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石屹又“捅娄子”了

原创 <{$news["createtime"]|date_format:"%Y-%m-%d %H:%M"}>  乐居财经 吕秀伦 31.7w阅读 2022-07-06 09:14

  文/乐居财经 吕秀伦

  2002年的夏天,潘石屹张欣夫妇、默多克、邓文迪和张曼玉等名流齐聚在长城脚下的公社,举办庆祝奥运开幕晚会。彼时,老潘热情洋溢,打扮精致,作为男主人,招待各路宾客。

  二十年时间一晃过去,这个曾名噪一时的公社再一次登上热搜,却是因为“疫情”。

  北京日报发布,7月4-5日以来,北京延庆一聚集性疫情已致9人感染,涉及三区,均关联长城脚下的公社。其中,7人为公社酒店员工,另2人为确诊病例关联人员,曾乘私家车前往该公社。

  这也是自6月中旬天堂超市酒吧疫情平息以来,时隔20多天北京再次出现聚集性疫情。目前,长城脚下的公社酒店已被划为高风险区,在大众点评和去哪儿网站上“暂不可定”。乐居财经数次致电长城脚下的公社,却无人接听电话。

  除了拥有被评为“中国的十大新建筑奇迹”之一的长城脚下的公社,这二十多年来,潘石屹夫妇还热衷于在京沪两城造风格各异、光怪陆离的SOHO建筑,制造各种话题。

  然而,经过去年逃税门、加收电费门事件后,潘石屹渐渐在公众视野中沉寂了下来,连微博的更新频率都放缓了。六月至今,他不仅没发过一条新动态,还将微博评论区关闭了。

  或许,老潘并没有那么像他自己所言,“看到网上有人骂我的时候,我不生气了”。他还是在乎外人的眼光与评价。

  命途多舛

  实际上,这并不是长城脚下的公社第一次被“叫停”。

  2006年,正在建设的“长城脚下的公社”二期因存在安全隐患,被要求立刻停工整顿。

  两年后,长城脚下的公社二期再度终止经营。原因是酒店的所在土地为住宅用地,此前SOHO中国欲将住宅用地变更为住宅及商业用途的申请未获批准,因此决定终止两项目的酒店用途。

  彼时,该区域内的住宅土地出让金要远远低于酒店的土地出让金,SOHO中国将住宅变更为酒店,能获取更高的收益。

  打那之后,公开资料很少再披露这个的公社。

  2021年4月,长城脚下的公社在疫情期间进行大规模重新装修后开业。但开业后的口碑却不尽如人意,在某社交点评网站上,有关长城脚下的公社不乏负面评价。

  6月25日,有住客刚住完便评论道,“(长城脚下的公社是)我住过的北京豪华酒店最差的一家没有之一,年久失修,前台餐厅别墅外观都常旧,内部设施简跟快捷酒店一样,而且台阶房门等等都很旧,失干维护,看上去特别破败。最重要的是服务人员贼差,没有任何服务精神,内部管理极其混乱,各种出错,2k的酒店不如500的。”

  也有住客附议,“从没有遇到过如此傲慢无礼的酒店,丝毫没有服务意识,沟通及其怠慢,一副爷不差钱的样子。会议完了想找一个服务员给我们拍合照,前台电话打了八遍十遍也没人接,永远是所有接线在忙,无奈再去找销售,也不接电话。”

  还有人说,“这不过是一次商业运作的噱头。”

  长城脚下的公社,要溯源于上世纪90年代。1997年,张欣在北京怀柔的旅行,爱上了乡间风景,此后她委托张永和设计的“山语间”乡间别墅广受好评,这让潘石屹意识到这可能成为地产发展的新模式。

  于是,夫妻二人买下了长城脚下的地皮,请来亚洲12位杰出建筑师,在2002年以1800万的代价建成了一个各具特色的建筑群。

  作为地产商,张欣最初想法只是出售这些建筑,然而2002年威尼斯拿奖后,她改变了主意。

  她打算将其改为展览馆,但为了让参观者对建筑能有更亲密的感受,酒店成了最终方案。同时也为了呼应那段特定的历史,酒店最后被命名为公社。

  谁的“公社”?

  据乐居财经获悉,长城脚下的公社由北京红石新城房地产有限公司(下称“红石新城”)开发,该企业成立于2000年,潘石屹担任法人。

  在股权上,红石新城仍在上市公司体系内,由SOHO中国(BVI-5)有限公司和潘石屹各持股95%和5%。奇怪的是,作为SOHO中国附属公司,在2021年财报中,却并未披露“长城脚下的公社”最新开业以来的财务数据。

  截至目前,红石新城名下有两家分支机构,分别是北京红石新城房地产有限公司酒店分公司和北京红石新城房地产有限公司水关酒店分公司。

  其中,红石新城水关酒店分公司在6月8日,被延庆区消防救援支队处罚1万元。缘由是6月3日,延庆区消防救援支队执法人员对其进行检查时,发现该单位儿童公社一层配电室堆放可燃物,未进行经常性的内部防火安全检查。

  另一家红石新城酒店分公司更是被供应商北京中青旅海天数码科技有限公司(简称“中青旅海天数码科技”)告上法院,索要合同款。

  据乐居财经获悉,2018年11月,双方签订《公社语音交换机供货安装项目合同文件》。协议签订后,中青旅方按合同约定履行了供货义务,但红石新城酒店分公司只支付了部分货款,并以“使用过程中语音交换机系统不稳定”为由,提出解约,拖欠部分货款。

  去年8月,法院裁定,红石新城、红石新城酒店分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七日内给付中青旅海天数码科技货款176470元,以及逾期付款的利息1599元;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一审判决下来,红石方不服,反诉中青旅方。但去年年底,法院判决结果显示,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不仅与外部供应商存在纠纷,红石新城酒店分公司还和内部员工家属打起了官司。

  李华(化名)于2019年5月5日入职红石新城酒店分公司,岗位为综合维修工,双方签订劳动合同书,约定劳动合同期限为2019年5月5日至2022年5月4日。但2019年5月18日,他不幸在红石公司机房晕倒后被送至医院抢救无效后死亡。

  红石方在员工意外猝死后却主张免责,其认为,李华存在隐瞒、欺诈等情形,在入职时并未与原单位解除劳动关系,导致红石公司不能为其办理社保增员。

  但法院认为,红石新城酒店分公司作为用人单位没有及时给李华缴纳工伤保险,应当承担相应的支付责任,支付李华家属丧葬补助金63552元、一次性工亡补助金差额685020元。

  红石方对于诉讼结果依旧不服,继续上诉,请求依法改判其不承担支付丧葬补助金及一次性工亡补助金差额的责任。但法院最终仍是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舆情亮“红灯”

  不仅因为长城脚下的公社上热搜,SOHO中国近些年来已然成为“招黑体”,话题不断,去年曾两次因为被罚款而登上地产圈热搜。

  2021年12月17日,国家税务总局北京市税务局网站发布消息,经查,北京建华置地有限公司,在SOHO尚都项目(二、三期)土地增值税清算和企业所得税汇算清缴中,违规多扣成本,进行虚假申报,少缴土地增值税和企业所得税1.98亿元。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税收征收管理法》《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等法律法规规定,税务部门依法追缴税款、加收滞纳金并处2.5倍罚款共计7.09亿元。

  据查阅,北京建华置地有限公司成立于1994年2月,法人代表兼董事长为潘石屹,副董事长为其妻子张欣(潘张欣),注册资本10397万元,为SOHO中国旗下公司。

  当日晚9点,SOHO中国发布回应公告,表示已收到北京税务局的“处理决定书”,集团对此诚恳接受,坚决落实,并按期全额缴纳上述税款、滞纳金及罚款。

  另一次被罚款是在去年12月初。彼时,上海市静安区市场监督管理局给北京搜厚物业管理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下称“搜厚上海”)开具了一张400多万元的罚单,处罚事由为电力价格违法行为。

  行政处罚决定书中明确指出:“(搜厚上海)在负责SOHO 东海广场入驻用户的电费代收代付的过程中涉嫌存在加价多收电费的情形。”

  而这只是搜厚物业受罚的冰山一角。据乐居财经查阅,同一天内,北京搜厚物业管理有限公司上海多家分公司因电力价格违法共遭行政处罚7次,罚款金额合计约8664万元。

  不仅舆情亮“红灯”,着急卖身的SOHO中国连业绩也亮起了红灯。

  2021年,SOHO中国权益股东应占净亏损约1.31亿元,不仅同比大跌,还由盈转亏。这也是其近10年来,该数据首度出现亏损。

  对于亏损原因,SOHO中国解释称,其附属公司发生的一次性税费开支约为4.39亿元。该事件指向去年12中旬,SOHO中国下属企业北京建华置地被税务部门开出7.09亿元天价罚单。

  这张罚单或许对于SOHO中国相关业绩亏损起到了加速作用。但即便这张罚单没有出现,SOHO中国归母净利润也不容乐观,出现了连年下降的趋势。数据显示,2017年-2020年,公司权益股东应占净利润分别为47.33亿元、19.25亿元、13.31亿元、5.35亿元。

  颇为关注的是,SOHO中国僱员人数在持续下跌。截至2021年底,SOHO中国僱员人数为1706人,2018-2020这一数据分别为,2058人、1948人、1714人。

  实际上,从2014年起,潘石屹陆续通过“卖子”出售资产套现数百亿元。疯狂卖卖卖之后,潘石屹囊中剩下“九大金刚”,支撑其业绩,包括北京的前门大街、望京SOHO、光华路SOHO Ⅱ、银河/朝阳门SOHO、丽泽SOHO,以及上海的外滩SOHO、SOHO复兴广场、古北SOHO、SOHO天山广场。

  截至2021年末,SOHO中国各项目平均出租率85%。

  不过,有意思的是,截至去年年底,位于北京的前门大街项目及望京SOHO项目的出租率较上年有明显降低,分别由2020年的92%、83%降至2021年的77%、76%,但租金收入却不降反增。上海外滩SOHO亦是如此。

  此前“卖身”黑石不成,如今潘石屹换了一个思路,从整售改道小批量出售,甚至不惜七折甩卖。3月10日,SOHO中国官微发布消息称,公司将以七折价格销售3.2万平米京沪两地的优质物业。

  潘石屹表示,本次出售资产的所得款项将全部用于降负债,不会用做股票分红。然而,年报数据显示,其净资产负债率仅为44%,比2021年略升1%。

  另一方面数据显示,截至去年年底,SOHO中国的总借贷共计约179.98亿元,其中一年内到期部分约16.64亿元,一年以上到期部分约163.34亿元。于2021年12月31日,SOHO中国约174.09亿元的借贷以集团的投资物业作为抵押。

  由此可见,SOHO中国负债压力并不大,潘石屹的降负债是假,卖资产是真。

来源:乐居财经

作者:吕秀伦

相关标签:

进深News 进深

重要提示: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的立场和观点,并不代表乐居财经的立场或观点。 本文著作权,归乐居财经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在任何公开传播平台上使用本文内容;经允许进行转载或引用时,请注明来源。联系方式:400-606-6969或ljcj@leju.com。

网友评论

相关推荐

地产上空的秃鹫

哪怕最自律、最稳健的房企,也有“秃鹰”在上空盘旋做空。

原创 乐居财经 08-11

朱荣斌创业亮相,点出了职场上两位贵人

创业140天,朱荣斌的贵人、金主、旧部与“心海”

原创 乐居财经 08-10

严介和的虎女犬子

原创 进深News 08-10

最新文章推荐

邬剑强所持奥山投资50万元股权遭冻结

奥山投资有限公司新增1则股权冻结信息。

原创 乐居财经 08-14

邬剑强所持奥山集团2.09亿元股权遭冻结

奥山集团有限公司新增1则股权冻结信息。

原创 乐居财经 08-14

星河控股旗下天津星河投资转让和悦家园房地产95%股权,方正置业接盘

天津市星河投资发展有限公司转让天津市和悦家园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95%股权,天津方正置业有限公司接盘。

原创 乐居财经 08-14

滨江房产于杭州新设15家企业管理公司,均持股100%

杭州滨江房产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新增投资15家企业管理公司。

原创 乐居财经 08-14

中海宏洋地产于山东淄博新设房地产开发公司,注册资本1000万元

中海宏洋地产集团有限公司新增投资企业淄博中海宏洋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

原创 乐居财经 08-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