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地变奏曲

原创 <{$news["createtime"]|date_format:"%Y-%m-%d %H:%M"}>  进深News 曾树佳 7.0w阅读 2021-10-09 19:52

文/乐居财经 曾树佳

开发商向来擅长曲线扩储,如今大环境收紧,在土拍市场之外寻找“粮草”,更已成为了他们的必备技能。

在拿地的过程中,有的房企甚至跨过了业内企业之间的收并购,展现出非典型的拿地操作。不久前龙湖拿下中公教育旗下地块,近来新城商业并购浙文影业集团位于张家港塘桥镇部分项目,都是此类。

国内的许多行业,如教育、影视等,都在进行不同程度的变革和收缩,当一方需要回笼资金时,行有余力的房企便能趁机入手,从激烈的地产角力场中暂时摆脱,获得一些土地使用权,跨界“取暖”。

在地产圈内,跨界拿地已成常态。兵马未动,粮草先行,土储即意味着未来,大部分的企业还是在根据自身的情况,遵循着不同的拿地策略,在多元化扩储中不断探索。

非典型拿地

由于“双减”政策的出台,教育行业的发展逻辑也在重塑,在线下培训机构纷纷关停的大背景下,中公自今年一季度以来股价持续跌落,净利润现金流为负。此次出售北京昌平七里渠限竞房用地,有维持流动性的考量。

该地块为中公教育于去年年底以30.05亿元摘得,龙湖将支付5100万元受让其51%股权,并投入13.8亿元用于偿还中公未来买地向中公教育借的款项,由龙湖方开发其中的住宅地块。

另一边,9月底新城商业也从开展纺织与影视业务的浙文影业手中,以5.87亿元的价格,接下了张家港市高新区(塘桥镇)花园村不在拆迁范围内的26.51万平方米工业房产、公租房房产,及16.74万平方米土地使用权。

企业运营向来讲究“以正合,以奇胜。”除了常规的拿地方式之外,能另辟蹊径从其他领域补充弹药,也不失为一种策略。

而地产延伸的领域较广,往往将其冠以“教育”“产业”“文旅康养”等前缀,就形成了一个新的范畴。近年来,房企在业务多元化的过程中,也能从中受益,获得不少的土储。

比如两年前,孙宏斌也曾将云南城投集团旗下,主营会展业务的环球世纪及时代环球各51%股权揽入麾下的文旅板块,交易价格约152.69亿元。交易完成后,环球世纪及时代环球成为融创的间接附属公司。

彼时,标的资产持有位于成都、武汉、长沙、昆明等城市共开发18个项目,总建面约为3071.6万平米,可售建面约为2771.6万平米,约占总建面的90%,而未售建面约为2390.1万平米。借此,融创得到了一次丰厚的补仓。

荣盛发展此前也常有签约田园综合体、产融新城、物流园的动作,在项目划定的范围内,它有较大的土地运营空间。2019年初,它还宣布收购廊坊市安次区两金属生产企业的股权,并获得约1816亩土地。

华夏幸福在爆发流动性危机之前,也屡有签约产业新城PPP项目的公告传出,这源于它的发展模式。立足于产业项目,它可以与城市共成长,开发住宅并收取产业园的运营费用。

此外,部分钟情造车的开发商,偶尔也能从中获得一些生产用地;而商业地产容易与传统地产形成联动效应,TOD模式更是一种新“蓝海”,这些都是他们曲线扩储的体现。

“倒逼”多样扩储

尽管拿地的通道有千万条,但房企最为聚焦的还是招拍挂。不过,当下的调控是全方位的,除了拿地销售比不能超过40%的规定之外,集中推地的规则也不断细化。

相比于第一次推地,第二次推地继续增添了一些稳地价、稳房价的细则。比如降低土地溢价率上限、新加入“竞品质规则”、部分地块不允联合竞拍或合作开发、竞买人准入资格更严格等。

资金与拍地门槛等因素的叠加,导致近期除了深圳之外,青岛、济南、成都、苏州、广州等城市的土拍市场,表现都较为平淡。

以一线城市广州为例,该城市推出48宗地块,最终成交23宗,土拍两日的流拍率分别为33.3%、70.8%;总体平均溢价率仅为1.5%,总揽金约569.4亿元,比首批集中供地下滑幅度达到37.2%。

有数据显示,今年前9月,前百强房企拿地总额21456亿元,同比下降9.8%,门槛值为54亿元,与去年同期62亿元相比下降8亿元。而前百强房企招拍挂权益拿地总额占全国300城土地出让金的比例为53.5%,与前8月相比下降了1.3个百分点。

现阶段,招拍挂的市场空间,更多是留给了流动性充裕的房企,如中海、华润、龙湖等都能在拿地中收获颇丰。而有些开发商则更迫切地寻求多样化拿地,降低扩储成本。

但作为拿地主要方式之一的收并购,眼下的热度也不高。

今年上半年,收并购市场仍处于风起云涌的状态,发起的百亿大单并不少,但真正落槌的却少之又少。下半年,黑石停止要约收购SOHO中国股权、融创终止与万达酒店发展21家酒店的管理协议……并购之风似乎没有强劲吹起。

中海曾做出判断,很多并购标的“质量较低”,因为很多卖家往往都资不抵债,负债过高,而很多项目也都是高价项目,风险很大,中短期难以现金流兑现和盘活,所以公司会非常谨慎选择。

归根结底,房企逐渐看清了收并购潜藏的风险,生怕碰上烫手山芋,被拖入泥潭,因此更加如履薄冰。

唯有旧改一途,常被开发商提及。今年的中期业绩会上,多家房企都提到了自身的旧改战略与成果。比如奥园,其计入城市更新项目后的总货值约13482亿元,远超于实际土储总货值的5939亿元;而佳兆业也预测未来1-2年转化货值为1420亿元。

只是旧改的周期都比较长,如果房企们全寄托于城市更新,也不太现实。因此,旧改之外的其他非常规的拿地方式,如上述的跨界、TOD、文旅拿地方式,也在同时进行着。

策略不同

行业利润率的下降,要归根于前两三年拿了贵地,如今到了结转周期,就体现在了财报上。基于资金、利润的考虑,开发商们无论采取什么样的拿地方式,都更加严格遵循着自身的投资策略。

比如,中海以公开市场为主,坚持高能级城市核心地段,继续坚持三个主流的发展策略,更加重视高能级城市,核心地段的土地获取,坚守投资刻度,要求合理的回报。

颜建国曾表示,上半年总的来看拿地比预期稍微少了一点点,但是投资纪律重要过拿地本身,不会为买地而买地。公司会发挥资金优势,在公开市场以频率和概率获取优质土地。

华润置地则表示,现在市场上确实出现了很多的投资、收并购的机会,但面对这样的市场环境,它采用的策略应该是广泛接触,但谨慎获取。

保利置业原则上仍然侧重在长三角、大湾区和一些重点的省会城市,其他城市要看项目的情况,补充有确定性利润、高周转的普通住宅项目,确定性利润未必利润率高,但是收益须比较确定。

此外,表示投资谨慎,入股合作和TOD多元化拿地的世茂,全面转向城市更新的富力,聚焦北上广深的合生创展,管理半径逐渐减小的中骏,以及享受城镇化红利继续开拓一至六线市场的碧桂园,均各有所向。

阳光城集团执行副总裁吴建斌曾指出,三道红线是一个分水岭,以前是债推着企业发展,现在是以经营现金流管理来推动企业发展,这个变化是巨大的。

三道红线对地产行业意义很大,三年以后还活着的房企就会有很多机会。他预判未来三年很多公司会遇到非常大的困难,一定要认真应对处理。

而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困难之大,首先要属土储问题的解决,粮仓是否充足,决定了房企的续航能力。因此,如何多渠道、低成本获取土储,已是横亘在开发商面前的一道考验。

来源:进深News

作者:曾树佳

相关标签:

进深

重要提示: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的立场和观点,并不代表乐居财经的立场或观点。 本文著作权,归乐居财经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在任何公开传播平台上使用本文内容;经允许进行转载或引用时,请注明来源。联系方式:400-606-6969或ljcj@leju.com。

网友评论

最新文章推荐

原创 乐居财经 刚刚

进击的蜂巢能源

当养蜂者取蜜时,他们会破坏掉整个蜂巢才能获取蜂蜜。

原创 乐居财经 12-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