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荣斌撤后,杨惠妍在合富埋了两枚棋子

原创 <{$news["createtime"]|date_format:"%Y-%m-%d %H:%M"}>  乐居财经 范慧茹 13.5w阅读 2024-06-15 08:19

文/乐居财经 范慧茹

所谓人生,或许就是在不停地告别,再不停地相遇。

正如当初碧桂园的“双斌”合体,一同加盟合富辉煌,如今两人又再次分别,各奔前程。

5月的最后一天,朱荣斌又一次挥别了自己的职业经理人生涯,留下昔日“战友”高斌独自前行。

正当行业感慨朱荣斌这位明星职业经理人挂冠而去时,聚光灯之外,高斌这位80后地产精兵,正默默坚守在合富辉煌战线。正如他当时跟随碧桂园,从校招生到区域总裁。

去年5月24日,朱荣斌获委任为执行董事及董事会主席;高斌获委任为执行董事及总裁。彼时两人被看作是碧桂园牵线安插在合富辉煌的老将。

当时,碧桂园服务已先后增持合富辉煌股权至25%,成为了第二大股东,所以对于这一人事任命,市场并没有太多意外。

“双斌”入职后,也的确体现出了“自己人”的优势,在任职仅22后,碧桂园就送来了一份“厚礼”。根据当时订立的框架协议,碧桂园合作开发项目引入外部商业代理公司时,合富辉煌将优先参与物业代理。同时,合富辉煌的网上平台将作为碧桂园营销业务的渠道。

合富辉煌与碧桂园的绑定还在进一步加深。年底,碧桂园服务继2022年11月增持至25%后,又抛出了收购10.63%股权的计划,有望升至大股东之位,但最终没能成行。

收购叫停不久,朱荣斌便离开了合富辉煌,对于这一时间节点,市场多用“微妙”一次评价,而没有点名的内心独白或许是认为朱荣斌带着任务来,任务终止而去。

进一步的增持计划虽已终止,但好在高斌还在留任。与此同时,碧桂园服务借助朱荣斌此次离任的时机,将自家的执行总裁黄鹏,安插进了董事会之列,担任合富辉煌的非执行董事。

回首望去这一年时间,尽管二度增持计划叫停,杨惠妍却已顺利完成了两位董事的入局,其中,高斌作为总裁主要负责执行集团的管理及业务发展。

高斌与黄鹏的新组合

高斌与黄鹏的地产+物业端人才组合模式,一定程度上,有助于进一步打通碧桂园服务,房产经纪业务与社区物业服务的沟通链接。

41岁的黄鹏与高斌年纪相仿。黄鹏现为碧桂园服务的执行总裁兼首席财务官,要负责碧桂园服务的新战略孵化业务,如城市服务、商业管理服务、三供一业、房产经纪业务、资产管理等新业务的实施及管理、财务管理及重大投资管理事宜。

在房地产行业,高斌虽没有前辈朱荣斌资历深厚,但是他从校招生身份一路摸爬滚打的职场奋斗经历,却依旧被人们所津津乐道。

2007年,高斌从中南财经政法大学硕士毕业后即进入碧桂园,先后担任碧桂园营销中心营销总监、董事长秘书等职务。2015年至2023年,又历任碧桂园上海地区、湖北西部地区总裁。

曾担任过杨惠妍助理的他,也被深深打上了“碧桂园”的烙印。他的职业生涯中,在上海的奋斗历程,算得上是浓墨重彩的一笔。

据媒体报道,2015年,碧桂园刚刚成立上海区域公司,高斌孤身一人前往上海,他用了不到半年的时间,看遍了上海的所有楼盘,再用两年时间组建好团队,不到一年半时间,在上海拿下17个项目。

成立第二年,上海碧桂园便实现了40亿元的销售业绩,这对一个刚刚成立的区域公司而言,殊为不易。高斌的领导能力和独到了战略眼光或许正是杨惠妍看重的一点,将其委派到合富辉煌足可见对其信任。

合富辉煌业绩帮“倒忙”

“预期收购事项将通过促进并加强本集团与目标集团的未来合作及优势互补,令本集团得以加强其房地产经纪业务及物业增值服务的发展。”收购初期,碧桂园服务就坦言看上了合富辉煌的房产经纪业务。

事实上,碧桂园服务在该业务板块已经花了不少心思。

2014年,其成立房产经纪部门碧桂园服务租售,专注社区二手房买卖及租赁业务。2021年1月,碧桂园服务租售全面升级,“有瓦”品牌诞生。

除了自有品牌,碧桂园服务还通过各种合作形式结交盟友。

2021年8月,碧桂园服务与世纪宏图签署战略合作协议,世纪宏图是一家位于武汉的房地产经纪公司,双方表示将共同开发社区内的房产经纪业务。

在存量市场下,碧桂园服务正在做大社区蛋糕,支起社区增值服务的增长曲线。但眼下,房产经纪业务却是一块儿难啃的骨头。

随着行业调控与地产下行,当前的市场行情依旧低迷,伴随着房企“去渠道化”等大背景,房地产代理商的压力也同样不小。

根据合富辉煌2023年年报,其物业代理业务覆盖全国超过50个大小城市,代理项目超过900个,二手分行数目约110间。

与2022年相比,它已经出现了较大幅度的收缩。2022年底的数据显示,其物业代理业务覆盖全国超过80个大小城市,代理项目超过1100个,二手分行数目约160间。

合富辉煌报告显示,2023年其营业额约为12.95亿港元,同比下跌约15%,而股东应占亏损为约5.31亿港元。若以碧桂园服务25%的投资权益来算,碧桂园服务应占亏损约1.33亿港元。

合富辉煌虽未纳入碧桂园服务的合并报表,但是采用权益法入账的应占投资业绩,依旧影响着碧桂园服务的净利润。

2023年,碧桂园服务“采用权益法入账的应占投资业绩”一项亏损5092.1万元,而上一年同期则盈利3442.5万元。仅从净利润贡献来看,合富辉煌似乎帮了倒忙。

2023年合富辉煌亏损有所收窄,但尚未实现扭亏为盈。自2021年以来,合富辉煌已经连续第3年亏损,2021年和2022年,其归母净利润分别亏损5.45亿港元、5.8亿港元。

而这或许也是碧桂园服务叫停进一步收购合富辉煌的原因。彼时,碧桂园服务已经陷入了对地产关联方的应收款大额计提泥潭,净利润大幅缩水。

相关标签:

物业K线

重要提示: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乐居财经立场。 本文著作权,归乐居财经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在任何公开传播平台上使用本文内容;经允许进行转载或引用时,请注明来源。联系请发邮件至ljcj@leju.com,或点击【联系客服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