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麒绒材IPO,过亿营收来自海澜之家

原创 <{$news["createtime"]|date_format:"%Y-%m-%d %H:%M"}>  乐居财经 李姗姗 11.0w阅读 2023-02-15 08:50

  文/乐居财经  李姗姗

  “男人的衣柜,海澜之家。”这句在十几年前就传遍街头巷尾的海澜之家经典广告语,至今深入人心。而其背后的羽绒服供应商安徽古麒绒材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古麒绒材”)并不为人熟知。

  不过,小羽绒,大产业,对于古麒绒材的掌门人谢玉成来说,小小的一片羽绒也能承载他迈进资本市场大门的梦想。近日,该公司更新了招股书,拟冲刺深交所主板上市。

  作为一家羽绒产品供应商,古麒绒材主要依靠鹅绒和鸭绒获得收入,从披露的业绩来看,其营收和利润整体保持稳定增长,而利润带来的含金量却并不高,近三年半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累计为-9143万元。

  长期“造血”不足,古麒绒材全靠外部“输血”维持现金流,近三年半筹资现金流净额累计超过1.1亿元。

  本次IPO,古麒绒材拟募集资金5.01亿元,其中2.8亿元用于年产2800吨功能性羽绒绿色制造项目(一期),5439万元用于技术与研发中心升级项目,1.65亿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

  现金流吃紧,也引发了古麒绒材一系列的财务内控问题,包括向关联方资金拆借、转贷、向非金融机构转让票据等,受到监管重点问询。

  谢玉成上位

  古麒绒材创立于2001年,注册资本50万元,彼时名为南翔羽绒,不过创始人并非谢玉成,而是刘建国、刘小霞夫妇。

  2008年1月,当时的控股股东刘建国因资金需求暂时退出,将所持股份悉数转让给妻子刘小霞及其他14名自然人。而正是这次的暂时离开,古麒绒材易了主、换了天。2010年2月,谢玉成大手笔出资1000万元,待刘建国2012年7月份回归时,谢玉成已成为仅次于刘建国的第二大股东。

  随后,谢玉成趁热打铁,2012年9月-2014年6月,通过其实控的上海新龙成合计增厚4800万元注册资本,成功完成身份转变,拿到了古麒绒材的实际控制权,并完成了公司股份制改革,开始谋求上市。

  如其所愿,2015年1月,古麒绒材挂牌新三板,股票代码为831908.NQ。不过,谢玉成并未止步于此,新三板退市后,他开始筹谋冲击平台更大的A股市场。

  自新三板终止挂牌至递表深交所,古麒绒材共进行3次增资和9次股权转让。在这期间,得到众多私募基金和投资机构的青睐,如城建一期、芜湖产投(远大创投全资子公司)、京城二期、农发基金、南陵县工投等。

  同时,公司创始人刘建国退出股东,拿到了3296.5万元的股转金额,原股东陈秀荣、刘晨、朱启英相继退出,分别套现0.9万元、236.59万元、207.79万元。

  递表前,古麒绒材共40位股东,其中,谢玉成直接持有公司46.92%的股份,为控股股东;谢玉成之女谢伟,直接持有公司0.67%的股份,二人为公司共同实际控制人。

  谢玉成次女、谢伟的胞妹谢灿直接持股1.73%,并通过芜湖新筑间接持股0.67%,合计持有公司2.4%的股份。由于谢灿未在古麒绒材任职,未参与公司经营管理,因此未被认定为实控人,但父女三人为一致行动人,因此谢玉成、谢伟合计控制公司49.98%的股份。

  此外,城建一期、农发基金、京城二期三家私募基金分别为第二、第三、第四大股东,分别持股11.63%、9.33%、5%;国资南陵县工投、芜湖产投、远大创投、上海证券分别持股2%、1.27%、1.1%、0.63%;上市公司海通证券(600837.SH,06837.HK)持股0.62%;公司董事及高管翁木林、洪小林、汪章建分别持有公司2.5%、2.07%和0.98%的股份。

  乐居财经《预审IPO》注意到,古麒绒材申报上市前曾出现过一起股权纠纷。2021年4月,经法院调解,诉讼涉及股东金海泉、中迪物流(金海泉为实控人)将54万股古麒绒材股份变更至谢玉成名下。古麒绒材表示,公司股份争议的诉讼案件已调解结案,不存在改判、再判的可能性。

  只见利润,不见现金

  古麒绒材聚焦于高规格羽绒产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主要产品为鹅绒和鸭绒,产品主要应用于服装、寝具等羽绒制品领域。

  业绩层面来看,2019年-2022年上半年,公司营业收入分别为4.59亿元、4.44亿元、5.96亿元和2.59亿元,期间小幅波动。

  2020年,古麒绒材营业收入出现下跌,主要是因当期部分产品销售单价出现“断崖式下跌”。其中,白鹅绒产品、白鸭绒产品、灰鸭绒产品及羽毛类产品销售单价分别为40.49万元/吨、17.72万元/吨、13.95万元/吨、14.03万元/吨,较2019年同比分别下跌10.5%、40.48%、55.06%、15.89%。

  对于产品售价的全面掉线,古麒绒材坦言,2020年受新冠疫情影响,羽绒材料及羽绒制品出口受到阻滞,国内羽绒材料的供应量增加;同时,2020年全国羽绒服产量同比下降,羽绒材料需求量下降。在国内羽绒材料供求失衡的背景下,羽绒产品销售单价整体出现下滑。

  不过,当年古麒绒材的净利润并未下滑,甚至保持高速增长,2020年,公司归母净利润增长了50.75%。

  究其原因,一方面,是原材料价格同步大幅下跌。2020年,公司原料白鹅绒、原料白鸭绒及原料灰鸭绒的采购单价分别下滑了23.04%、40.4%及36.63%。当期公司直接材料成本为3.4亿元,同比下降了4.94%。

  另一方面,是压得极低的期间费用,为古麒绒材节省了不少成本。2020年,公司期间费用仅有2401.24万元,同比下降30.9%。

  其中,销售费用、研发费用分别为95.72万元、358.38万元,同比分别下降60.67%、72.87%。同期销售费用率、研发费用率分别为0.22%、0.81%,远低于同行可比公司均值5.42%、2.18%。

  实际上,古麒绒材的多项期间费用率在报告期内低于行业均值。例如,在销售费用率上,公司各期分别为0.53%、0.22%、0.18%、0.2%,行业均值分别为4.13%、5.42%、3.95%、4.46%;在管理费用上同样如此,古麒绒材分别为1.81%、2.19%、2.03%、2.67%,行业均值分别为5.65%、8.47%、10.2%、8.94%。

  擅长控制成本的古麒绒材也因此拿到了不错的成绩单,报告期内,其归母净利润分别为3581.74万元、5399.33万元、7681.24万元和2771.98万元。

  不过,业绩增长的背后,古麒绒材的净利润含金量却并不高。2019年-2022年上半年,公司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2586.01万元、-4775.19万元、2991.9万元和-4773.27万元,累计为-9142.57万元,可见古麒绒材赚到的利润,并未转化为现金流。

  对于经营现金流为负的情况,古麒绒材解释为下游羽绒制品客户应收账款回款周期相对较长,而上游供应商付款周期相对较短,公司应收账款和存货占用了大量营运资金。

  报告期各期末,公司的应收账款账面价值分别为1.32亿元、1.49亿元、1.55亿元和2.18亿元,2022年上半年应收账款较2021年激增40.65%。同期,应收账款占营业收入的比重分别为28.77%、33.35%、25.98%及42.06%(年化)。

  招股书披露,古麒绒材的下游大客户主要为海澜之家、森马服饰及其旗下童装品牌巴拉巴拉、罗莱生活、际华集团等知名服装品牌。2019年-2022年上半年,公司向前五大客户的销售金额占比在七成左右,集中度较高;2019年,公司仅向海澜之家的销售金额占比就高达57.3%。

  由此可见,尽管古麒绒材与上述中高端品牌建立合作关系,但公司在整个产业链中话语权较低,面临账款难收回的风险,一旦客户回款出现大量逾期,很可能会导致公司资金链紧张,引发流动性风险。

  截止2022年6月末,古麒绒材手持货币资金2112.88万元,较2021年底下降3097.04万元,降幅59.45%。

  内控问题频现,疑涉利益输送

  报告期内,古麒绒材出现多项内控不规范行为,这为其IPO之路埋下不少暗雷。在财务运作方面,古麒绒材存在关联方资金占用、转贷、向非金融机构转让票据等问题。

  据招股书,2019年-2021年,古麒绒材合计向谢玉成和上海新龙成借款11960万元。

  其中,2020年古麒绒材向谢玉成和上海新龙成借款4650万元,而同期还款金额6650万元;2019年古麒绒材向上海新龙成借款4210万元,而同期还款金额4660万元。

  可见,2019-2020年的部分时段里,公司向谢玉成和上海新龙成的还款金额远超借款金额,形成关联方资金占用。

  证监会反馈意见中,要求古麒绒材说明公司与关联方拆借资金的具体原因、向上海新龙成及谢玉成还款的金额超过了借款金额的原因,以及是否存在关联方为发行人承担各类成本费用、对发行人进行利益输送或存在其他利益安排。

  此外,期内古麒绒材存在通过空壳公司南陵县绿叶养鸭专业合作社(下称“绿叶养鸭”)用于银行转贷的情况。

  2019年-2020年,古麒绒材分别将2550万元、3600万元的银行贷款受托支付给绿叶养鸭,绿叶养鸭收到上述贷款资金后转回给古麒绒材,公司通过转贷取得的资金用于采购原材料、经营周转等日常生产经营活动。这一行为遭证监会对其是否存在体外资金循环的问询。

  据悉,绿叶养鸭成立于2008年6月,实缴资本108万元,但该公司除了古麒绒材用来银行转贷外,无实际业务经营,已于2021年1月11日注销。

  为了解决公司经营过程中流动资金周转紧张、提高资金利用效率,古麒绒材还在无真实交易背景的情况下,向非金融机构转让票据进行融资。

  2019年,古麒绒材分别向宣城市友达商贸有限公司、芜湖德盛道路运输有限公司转让票据175万元、4114万元,合计4289万元。

  在用工合规性方面,乐居财经《预审IPO》注意到,2020年,古麒绒材员工数量激增35.9%至106人。招股书中解释称主要为2020年公司将部分符合条件的劳务外包和派遣人员招聘为公司正式员工,导致2020年末公司员工人数增加。

  2019年,古麒绒材曾向忠勤物业购买外包劳务服务和劳务派遣服务,将安保、保洁、厂区绿化等辅助性岗位外包给忠勤物业,同时委托忠勤物业招聘新进车间操作工等一线工人,并在对其进行培训后派遣至古麒绒材。

  其中,劳务外包人数11人,劳务派遣人数25人,占2019年古麒绒材总用工数量的比例分别为10.68%、24.27%,其劳务派遣人数比例远超规定的10%。不过古麒绒材已在报告期内进行规范和整改。

  另外,作为一家劳动密集型企业,截至2022年6月末,公司行政管理人员占比30.77%,接近生产人员占比36.75%,这一结构是否具有合理性有待商榷。

来源:乐居财经

作者:李姗姗

相关标签:

穿透IPO 股市

重要提示: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乐居财经立场。 本文著作权,归乐居财经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在任何公开传播平台上使用本文内容;经允许进行转载或引用时,请注明来源。联系方式:400-606-6969或ljcj@leju.com。

网友评论

相关推荐

古麒绒材内控问题频出,产能利用率下滑仍扩产

安徽古麒绒材股份有限公司于近日披露更新版招股说明书,拟冲刺深交所主板上市。

原创 乐居财经 02-21

古麒绒材IPO:谢玉成父女持股47.58%,坐拥海澜之家等知名客户

安徽古麒绒材股份有限公司于近日披露更新版招股说明书,拟冲刺深交所主板上市。

原创 乐居财经 02-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