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击空头,吴亚军和他砸了55亿

原创 <{$news["createtime"]|date_format:"%Y-%m-%d %H:%M"}>  乐居财经 李奕和 11.3w阅读 2022-08-12 21:10

  文/乐居财经 李奕和

  “龙湖大跌在静默期、敏感期我们也不能买。作为大股东,选择分红还是股票,我们主动选择股票,支持上市公司多拿点钱。”

  周三(8月10日)面对龙湖股价不合理大跌时,吴亚军这样向投资者分享到。

  两天后,吴亚军就行动起来了。

  8月12日午间,龙湖集团(00960. HK)公告,公司控股股东Charm TalentInternational Limited及主要股东Junson DevelopmentInternational Limited就其在记录日期持有的股票,选择以新股形式收取2021度末期股息。

  据此,约133,673,299股新股及约66,294,387股新股将分别发行予Charm Talent及Junson Development,涉及替代的总现金股息约37.15亿港元及18.42亿港元。合计高达55.57亿港元。

  乐居财经《地产K线》了解,龙湖2021度末期以股代息发行新股的股价为27.79港元/股。但近几个月里,龙湖股价震荡中下行,在7月份跌至30港元以下。而近三日来市场的“谣传”和“看空”,更使龙湖股价下跌至8月12日的22.05港元/股。

  账面上看,这并不是龙湖大股东选择以股代息的好时机。

 55亿分红“转股”

  此前披露的2021年报,龙湖就宣布建议派发截至2021年12月31日止年度的末期股息人民币74.71亿元,每股人民币1.23元(即每股1.4344港元,汇率以2022年6月15日至6月16日期间的平均汇率折算)。

  该派息方案在6月16日的龙湖股东周年大会中获投票通过。具体而言,龙湖合资格股东可以选择现金股息,或以股代息的方式获得分红。

  随后于7月28日,龙湖公布了以股代息的股价。按截至2022年7月27日(包括该日)前的连续五个交易日的平均收市价计算,以股代息发行新股的股价确定为27.79港元。这是龙湖集团上市以来首次启动以股代息计划。

  据了解,Charm Talent和JunsonDevelopment在2021年报中分别持有龙湖集团2,589,778,201股、1,394,941,904股股票,合计占龙湖股份的65.6%。

  二者实控人分别为吴亚军和前夫蔡奎,所持股份权益由HSBC InternationalTrustee作为受托人身份全资拥有。

  根据公告,Charm Talent、JunsonDevelopment涉及替代的总现金股息为37.15亿港元、18.42亿港元。据此,两者将分别获发行新股约133,673,299股和约66,294,387股。

  而如果按获发行的新股数计算,两者将现金分红几乎全部转为了对龙湖的持股。转股后,CharmTalent和Junson Development的持股数将分别达到27.23亿股、14.61亿股,合计占发行新股后总股本的66.65%。持股比例相较于此前的65.6%上升约1个百分点。

  一个事实是,行业信心坍塌,资本市场动荡。龙湖控股股东和主要股东此举相当于变相增持公司股份,表明了大股东长期看好的态度。不仅对龙湖的股价形成支撑,也向外界释放了企业未来发展的信心。

  龙湖对此也称,控股股东和主要股东选择收取新股增持股份,以代替收取现金分红,表明他们对集团业务持续发展的支持和信心。

  谣传与冲击

  要知道,对于近几日的龙湖,其资本市场的表现并不平静。

  8月10日,龙湖股价突然下挫,盘中跌幅一度超过19%,于当天报收20.9港元,跌16.4%,单日蒸发200亿港元市值,股价创下2019年8月6日以来新低。

  股价的突然“失速”主要受两件事影响。

  8月9日,网上有消息称,龙湖存在大量商票“逾期”记录。这一消息被证实为“谣言”。而为了“辟谣”,上海票交所在8月10日晚还特地为龙湖正名称,经核实,截止2022年8月10日,龙湖集团控股有限公司无商票违约和拒付记录,相关谣传并不属实。

  此外,瑞银在8月10日发布的一份评级报告也对龙湖造成冲击。这份报告中,瑞银对碧桂园、万科、龙湖、旭辉的自由现金流进行了质疑,并将龙湖、碧桂园服务和金科服务等企业的评级由“买入”下调至“中性”。

  众所周知,在房企纷纷暴雷的大潮中,上述几家企业一直被认为是相对优质的房企。这一纸报告的影响可想而知。当天,内房股几乎全线下挫,龙湖领跌外,大发、弘阳、碧桂园等均录得较大跌幅,前两者跌超14%,后者跌幅也超7%。

  对于“谣传”与“做空”对公司所造成的的市场波动,龙湖也随即做出反击。

  该公司用数据指出,今年7月,龙湖如期偿还一笔4.5亿美元的到期债务,截至目前,龙湖集团已将所有年内到期债务偿还完毕,全年已无债务还款压力。

  吴亚军则现身分享表示,我觉得今天股价大跌,从我们本身来讲没有太在意,是市场惊慌导致的,企业根本没出任何状况。

  “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龙湖预见这些问题是比较早的,依靠我们的原则和纪律才走到今天。”

  强有力的回击后,8月11日,龙湖股价有所恢复,当天涨5.74%,报收22.1港元/股;8月12日,龙湖微跌0.23%,收盘价22.05港元/股。

  吴亚军的选择

  按照最新的股价,对比以股代息的发行股价27.79港元,龙湖大股东这次选择以股代息,在账面上显然有些吃亏。其是近段时间房企以股代息发行价,溢价最高的。

  此前7月15日,建业地产披露以股代息发行86,367,970股公司股份,每股发行价0.704港元,较上一交易日收盘价溢价23.51%。

  同日,建发国际以股代息计划发行公司普通股1.05亿股,每股发行价15.02港元,较上一个营业日折让16.09%。

  相比之下,龙湖新股发行价,比前一个交易日(8月11日)收盘价溢价了25.74%。这意味着,这部分股份后期的溢价空间将被压缩。

  但作为公司的大股东,眼光自然要放得更长远。

  一方面,因近日谣传的“票据逾期”及瑞银“做空”影响,龙湖股价有所折损。大股东此刻选择以股代息增持公司股票,在稳住股价的同时,对资本市场传达看好的信心。

  另一方面,将大额的现金分红转化为股份,可以很大程度减少企业现金流的支出。在现金为王的眼下,这是最难能可贵的。而这也是吴亚军所着眼的。

  龙湖作为民营房企的优等生,一直极为重视现金流。此次两位股东将超55亿现金分红转为股份,对龙湖而言无疑节省了一大笔支出。

  根据2021年财报数据,截止2021年底,龙湖的综合借贷1920.7亿元。其中,一年内到期债务为145亿元,占总债务的比例为7.6%。

  2021年,其净负债率进一步下降至46.7%,现金短债比达到6.11倍,剔除预收款后的资产负债率为67.4%。已连续六年成为绿档房企。

  在8月10日回应投资者时,龙湖方面表示,目前,政策基本见底,但信心恢复需要时间。债务结构上,龙湖是最  优秀开发商的之一。不管行业要花多少时间恢复,我们都会手持足够现金流,穿越周期。

  为了穿越周期,吴亚军选择将巨额分红留在了龙湖的裤兜里。说实话,超55亿的现金,可以投一块比较上乘的土地了。

来源:乐居财经

作者:李奕和

相关标签:

地产K线 市值 股价 股市

重要提示: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的立场和观点,并不代表乐居财经的立场或观点。 本文著作权,归乐居财经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在任何公开传播平台上使用本文内容;经允许进行转载或引用时,请注明来源。联系方式:400-606-6969或ljcj@leju.com。

网友评论

最新文章推荐

重庆飞洋控股被限制高消费,关联对象为杨必全

申请人为重庆小小广告传媒有限公司。

原创 乐居财经 10-03

上海当代绿建股权变动:北京当代绿建退出,金泓谷增持至95%

当代绿建(上海)工程项目管理有限公司成立于2021-09-28,法定代表人为李改连,注册资本为1000万元。

原创 乐居财经 1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