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梦思历险记 |封面文章

原创 <{$news["createtime"]|date_format:"%Y-%m-%d %H:%M"}>  乐居财经 程孟瑶 7.1w阅读 2022-09-14 08:00

  文/乐居财经 程孟瑶

  背负巨额债务前行多年,北美床垫巨头舒达-席梦思几经换帅,但依旧难回正轨,再度陷入重组危机。

  近日,穆迪将舒达-席梦思的企业评级从Caa3下调至Ca,并表示基于舒达-席梦思即将到期的巨额债务和不断下降的现金储备,其前景是负面的。

  穆迪认为,由于舒达-席梦思须偿还将于明年8月和11月到期的19亿美元的债务,其流动资金和偿付能力状况面临着巨大压力,届时可能会进行债务重组或增加申请破产的可能性。

  穆迪投资称舒达-席梦思债务投机性很高,可能或极有可能违约,只有些许收回本金及利息的希望。

  19亿美元债务危机

  穆迪在调查报告里提及:“鉴于舒达-席梦思的经营业绩疲弱及非常高的杠杆率,加上利率负担高,其资本结构是无法维持的。相对于该公司未来一年用于偿还债务、营运资金和资本支出的预期现金用途,流动性较弱。”

  作为一家拥有150年历史的床垫品牌,舒达-席梦思目前在美国床垫市场的份额将近40%。截至今年二季度,舒达-席梦思拥有3.45亿美元的现金,相较2021年底的5.18亿美元少了1.73亿美元,其有担保的基于资产的循环信贷安排的额度仅为1.71亿美元。穆迪预计,未来12个月,舒达-席梦思的自由现金流为负1.25亿美元至1.45亿美元。另外,惠誉国际也表示,目前违约风险最高的公司包括了舒达-席梦思。

  但实际上,舒达-席梦思的重组危机由来已久。

  信用评级机构标准普尔在2019年12月就将舒达-席梦思的评级从CCC+下调至CCC,次年4月则再次下调至CCC-,不推荐购买。该机构认为,舒达-席梦思在债券市场交易的2023年定期贷款已经贴现近60%,担心公司的流动性和运营业绩疲弱。

  进入2020年下半年,有业内消息称,舒达-席梦思最早可能在7月份耗尽现金,而不得不向债权人出卖资产,并且在下一季度或下半年的时间内进行重组。

  当时,《纽约邮报》报道称,新冠疫情下,美国政府宣布封锁令,带来全国范围内的零售商店都暂时关闭,导致舒达-席梦思陷入了资金紧缩的困境。

  有内部人士表示,舒达-席梦思集团之所以陷入困境,部分原因是由于其大股东安宏资本牵头的杠杆收购给舒达-席梦思带来了高达23亿美元的巨额债务,导致该集团没有太多回旋余地来应对危机。

  据悉,2012年,安宏资本牵头进行了一系列高达30亿美元的杠杆收购,这让舒达-席梦思背上了高达23亿美元的负债,其中包括2016年安宏资本为自己带来的6.7亿美元的债务股利。

  2018年,美国最大的床垫零售商Mattress Firm终止与舒达-席梦思的独家合作关系,估计让舒达-席梦思减少了3亿美元的收入,约占其当期23亿总营收的15%。

  2019年初,为减少裁员成本,舒达-席梦思时任董事长David Swift还聘请了专业重组公司,解雇了160名员工,包括大部分高管和高薪员工。

  此外,2020年3月,年销售额超10亿美元的知名家具零售商Art Van Furniture正式申请破产,给舒达-席梦思带来不小的影响。公开显示,其对舒达-席梦思的欠款合计达465.76万美元,其中,席梦思制造公司290.76万美元;Serta-Restokraft床垫有限公司175.0万美元。

  2021年8月25日,安宏资本官方公众号发布通告,将爱梦集团的控股权出售给高瓴资本。有消息透露,交易总额可能达到25亿美元。

  关闭美国3家工厂

  19亿美元债务压顶下,舒达-席梦思试图通过缩减规模“自救”。今年以来舒达-席梦思提交了至少三份 WARN法案通知 ,宣布计划关闭其位于弗吉尼亚州,爱荷华州和堪萨斯州的工厂。截止今年7月底,这3家工厂已经全部关闭,受影响的员工达284人。

  舒达-席梦思集团表示:“我们正在优化制造程序,以提高运营效率,并最好地利用我们的网络来满足经销商和消费者的需求,同时创造一流的员工体验。作为其中的一部分,我们正在扩大某些领域的业务,并整合其他业务。”

  其整合业务就包括计划将位于威斯康星州伯洛伊特和威斯康星州简斯维尔的两家工厂合并为一个新的厂,占地50万平方英尺,以生产Serta和Beautyrest产品。此前,Beautyrest产品主要由弗吉尼亚州的工厂生产,而Serta和Beautyrest是美国最畅销的床垫品牌之一。

  不过,穆迪指出,舒达-席梦思的这些计划将受到进一步的挑战。鉴于美国的床垫行业在今年以来已遭受严重打击,床垫销量减少、竞争加剧和投资灵活性差,舒达-席梦思大幅度提高营收、净利和自由现金流的能力将被削弱。其官网信息显示,目前舒达-席梦思在北美雇佣了5000多人,并拥有27家制造工厂。

  当然这也并非舒达-席梦思独自面临的挑战,新冠疫情的爆发使得整个美国床垫行业都遭到了打击。乐居财经《家居K线》梳理公开报道发现,美国其他床垫公司也面临同样的困境。泰普尔-丝涟在2020年4月份,销售额暴跌了50%以上,在最新财报里,更是直言“整个美国床垫行业经历了15年来最严重的销量下滑”;截至6月底,泰普尔-丝涟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仅为1.103亿美元。

  北美第三大床垫公司科丝娜在今年5月开始接连关闭工厂,并在6月宣布破产重组。另外,美国领先的床垫电商Resident Home受到业绩不佳的影响,在6月进行大裁员,甚至裁掉零售业副总裁。而调研公司Piper Sandler称,美国床垫市场在第三季度还会继续收缩。

  高管全面换防

  经营业绩每况愈下,2021年底,舒达-席梦思进行了换帅,并且对公司领导层进行了大刀阔斧的调整,Shelley Huff成为新的董事长,另外还有6为高管职位变动,这轮换防几乎覆盖舒达-席梦思所有重要管理岗位。

  接替David Swift职位的Shelley Huff于2020年7月加入舒达-席梦思,担任旗下直接面向消费者的床垫品牌Tuft & Needle的首席执行官,并于2021年4月晋升为舒达-席梦思首席运营官。此前她在沃尔玛任职逾13年载,在零售渠道,特别是电商领域已深耕多年。

  David Swift则是2019年临危受命,接替Michael Traub成为舒达-席梦思集团CEO兼董事长。

  同时,Tuft & Needle首席营销官Jen Daly被提拔为舒达-席梦思的首席营销官,负责舒达-席梦思Beautyrest、Serta、Simmons和Tuft & Needle的品牌营销。

  管理商务部门的首席商务官Melanie Huet职责范围扩大,负责管理舒达-席梦思主品牌和子品牌的定位,以及制定商业战略。Dan Goldblatt被任命为临时首席运营官,负责公司的供应链和整个企业的客户体验团队以及北美的运营。

  此外,舒达-席梦思还创建一个新的战略职能部门,并任命Heather Decker为首席战略官。Decker曾担任舒达-席梦思中央运营部高级副总裁和直接面向消费者业务的办公室主任。

  Danit Marquardt加入舒达-席梦思公司担任公司的首席沟通官。此前,她在美泰玩具公司担任全球企业沟通副总裁。

  舒达-席梦思还任命了David Porter为董事会非执行主席,目前他担任公司副总裁,负责公司直接面向消费者的全球床垫零售业务。

来源:乐居财经

作者:程孟瑶

相关标签:

家居K线

重要提示: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的立场和观点,并不代表乐居财经的立场或观点。 本文著作权,归乐居财经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在任何公开传播平台上使用本文内容;经允许进行转载或引用时,请注明来源。联系方式:400-606-6969或ljcj@leju.com。

网友评论

相关推荐

最新文章推荐

重庆飞洋控股被限制高消费,关联对象为杨必全

申请人为重庆小小广告传媒有限公司。

原创 乐居财经 10-03

上海当代绿建股权变动:北京当代绿建退出,金泓谷增持至95%

当代绿建(上海)工程项目管理有限公司成立于2021-09-28,法定代表人为李改连,注册资本为1000万元。

原创 乐居财经 1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