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其森归来,火速连任泰禾董事长有深意

原创 <{$news["createtime"]|date_format:"%Y-%m-%d %H:%M"}>  乐居财经 魏薇 8.0w阅读 2022-11-18 20:45

  文/乐居财经 魏薇

  黄其森是泰禾的灵魂人物。

  3月,他离开得突然,如今,又毫无预兆回归。协助调查8个月后,黄其森第一时间回到岗位正常履职。从消息传出到正式官宣,泰禾在15日-17日连续收获了3个涨停。

  回归之后,泰禾迅速召开了股东大会,进行董事会换届。离开8个月,并不影响黄其森在公司的职能,作为公司创始人和实控人的他依然是权力中心。

  11月17日晚间,泰禾集团(000732. SZ)发布《关于董事会、监事会换届选举完成公告》,黄其森、廖光文、沈琳、葛勇为非独立董事;任真、涂崇禹、陈基华为独立董事。

  公告显示,除3位独立董事更改外,其余董事、高管无新变动。泰禾第九届董事会,独立董事为封和平、蒋杰宏、郑新芝三人。

  黄其森仍被选举为公司第十届董事会董事长,同时兼任公司总经理并代行董秘职责。聘任沈琳、葛勇、王景岗、邵志荣、黄耀文为公司副总经理;聘任刘向民先生为公司财务总监。

  沈琳、葛勇都是在泰禾任职超10年的老臣,王景岗、邵志荣、黄耀文、刘向民四人则分别在2017年、2016年、2021年、2018年加入泰禾。

  从离开时的“泰禾”到回归之后的“ST泰禾”,在黄其森消失的这几个月,泰禾步履维艰,4月中旬业绩变脸,从预计盈利1亿变成了亏损40亿,也因此被深交所问询;持续的经营不善也让泰禾在5月初直接被冠上“ST”;7月控股股东泰禾投资被摆上拍卖台;在二级市场的股价逐渐逼近A股的“退市线”。

  当下,是泰禾最需要黄其森的时候,这容不得他片刻“歇脚”。

  黄其森归来

  被带走协助调查之前,今年1月13日,福建证监局曾对泰禾集团及黄其森出具警示函,称发现泰禾集团存在如下违规情形:一、未及时披露项目合作终止事项;二、未及时披露并表企业减资事项及其进展;三、对外发布的货值信息依据不充分且未在指定媒体先行发布。

  2月8日,黄其森最后一次出现在公众视野,当时的他在泰禾福州区域给员工拜年。3月的高管会议上,他放出了豪言壮语:2022年可以说是泰禾的决战之年、决胜之年要抓住机会,高效整合资源,打一个漂亮的翻身仗。

  3月16日,泰禾发布公告称黄其森被带走“协助有关机关调查”。两天后,泰禾集团执行副总裁黄曦、集团副总裁林文华也被带走,二人均有建行工作背景,在泰禾分管资金运作。在黄其森离开期间,联席总裁葛勇代为履行公司董事长和董事会秘书职责。

  在随后召开的媒体沟通会上,葛勇强调,董事长黄其森是协助调查,不是因为泰禾经营层面的问题,与企业经营本身没有关系。泰禾方面曾在投资者平台回应,黄其森目前处于协助调查中,公司与黄其森的联系一直通畅,后者可通过适当方式参与企业运营决策,公司运营管理一切正常。

  但具体以什么样的方式参与,外界也不得而知,泰禾方面也一直未披露有关黄其森被带走协助调查的原因和结果。

  泰禾一份内部文件披露,“3·16黄其森协助调查事件”和泰禾无关,而是与黄曦、林文华二人在建行期间的工作事宜有关。5月11日,黄曦被曝出涉嫌严重违纪违法。

  连任董事长有深意

  宣布回归的第二天便火速召开股东会进行董事会换届,并成功获选举为泰禾董事长,黄其森需要给困境中的泰禾带来信心。另一方面,能成功连任,或也是其一种自证方式,说明黄其森协助调查,并无问题。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一百四十六条,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不得担任公司的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

  (一)无民事行为能力或者限制民事行为能力;

  (二)因贪污、贿赂、侵占财产、挪用财产或者破坏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秩序,被判处刑罚,执行期满未逾五年,或者因犯罪被剥夺政治权利,执行期满未逾五年;

  (三)担任破产清算的公司、企业的董事或者厂长、经理,对该公司、企业的破产负有个人责任的,自该公司、企业破产清算完结之日起未逾三年;

  (四)担任因违法被吊销营业执照、责令关闭的公司、企业的法定代表人,并负有个人责任的,自该公司、企业被吊销营业执照之日起未逾三年;

  (五)个人所负数额较大的债务到期未清偿。公司违反前款规定选举、委派董事、监事或者聘任高级管理人员的,该选举、委派或者聘任无效。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在任职期间出现本条第一款所列情形的,公司应当解除其职务。

  对于黄其森的任职,泰禾在公告中表示,黄其森先生继续担任公司董事,有利于推进公司债务重组工作,持续执行公司的战略规划,领导公司走出困境,不影响公司规范运作。根据相关制度规定,黄其森先生不存在不得提名为董事的情形。

  但有一点值得关注的是,2019年12月,因董事会秘书夏亮任期届满,不再继续担任泰禾董事会秘书职务,泰禾宣布暂由董事长黄其森代行董事会秘书职责。如今三年过去,泰禾的董秘职责仍将由黄其森代行。

 泰禾前路

  作为最早暴雷的房企之一,泰禾已经在自救路上走了两年。今年年初,泰禾先后与兴业银行、民生银行、华融资产、东方资产、长城资产等金融机构签订了协议,将债务展期延长或就债务重组问题达成一致。

  3月,黄其森在内部刊物撰文道:泰禾将告别“高周转、高杠杆、高负债”,改变过往对于规模的追求,选择“小而美、小而精”。泰禾的自救,一定是积小胜为大胜,等到明年,期待有“轻舟已过万重山”的心情。

  离开了8个月,“万重山”的压力犹在。

  由于实质性逾期债务对应的担保余额较大,截至目前,泰禾尚未形成全面债务重组解决方案。截至今年10月28日,泰禾已到期未归还借款本金达584.51亿元。

  在债务重组的过程中,一向坚持的泰禾不断让步。6月,泰禾将福建白塘湾项目公司60%的权益转让给兴业信托,交易对价23.53亿元,这是泰禾完全放弃项目控制权的首个案例。

  除了推动债务重组,今年来泰禾也在推动保交楼。截至2022年10月底,泰禾多个项目累计获批纾困资金超过9亿元,正在申请中、将有望获得的增量资金共计约7.5亿元。

  日前,泰禾在官微披露称,集团厦门区域、广深区域、上海区域的多个项目获批当地政府的纾困资金,大部分资金已拨付到政府为项目开设的专用账户中。除此之外,泰禾的多个项目还被政府列入保交房或风险防范化解重点项目。

  业绩方面,今年前三季度,泰禾实现营业收入52.63亿元,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31.23亿元,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亏损34.19亿元;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1.15亿元,偿还债务支付的现金为8.72亿元。

  好消息是,相较于上年同期,营业收入、现金流等经营数据有所改善。

  在“保交付”重任下,泰禾在业绩报中也表示,房地产项目推盘节奏放缓,面临较大去化压力。同时由于自身债务规模庞大使得公司短期流动性出现困难,导致项目建设周期延长,延期交付情况也因此出现。

来源:乐居财经

作者:魏薇

相关标签:

地产K线 股价 债券

重要提示: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的立场和观点,并不代表乐居财经的立场或观点。 本文著作权,归乐居财经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在任何公开传播平台上使用本文内容;经允许进行转载或引用时,请注明来源。联系方式:400-606-6969或ljcj@leju.com。

网友评论

最新文章推荐

原创 乐居财经 刚刚

进击的蜂巢能源

当养蜂者取蜜时,他们会破坏掉整个蜂巢才能获取蜂蜜。

原创 乐居财经 12-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