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九共享的共享迷局:戈峻向前,卢俊卿退后

原创 <{$news["createtime"]|date_format:"%Y-%m-%d %H:%M"}>  乐居财经 魏薇 17.7w阅读 2024-05-09 10:33

文/乐居财经 严明会

一副无框眼镜,蓝色休闲西服,蓝色牛仔裤,白色衬衣,戈峻温文尔雅,职场精英里的精英。

4月19日,谷雨节气,戈峻以这副打扮出现在深圳——早期奋斗的地方,举行了一场以“再出发”为主题的个人演讲会。

在长达近30年的职业生涯里,戈峻至少有四次重要的“出发”,从英特尔、苹果公司、英伟达,再到天九共享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简称“天九共享集团”)担任CEO,光鲜的履历,令人艳羡。

很多人不解,一个曾在多家跨国公司担任核心高管的人,为何会选择了一家中国民营企业,甚至说是一家名不见经传的服务型企业。

中国有句老话,宁做鸡头不做凤尾。在天九共享集团,董事局主席卢俊卿对他的赋权甚大。

此番戈峻的个人演讲,天九共享集团就投入了一笔不菲的资金。即便演讲结束半个月了,“戈峻说”视频号还在不断释放出精彩的花絮,以求长尾效应。

这几年,戈峻已成为天九共享集团的新代言人,频繁接受访谈、登台发言等,卢老板甘居幕后。天九共享集团官网上,至今还能依稀看见卢老板曾经高调的印迹。

在移动互联网时代,打造个人IP大势所趋,360周鸿祎、新东方俞敏洪等皆如此,但举办个人演讲会比较罕见——吴晓波、罗振宇等大V除外。

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戈峻演讲的背后,是天九共享集团自成体系的商业逻辑,一个大数据驱动的企业家资源共享平台。

它要占领中小企业主们的心智,戈峻的人设是为关键。

从老板到CEO的个人IP

百度的搜索很给力,输入“戈峻”,别无他人的信息。

戈峻的百度百科很长,详细记录了他的教育背景、重要贡献、主要荣誉、出版图书、期刊杂志和报道等。

他的履历,十分完美。

从2019年加入天九共享集团之后,戈峻频频在公开场合露面,首提“双减半”愿景,在胡润榜活动上致开幕词,出席首届全球共享经济论坛和阿联酋国际投资年会,受邀出席江苏发展大会、举办公益讲座等等,无论科技创新、企业出海、财富传承等话题,皆侃侃而谈。

他早已不是那个苹果公司全球副总裁,而蜕变为民营企业界的明星,乃至导师级人物。“主要荣誉”一栏里,戈峻有诸多大奖傍于一身。其中,戈峻在2020年12月荣膺“2020中国经济年度人物”——不是新浪财经主办的那个。

戈峻的话,充满正能量,也很正确。“我认为经济的韧性就是企业的韧性,更是企业家的韧性。”“民企应激发内生动力,以新业态、新模式、新动能为核心构建‘新民企’”,等等。一些中小企业老板,就很喜欢听这些放之四海而皆准的道理。

打造个人IP,戈峻和他的老板卢俊卿如出一辙。

在天九共享集团的“核心团队”里,卢俊卿无疑是最抢眼的哪一个。他的个人照片占据最大的篇幅:大笑、头发精细打理、戴着红围脖,旁边还放了一张“老板码”名片。扫入后,可以看到他的邮箱、地址,包括所从事的行业:新一代信息技术。

卢俊卿把自己定位成企业管理专家、国际慈善家,并晒出了“社交、著作、诗文、故事”,包括自己撰写的“卢氏志舍成功学”,可通过电子杂志翻阅。他把卢氏成功定律,浓缩为一副对联。上联:大志小成,小志小成,无志不成;下联:大舍大得,小舍小得,无舍不得。

他的履历很简略,但要点突出:1962年生,四川人氏,10年从政,28年经商,是一位从农家子弟到总统座上宾的传奇人物。

总统的确是他的座上宾。天九共享集团董事局有11位共同主席,其中五位由外国政要担任:塞尔维亚前总统鲍里斯·塔迪奇、哥斯达黎加前总统何塞·玛丽亚·菲格雷斯、比利时前首相伊夫·莱特姆、奥地利前总理维尔纳·法伊曼、黑山共和国前总理伊戈尔·卢克希奇。他们有的也是天九共享集团旗下产品的代言人。

一个有多国总统朋友的老板,加上一个在多家全球科技巨头担任高管的CEO,为天九共享集团加分不少。

但IP也是一柄双刃剑,卢俊卿的女儿卢星宇曾遭遇了“卢美美风波”,她24岁就当上了“中非希望工程”执行主席兼秘书长,引发了一场舆情事件。

央视《经济半小时》2011年11月26日播出节目“灰色的慈善”, 质疑世界杰出华商协会及卢俊卿父女。此后,有媒体人在微博上号召“被骗世华会会员赶紧找卢主席退钱”,再次将卢俊卿父女推到了风口浪尖。两天后,卢星宇连续发布多条微博喊“冤”。

那件事之后,卢俊卿很少公开露面了。戈峻2019年加入后,卢俊卿把他推到了天九共享集团的前台。

圈粉与变现的商业闭环

关于天九共享集团,很多人看不懂,看不懂它的商业模式。

它在官网是这么介绍的:“一个大数据驱动的企业家资源共享平台,业务遍及国内外40多个城市”。业务涵盖加速业务和消费业务两大体系,组织架构包括开发集团、康老板健康科技集团、平台集团、数字科技集团、网络科技集团、通航集团、锦上科技集团和国际集团。

先来看加速业务。它有创新企业加速引擎、天九老板云、中国企业家合作大会、全球新经济商机共享大会等四项。其中,关于中国企业家合作大会和全球新经济商机共享大会的内容,网络信息只更新至2020年10月24日和2020年4月28日。天九老板云是一款APP,是给企业家用的信息合作平台。

在创新加速成果里,有3家独角兽企业放在显耀位置,中商惠民、睿至科技和深兰科技,分别标出估值为100亿人民币、100亿人民币和10亿美元。据查,中商惠民在2023年成为被执行人,旗下中商惠民科技集团有限公司至少有两笔共计876万股权数额被司法冻结;企查查显示,睿至科技为被执行人,被执行金额高达1.98亿元。

此外,它还列出37家创新加速成果的项目。至于天九共享是如何为这些企业加速的,没有细说。“通过线上线下平台深度链接新经济企业与传统产业,为新经济企业加速增长提供市场拓展、营销推广等解决方案,同时帮助传统企业快速实现转型升级。”

再来看消费业务。它主要包括康老板、康小虎、红顶鹿、天九通航和天九电商五大板块。

康老板和康小虎属于一类,主要是为客户提供健康养生产品。康老板主要是卖空气、饮水、食物、睡眠和运动五类养生产品,例如:破壁灵芝孢子粉、碳酸泉温泉机、智能氢氧机等。康小虎主要卖按摩元气垫、四合一元气护眼仪等产品。红顶鹿则是一个定制服装品牌。它们的业绩怎样,没有披露数字。

天九通航是提供“共享公务机”、“共享直升机”、“共享载人智能无人机”、“通航康养小镇”等产品及项目服务。

天九电商旗下有两款产品,红促宝小程序(积分兑换平台)和互助购APP,其中互助购APP上的产品不多,主要是卖酒(只有9款)、家电(只有12款)、手表首饰(只有2款)、家居百货(只有17款)、数码用品(只有3款)和美妆个护(只有4款)。它们隶属于天九共享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企查查显示,这家公司正在进行备案注销,股东包括天九共享集团和自然人李忠和,分别持股90%和10%。

从整体上看,卢俊卿的共享业务逻辑是:一边通过搞企业活动,把用户拉到老板云APP上进行交互,产生合作机会;一边圈住这些高净值人群,让它们在天九共享平台上消费,消费养生产品、租赁飞机等,从而实现商业上的闭环。

弄清了天九共享的商业逻辑,就不难理解从卢俊卿到戈峻倾力打造个人IP的原因,包括请一批国外政要担任共同主席和站台。

从商30年,卢俊卿很聪明,他设计了一个很“美好”的商业理念。

五大员工持股平台退出迷局

在世界顶尖科技企业任高管之后,为什么戈峻愿意委身天九共享集团呢?

“天九共享集团是一家潜力无限,有望改变中国、改变商业、改变创意、改变企业家的企业。”玻利维亚前总统豪尔赫基罗加在戈峻演讲预告中如是说。或许,卢俊卿的理念真的打动了戈峻。

当然,卢俊卿也给出了十足的诚意。

据查,截至目前,在天九共享集团的股东里,戈峻个人持股4.028%,与卢俊卿的女儿卢星宇、儿子卢泰宇的持股一样,足见卢俊卿下了血本。在2020年9月,戈峻个人的持股还仅为1.4585%。

天九共享集团成立于2010年8月,法人张军,共有16位股东,除了戈峻和卢星宇、卢泰宇之外,其中卢俊卿持股27.9387%,北京凌阅企业管理中心(有限合伙)持股27.4368%——卢俊卿持股5.3341%,李忠和持股8.1063%、卢吕贵持股7.0666%、刘勇持股4.8420%。由于卢俊卿为凌阅企业的执行事务合伙人,他个人对天九共享集团的控制权超过54%。

但十分蹊跷的是,在2024年1月25日,天九共享集团出现了一次较大的股权变动,天九幸福贰号、天九正启企业、天九正丹企业、天九幸福叁号、天九幸福肆号等五个员工持股平台持有天九共享集团7.32%股权,全部落入卢俊卿的口袋。

在此之前,天九共享集团共有21个股东:天九幸福壹号持股(后更名为“凌阅企业”)27.4368%,卢俊卿持股20.6144%,监事会主席李忠和持股8.1063%,董事卢吕贵持股7.0666%、董事刘勇持股4.842%、戈峻持股4.028%、卢星宇持股4.028%、卢泰宇持股4.028%、文齐国持股3.3701%、天九幸福贰号持股2.4977%、董事韩薇持股2.4974%、天九正启企业持股1.8918%、卢冠霖持股1.8797%、西藏珠穆朗玛集团有限公司持股1.8529%、天九正丹企业、天九幸福叁号、董事乔振杰持股1%、董事周忠华持股0.6713%、董事李胜峰持股0.6713%、董事徐浩然持股0.5838%、天九幸福肆号持股0.4041%。

这21个股东里面,包括6个员工持股平台和14个自然人持股和外部战投企业西藏珠穆朗玛集团,共同主席才旺扎西是西藏珠穆朗玛集团大股东。除了天九幸福壹号,其余5个员工持股平台都是2016年1月之后陆续出现在股东行列的。甚至在2024年1月8日,天九幸福肆号一并退出了天九幸福壹号的持股。

换句话说,在2024年初,卢俊卿将之前8年内陆续释放出去的员工持股全部收回了,这至少涉及200多人核心高管与骨干的利益。关于员工持股计划,有两种可能,一是卢俊卿个人出钱回购,二是剥离优质资产上市,兑现原来的员工持股计划。

为了诠释天九共享集团的“共享”理念,卢俊卿曾在一次演讲中说:“除了老婆和牙刷,未来什么都可以共享。

相关标签:

进深

重要提示: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乐居财经立场。 本文著作权,归乐居财经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在任何公开传播平台上使用本文内容;经允许进行转载或引用时,请注明来源。联系请发邮件至ljcj@leju.com,或点击【联系客服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