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介和的虎女犬子

原创 <{$news["createtime"]|date_format:"%Y-%m-%d %H:%M"}>  进深News 吕秀伦 10.6w阅读 2022-08-10 09:19

文/乐居财经 吕秀伦

8月3日,2022年财富世界500强榜单揭晓,中国建筑企业共有15家上榜,营收总和超13594亿美元。除太平洋建设排名有所下降,其他14家企业排名均上升。

太平洋建设,是由“全球华人第一狂人”严介和所创立。“我能一直狂下去!”此话,也正是出自这位严老板之口。

在外人看来,严介和确实有“狂”的资本。他一手创办的太平洋建设集团,号称排名全球建筑业私企第一,订单总量突破万亿,通过“BT”等形式参与1000多个市县、3000多个园区投资建设与管理。

早在11年前,66岁的严介和就将执掌太平洋建设的权杖,交给其子严昊。

但如今,严昊掌管下的太平洋建设却并不太平,深陷诉讼围城,涉及的裁判文书高达1320份,与人对簿公堂已成家常便饭。它不仅要一边被产业链的供应商追债,还要一边跟地方政府讨要工程款。

更具“威胁”的是,严氏家族内部正在形成以严介和、严昊、严昕边缘分明的三股“势力”,他们分管着庄严智库、太平洋建设、苏商集团。今年世界500强榜单上,苏商建设首次新上榜。

三足鼎立

近段时间,严昊旗下的企业频频“易主”。6月24日,太平洋绿色建筑股权生变,太平洋建设将所持有该公司95%股权悉数转让予庄严智库。

据乐居财经获悉,庄严智库由严介和、金亮各持股95%、5%。其中,严介和不仅是庄严智库实控人、理事长,他还是太平洋建设创始人,是现任掌舵人严昊的父亲。

一朝天子一朝臣,即便是老父亲接手儿子旗下公司,也没能逃脱太平洋绿色建筑原有高管“大换血”的命运。其中宋少庭从公司法定代表人、总经理、执行董事岗位离开,于超接任;张祝芳接替程青青,任公司监事一职。

对于被转让企业,目前还是“空壳”状态,并无任何对外投资迹象。乐居财经查询获悉,太平洋绿色建筑成立于2016年3月,注册资本5亿元,经营范围涉及房屋建筑工程施工、绿色节能建筑工程技术开发、绿色建筑产业园区项目开发等业务。

此外,严介和还从儿子严昊手中接管了江苏华佗论箭有限公司。变更前,江苏华佗论箭由北京郑和舰队国际资本投资(太平洋建设持股98.5%)、太平洋建设、北京华佗论箭企业顾问各持股40%、30%、30%。

3月2日,北京郑和舰队国际资本投资、北京华佗论箭企业顾问同时退出江苏华佗论箭,新增庄严智库旗下地球村建设持股70%,另外30%仍由太平洋建设持有。

江苏华佗论箭,在严氏家族中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资料显示,它是严介和创办太平洋建设之后,在淮安打造的又一国际大型基建集团公司,拥有国家公路、市政和水利工程多个总承包一级资质及若干专业一级资质。

另一边,也有种种事实依据表明,严介和旗下的庄严智库有“大举扩张”意图。数据显示,7月15日,庄严智库旗下地球村建设接管江苏建工集团的签约仪式圆满举行,严介和出任江苏建工集团董事长。

近年来,江苏建工因受房企的牵连,深陷债务窘境。严介和坦言,作为江苏的同行,我们愿意结合自身的优势携手江苏建工走出困境,回归正常。同时,他表示,“此次再度出山,虽不能保证药到病除、妙手回春,但我大言无惭地说,江苏建工我开不了方子,做不了手术,全球应该没有下家!”

如此“狂言”一出,看起来庄严智库并不差钱。不仅有能力为江苏建工纾困,不久前的5月,庄严智库还与广州市签署5000亿元投资合作协议。

严介和在接管江苏建工时透露,“未来的2025年,将有望收购和掌控35个特级行业资质,到2029年将依托庄严智库企业生态打造严氏家族第3家世界500强企业。”

究竟是从儿子口中“夺走”企业,还是严昊配合家族利益,形成未来的第三家世界500强,不得而知。但是,另一边严昊撤出对外投资企业的步伐,并未止步。

5月30日,严昊在苏商建设集团(简称“苏商集团”)的股东行列中“消失”。变更前,严昕、严昊二人各持股80%、20%;变更后,严昕持股比例增至97.5%,新增股东王汉里,持股2.5%。

熟悉严介和家族的,对严昕并不感到陌生,她是严介和之女,严昊的姐姐。也就是说,伴随着严昊的退出,严昊与其姐姐旗下重要平台苏商集团再无股权上的瓜葛。

据乐居财经获悉,苏商集团成立于2013年11月,是一家国际大型基建集团公司,以基础设施投资、建设与管理为核心产业,深耕高速公路、海底隧道、跨海大桥、港口、码头及大型市政、水利工程等主营业务。目前,该公司旗下有22家存续或在业子公司,控制企业71家。

由此可以看出,伴随着严昊撤出对外投资,其家族内部似乎正在形成以严介和、严昊、严昕边缘分明的三股“势力”,他们分别分管着庄严智库、太平洋建设、苏商集团。

除了家族内部股权腾挪外,严昊也不断将旗下企业的股权转让予家族外部的神秘人。例如,6月23日,太平洋建设将持有特克斯县昊腾城市工程建设的部分股权,转让予广东引江建设(张晖、姚吉持有)。

5月25日,太平洋建设旗下新疆太平洋建设将其全资持有的乌鲁木齐沙依巴克区太平洋建设全部股权,转让予新疆携运通商贸(徐蛟、韩勇持有)、乌鲁木齐市双龙兴矿业(徐蛟、王文荣持有)。

更早之前的4月中旬,太平洋建设将持有广西两湾建设的92.5%股权,转让予王小兵,剩余7.5%股权由钱炳辉持有。据乐居财经获悉,广西两湾建设名下有5家子公司,包括广西龙港水务管理、广西两湾公路工程、广西九州建设、讷河市国洋建设和十堰两湾建设工程。

今年1-4月,太平洋建设还接连转让了肇庆浩康沥青混凝土、粤商建设(饶平)、贵州省昊洋建设、深泽县戊辰嘉岳建筑工程。其中,有一些公司在2021年才刚成立,转眼不到半年时间又被严昊“踢”给了外人。

但并不是所有转让都能让严昊“称心如意”,例如富川浩洋建设工程,在今年1月被太平洋建设转让予二股东任永军,但紧接着5月,任永军又将所持有富川浩洋建设100%股权,一口气还回了太平洋建设。

供应商“讨债”

一边,严昊旗下部分企业的股权被家族成员“稀释”;另一边,整个严氏家族旗下太平洋建设的日子也并不好过。

乐居财经查询获悉,太平洋建设成立于1995年12月,注册资本105亿元,由严昊、严昕二人各持股90%、10%。

官网资料显示,2014年以来,公司连续8年入选世界500强,蝉联全球建筑业私企第一。其专注于基础设施的投资、建设、运营与管理,拥有国家公路、市政、水利、建筑等多个总承包及若干专业承包一级资质。

目前,太平洋建设集团对外投资企业高达170家,主要涉及建筑业。但公司旗下多家企业却让严昊并不“省心”,被法院列入被执行人或是失信被执行人,例如,太平洋南海建设、江苏太平洋建设、甘肃太平洋路桥工程、太平洋第八建设等。

另一边,太平洋建设自身也被诸多司法案件缠身。数据显示,目前与该集团相关的裁判文书高达1320起,涉及买卖合同纠纷、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租赁合同纠纷、劳务合同纠纷等多种案由。

受此影响,其多次被法院列为被执行人。据不完全统计,太平洋建设目前共有17条被执行记录,被执行总金额达3849.71万元,单单7月,它就被法院15次列为被执行人。

同时,今年7月,太平洋建设还被限消令砸中,作为关联对象,法定代表人邹兆杰也未能逃脱被“限高”的命运。这也是该公司第一次被“限高”,起因是被供应商“讨债”。

时间回溯至2014年,澄江工业园区管理委员会与太平洋建设签订施工合同,约定将园区一号、三号、四号路发包给太平洋建设施工。紧接着2015年11月,蛟龙潭片区项目部(太平洋公司按投标文件组建的机构,简称“项目部”)与杨自伟签订《供货协议书》,约定由后者向前者供应工程所需水稳料。

协议签订后,杨自伟按合同约定向项目部供应水稳料。2017年4月29日,经双方结算,项目部尚欠杨自伟水稳料款1582287.4元;之后,杨自伟继续向项目部供应水稳料,2017年10月26日,项目部再次结算,载明尚欠杨自伟646842元,两次结算合计2229129.4元。

杨自伟多次催讨无果,走投无路下,2018年11月,他只能向法院提起诉讼。最终法院判决,太平洋建设支付尚欠杨自伟的水稳料款2229129.4元,并支付逾期付款。

然而,这笔款项拖到了2022年,太平洋建设也仍未结付。今年6月9日,太平洋建设被列为“被执行人”,执行标的金额超224万元,紧接着7月就被限高。

此外,因买卖合同纠纷,供应商“深圳瑞通管业”也将太平洋建设集团告上法庭。裁判文书显示,2020年3月,双方签订《材料采购协议》,约定太平洋建设向深圳瑞通管业采购用于工程的管材,供货结束后支付65%的货款,三个月后支付35%的货款。

2020年5月至11月期间,深圳瑞通管业向太平洋建设交付货款为106.4811万元的货物,其员工签收了《产品销售单》。

然而,令深圳瑞通管业不满的是,对方收到货物后并未支付货款。于是,它便将太平洋建设告上了法庭,要求其支付货款以及相关利息。去年4月,法院判决太平洋建设向深圳瑞通管业支付货款106.4811万元以及相关利息。

太平洋建设因被供应商讨债,双方撕破脸,闹上法庭的案例还有很多,包括新乡市合发建筑工程劳务、新乡市文银建筑工程劳务、广州市园丁园林绿化、佛冈县石角镇锦禾建筑材料部等等。

追债地方

实际上,太平洋建设拖欠供应商款项,也是有难言之隐。例如在一则诉讼中,它辩护称,“自己工程款并未到账,正在诉讼当中。”

目前,太平洋建设不仅与多地国资背景企业存在一定矛盾纠纷,它还连同地方政府或部门一起告上了法庭。

例如,因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太平洋建设对三都水族自治县人民政府以及其旗下全资子公司三都水族自治县开发投资管理(下称“三都投资”)提起了诉讼。

太平洋建设表示,三都火车站至猴场道路工程第Ⅲ标段工程建设项目由其中标承建,2016年与三都投资签署《建设工程施工合同》。2018年8月20日,太平洋建设完成项目竣工验收手续;2019年1月23日,其报送审计结算,三都投资迟迟不出具审计结果,导致不能结算。

并且三都投资在完工前的建设期阶段就已拖欠太平洋建设方建设期工程款5549.01万元。

因此,太平洋建设要求三都投资支付逾期未支付建设期工程款5549.01万元、回购期工程款14477.96万元、垫资利息1557.96万元、逾期付款违约金共计3184.37万元,共计24769.3万元,以及三都政府对三都投资的债务承担连带偿付责任等。

法院认为,根据相关合同文件,三都县政府在本案中不应该与三都投资一起承担连带责任。

最终判决,三都投资向太平洋建设支付工程进度款本金5438814.72元及相关违约金,以及工程回购款本金162547107.82元,相关利息、违约金。

这是太平洋追债地方的一个缩影。例如,它还与华宁县人民政府、华宁县城市建设投资,以及禄丰市人民政府、禄丰市城市建设开发投资存在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

除此之外,太平洋建设单纯向地方企业的“讨债”。例如,因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太平洋建设将孟州市产业聚集区投资(简称“产投公司”)、孟州市投资告上法庭。

2011年10月10日,太平洋建设与孟州产业集聚区投资签订《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约定前者承包施工孟州市产业集聚区文公路项目。

合同签署后,太平洋建设将工程交由郑州太平洋施工,郑州太平洋又将该项目交由花王公司施工,工程目前已经提供验收并交付使用。2014年的最后一天,孟州市审计局对该工程进行了审计,认定金额为27681384.08元。

经太平洋建设核算,产投公司尚欠工程款5981384.08元未支付,太平洋多次催要工程款未果。孟州市投资作为孟州市产业聚集区投资的股东,未完全履行出资义务,应当承担相应责任。

因此,太平洋建设集团诉请判令两者支付其工程款约598.14万元及相关利息。最终,太平洋建设集团的大部分诉求得到了法院的支持。

太平洋建设“讨债”地方,也是因为其“BT”模式。早在1996年,严介和出资4000万元,组建太平洋工程集团有限公司。同年,他首次试水“BT模式”运作基建项目,垫资5000万元为宿迁政府完成一条市府大道项目建设。

成也BT,败也BT。早年前,严介和曾被贴上“庞氏骗局”的标签,主要来自他创业时所创建的“BT”模式。

所谓“BT模式”,BT是英文Build(建设)和Transfer(移交)缩写形式,意即“建设--移交”,是政府利用非政府资金来进行基础非经营性设施建设项目的一种融资模式。

眼下,面对诸多司法案件缠身的太平洋建设集团,于严昊而言,相比父辈的创业,守业或许更难。




来源:进深News

作者:吕秀伦

相关标签:

进深News 进深

重要提示: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的立场和观点,并不代表乐居财经的立场或观点。 本文著作权,归乐居财经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在任何公开传播平台上使用本文内容;经允许进行转载或引用时,请注明来源。联系方式:400-606-6969或ljcj@leju.com。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