台前。

在履新华夏幸福时,吴向东起初也有一番展望,准备大展拳脚,并喊出“华夏幸福要做中国最好的商业地产项目”的flag。

但理想终究败给了现实,去年年初,华夏幸福债务风险集中爆发,股东平安表示会不遗余力支持它的债务处理方案设计,和救助的过程实施,但后续不再出钱。随后,吴向东也抽身撤离,转战鹏瑞地产。

面对这种情况,王文学只能亲自出山,参与金融债权人大会,向债权人检讨、致歉,表态坚决不逃废债。另一边,他还要迅速与当地政府商讨解决问题的方案。

更早之前的2021年7月,在蓝光集团资金链备受挑战的关口,原蓝光发展总裁迟峰,也因公司整体工作安排等原因,挂印离职。蓝光创始人杨铿也没有再招募新的职业经理人,而是让“二代”杨武正接下担子,一肩挑起了公司董事长、总裁。

有人说,杨武正是地产最惨二代,还没有享福,就要扛起父辈的债务。的确,上位后,他面对的是一个“千疮百孔”的蓝光发展,物业被出售、项目被收编、信用评级被下调、股权被冻结拍卖。

但在杨武正看来,有些事情没有办法与世界和解,但是颠沛的命运是生存的张力。在内部,他为蓝光人推荐了一本读物余华的《活着》。相比于书中主人翁在“活着”处境上的选择,杨武正也面临着企业“活着”的生存命题。

如今,二代接班整一年,蓝光发展虽然还在债务泥潭中艰难前行,累计未偿还债务本息387.75亿。但杨武正并未放弃,仍在拼命修补蓝光这艘大船。

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喧嚣过后,老板们心里清楚,能永远陪伴企业的,只有他们自己和儿女们。

“集权”的诱惑

在地产圈,地产老板兼任总裁,习惯总揽一切的例子并不少见。

富力是鲜有的双老板制企业。李思廉自言与张力“两人从未红过脸”,彼此配合默契。在富力内部,前者担任董事长,后者担任联席董事长兼总裁,可谓是事必躬亲。

与中海的国有企业模式、万科的职业经理人模式不同,富力的运营更类似于“集权制”。但“一把抓”的房企掌舵者,往往需要有很高的工作热情。张力便曾自我调侃称,在富力他是“白加黑,五加二”,很辛苦。

而以卖家具起家,现为香江集团总裁、香江控股董事长的翟美卿,在闯出了一片天地之后,仍表示每三到五年,都要创业一次,直言她的性格就是“不停地折腾,不停地变,停不下来”。

近年来,香江集团从住宅地产,向商贸物流地产转型,后来又涉水金融,翟美卿虽偶尔热衷于画国画,但仍不忘校准香江的业务方向。

不久前接替丈夫林龙安,出任禹洲集团董事会主席、首席执行官等职务的郭英兰,她从禹洲成立到上市,再到千亿规模的跨越,也一直深度参与公司的经营管理,陪伴林龙安摸爬滚打了20多年,俨然是站在林龙安背后的女人。

此外,上坤地产创始人兼CEO朱静,也是一位拼劲十足的地产木兰。2010年前后,她辞去了建业地产副总裁之职、抵押了自己的房子,只身离开了故乡河南,创立了上坤。此后十年时间里,上坤均由她一个人操持。

直至2020年上市前夕,朱静才向原三盛执行副总裁、财务出身的冯辉明,抛出橄榄枝,允诺后者“执行总裁”之位。冯辉明成为了上坤地产第一任执行总裁,分管融资、财务、资本市场,最终推动公司上市。

隔年初,原旭辉集团武汉区域总经理周青,也加入上坤担任执行总裁,负责运营、产品、营销等大生产板块。但后来冯辉明重回三盛、周青奔赴中南,诸多事务又重新落到朱静身上,由其一肩挑。

地产老板肩挑总裁,政出一门,往往能使公司如臂使指,提高工作效率。

张力就曾对媒体分析到,这种方式对于公司的管理会比较细腻,成本控制以及资金链的运作也相对好一点。换言之,老板参与具体事务,能够更好地控制经营的风险,提高项目利润。

但在调控深化之前的一二十年,房地产经历了规模狂奔的时代,期间职业经理人起到了较大的推动作用,为不少房企创造了靓丽的成绩单。

他们就像是一股股新鲜的血液,不断流动,为房企们注入活力。因此,地产老板放权给职业经理人,引入不同的经营管理模式,有时候也有着不小的裨益。

说到底,集权与放权,没有特定的孰优孰劣,关键是取决于房企掌舵者的考量和胸襟。




来源:进深News

相关标签:

进深News 进深

重要提示: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的立场和观点,并不代表乐居财经的立场或观点。 本文著作权,归乐居财经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在任何公开传播平台上使用本文内容;经允许进行转载或引用时,请注明来源。联系方式:400-606-6969或ljcj@leju.com。

网友评论

最新文章推荐

西部水泥预计上半年纯利同比减少40%-45%

根据对集团截至2022年6月30日止六个月未经审核管理账目进行之初步审阅及对董事会目前可得最新资料作出之评估,预期集团于截至2022年6月30日止六个月之股东应占纯利将较截至2021年6月30日止六个月减少约40%至45%。

原创 乐居财经 1小时前

匠心家居拟拟使用不超12.5亿元闲置募集资金进行现金管理

匠心家居发布公告称,公司于当日召开了第一届董事会第二十九次会议和第一届监事会第十八次会议,审议通过了《关于使用暂时闲置募集资金进行现金管理的议案》,同意公司拟使用总额度不超过人民币12.5亿元(含本数,含超募资金)的暂时闲置募集资金进行现金管理。

原创 乐居财经 1小时前

顾家家居注册资本拟从6.32亿元增至8.22亿元

顾家家居发布关于变更注册资本并相应修订《公司章程》的公告。

原创 乐居财经 1小时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