装企过冬|封面文章

原创 <{$news["createtime"]|date_format:"%Y-%m-%d %H:%M"}>  家居K线 杨凯越 李礼 6.7w阅读 2022-08-04 09:11

文/乐居财经 杨凯越 李礼

若一个买房人,好不容易熬过了开发商的“停工潮”,顺利拿到新房,那么,前方可能还有一个坑等着他——装修公司跑路。

4月初,选择了深圳圳星装饰公司的数百位业主,开启了他们漫长的维权道路。据悉,该公司年营业额超百亿,员工超700名,已跻身深圳装企前十大品牌之一。

但选择大品牌也绕不开被跑路的结局,4月之后,就有关于业主、员工、项目经理等对圳星装饰的维权信息流出,波及全国至少800个家装业主。

圳星装饰仅仅是“暴雷”,今年已有30家装企正式发布破产文书。据披露,资不抵债是其破产的主要原因。资金链脆弱,是装饰家装行业服务路径长、环节多、回款周期长现状下的普遍现象。

30家装企破产

正值盛夏,但对于不少装企而言已经提前入冬,有些在艰难求生,而部分已不堪重负提早出局。

乐居财经《家居k线》根据人民法院公告网公开信息统计,2022年至今,已有30家装饰企业发布破产文书。从地区来看,破产装企广泛分布在广东、福建、浙江、江苏、上海、湖北、安徽等12省市。

据公开数据显示,2021年上半年发布破产文书的装企数量超过40家,相比之下,2022年装企破产数量似乎有所缩窄,但实际上,所波及的范围同样不小。在此次发布破产文书的企业中,万商控股集团连带着旗下7家子公司一同宣告破产。

资料显示,万商控股集团源于1998年,成立于2008年,注册资本5000万元。由周拥军持股50%,为实控人,另有周美娟持股50%。该公司旗下共有9家子公司,目前其中8家已注销,仅剩浙江万商家居股份有限公司一家。

具体破产的原因,每家企业各有不同,但从已披露破产原因的公告中可以看出,资不抵债是破产装企存在的普遍现象。

襄阳百业伟兴装饰设计工程有限公司的破产文书显示,截至目前,该公司名下已无任何资产,但债权总额高达108346.55元,且法院判定其没有到期偿还的能力。此外,常熟凯帝新型装饰材料有限公司的破产文书显示,该公司资产清算共计约1561万元,但债权总额共计高达1.73亿元,缺口超过1.7亿元。

除了已经发布破产文书的,还有不少知名装企正走在滑向破产的路上。近日,一度跻身深圳装企前十的大型装企“圳星装饰集团”被传出现资金状况,波及全国至少800多个家装业主

除圳星装饰外。乐居财经《家居k线》获悉,今年4月17日,山东烟台莱山区的庭嘉装饰公司被爆“跑路”,初步统计,欠了装修业主、供货材料商和装修工人相关款项上百万元;4月29日,湖北仙桃市高佳装饰设计有限公司被曝卷走业主装修款;5月,杭州沪创装饰公司法人失联;7月,网传重庆佳鑫达装饰公司老板跑路,涉及300多名业主……

装饰家装行业服务路径长、环节多,成本结构主要由人工成本、场地租金、营销费用、各类提成等多部分组成,本就长期处于成本结构失衡,盈利能力低下的状态。

“近两年,装饰家装公司的日子更加艰难。上游房地产市场频频暴雷,让不少依赖大宗业务的装修公司应收账款不断走高,坏账猛增,逐步拖垮现金流,严重影响日常经营。而其他依靠家装业务的装企,也因疫情、原材料上涨、人工费用上涨等因素,资金链备受考验。”业内人士分析道。

乐居财经《家居k线》曾对已上市的7家装企2021年财务数据进行分析,家装公司的资产负债率处于大家居行业中各细分领域的高位。其中仅一家公司资产负债率低于60%,负债率最高的广田已逼近98%。

踩雷地产

其实装企的“苦日子”早在去年就已出现苗头。乐居财经发布的《2021年装修家装行业年报研究报告》显示,已上市的7家装企,总体业绩并不乐观。

7家企业净利润均是“亏”字当头。广田集团巨亏约56亿垫底,是亏损最大也是下滑幅度最大的一家。金螳螂亏损将近50亿。按净利润下滑幅度排名,前三甲分别为宝鹰股份、瑞和股份、全筑股份,下滑幅度分别为-1589%、-1346%、-1070%。

对于上市装企而言,大宗业务多是业务快速扩张的“驱动器”。但当地产行业“入冬”后,也被拖累至亏损的境地。亏损最大的金螳螂和广田集团,在2021年报中均表示,主要受第一大客户恒大的影响。

截至报告期末,金螳螂对恒大应收项目计提减值准备共计77.3亿元;广田集团对恒大在内的合作方合计计提各项资产减值准备约53.37亿元。

全筑股份也将2021年亏损12.93亿元的原因归咎于恒大,但即使剔除掉全筑股份对恒大8.77亿元的计提减值,全筑股份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4.16亿元,仍为亏损。

大宗业务的“光环”褪去后,上市装企的毛利率也出现较大幅度的下滑。往年,该行业的毛利率多维持在35%—45%之间。但在2021年仅有一家毛利率超过30%,有3家在10%以下,其中毛利率最低的不足1%。

相比之下,净利率更加“惨淡”,往年维持在2%-5%之间,但行至2021年,7家上市家装公司中仅2家净利率为正,其余均为负数。

当然,被房地产行业“拖下水”的远不止装企,兄弟行业“建筑业”的日子一样不好过。从2021年下半年至2022年2月,已经有3家特级资质建企和4家一级资质建企申请破产重组或清算了。而这些企业破产的原因,都指向了无法清偿到期债务。

疫情带来的不确定性以及地产拖累的持续蔓延,连带着整个家居行业的预期同样走弱,2022年上半年,超过80%的家居企业市值出现下滑。

在乐居财经《家居K线》关注的110家上市家企中,截至7月18日,A+H股共有52家家居企业披露2022年上半年业绩预告。其中,28家预计亏损,占比超半。预告净利润的上限总和为-8.58亿元,下限总和为-24.15亿元。

而在已披露2022年上半年业绩预告的装企中,全筑股份预期净利润为-7.5亿至-5亿元,宝鹰股份上半年预期净利润为-7000万至-4000万元。

装企艰难自救

生存艰难,市场预期下降,破产潮袭来已成共识,但装饰行业的韧性仍在,不少装企正积极借助各种办法进行自救。

对于第一大客户恒大造成的影响,全筑股份做了一套自救措施。由于全筑股份与其部分项目的主材采购采用“甲指乙供”的形式,形成其对恒大应付账款金额为10.19亿元,自2022年1月起,全筑股份陆续和恒大下属房产项目公司及其下属甲供材料公司达成三方抵账协议,已签订抵账金额约5.7亿元。

另外,全筑股份已与恒大达成购买资产解决方案,包括不仅限于收取现金或选取优质房源进行冲抵债务,截至2021年底,全筑股份已选取上海、海南、成都等地价值约2.81亿元的房产冲抵部分逾期商票及应收账款。

不过,这远远不能弥补恒大所带来的“血亏”,早在5月12日,全筑股份就一口气向3家恒大旗下子公司发起诉讼。当然站在被告席上的开发企业不只一家。据财报披露,截至2021年末,全筑股份及控股子公司尚未了结的涉案金额超过 1000 万元的案件就有7家。

诉讼追债是装企普遍的自救方式。进入2022年,多位房地产开发商就被亚厦股份送上被告席。据不完全统计,上半年,出现在名单里的地产商约有38家,案由涉及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装饰装修合同纠纷等。

自2021年底至今,苏中建设作为原告起诉了超100家开发企业,推上被告席的开发企业有恒大地产集团有限公司、佳兆业集团(深圳)有限公司、清镇润弘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丰县蓝光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北京京奥港集团有限公司等。

除了诉讼手段,向股东求救,也成了扛过这个“行业冬季”的应急办法之一。

2021年,宝鹰股份将持有的恒大及其关联公司开具的已到期待偿付的商业承兑汇票债权转让给航城置地,转让价格为4.5亿元。企查查显示,航城置地的大股东为珠海航空城发展集团有限公司(简称“航空城发展”),航空城发展为宝鹰股份的第一大股东,持股比例为31%。

今年3月,广田集团就将手中持有的恒大集团及其关联公司开具的已到期待偿付及未到期的商业承兑汇票债权转让给广田控股,合计12.8亿元,用以抵偿双方之间的债务及利息合计6.4亿元。广田集团于6月再次向控股股东求助,控股股东广田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将质押3.38亿股,用于增信需要。

开发商讨债、诉讼追债、向股东求救,装企使出浑身解救,打起了组合拳。但积极自救,短期内仍难改资金局促现状,甚至在高压之下,有些建筑装饰企业行走在退市的边缘。外款收不回、净利润亏损55亿、银行借款逾期,内外交困的广田集团已被戴上了“ST”的帽子。


交流爆料:3426315154@qq.com

来源:家居K线

作者:杨凯越 李礼

相关标签:

家居K线

重要提示: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的立场和观点,并不代表乐居财经的立场或观点。 本文著作权,归乐居财经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在任何公开传播平台上使用本文内容;经允许进行转载或引用时,请注明来源。联系方式:400-606-6969或ljcj@leju.com。

网友评论

相关推荐

全筑股份成被执行人,执行标的19.5万元

案号为(2022)沪0104执3315号。

原创 乐居财经 08-15

全筑股份转让筑骁建筑23.08%股权,陈庞彪接盘

上海全筑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转让上海筑骁建筑科技有限公司23.08%股权,陈庞彪接盘。

原创 乐居财经 08-10

最新文章推荐

嘉寓股份田新甲:唯有乐观的长期主义方可跨越困难和波折

8月19日,由乐居财经主办的“追光:2022(第五届)乐居财经年度论坛暨财经之夜”在杭州举行。

原创 乐居财经 刚刚

三只松鼠:2022上半年净利润降76.7%至8213万元丨中报快讯

8月19日,三只松鼠(300783.SZ)发布2022年半年度报告。

原创 乐居财经 刚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