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企违约,投资者收获了一个歉意

<{$news["createtime"]|date_format:"%Y-%m-%d %H:%M"}>  地产K线 魏薇 5.0w阅读 2022-05-13 08:59

 

文/乐居财经 魏薇

 

在房地产行业的至暗时刻,活下去比躺平难得多。

 

去年,孙宏斌曾放言:“除了我们以外都有可能暴雷。”然而,当时的他似乎低估了融创所面临的困难。

 

5月12日早间,融创中国发布公告称,公司发行的2023年10月到期7.95%优先票据项下一笔金额为2947.86万美元的利息已于2022年4月11日到期应付,公司有30天宽限期支付利息。截至公告日,宽限期已届满而公司未能于届满前支付有关款项。

 

同时,融创另有三笔票据利息分别于4月19日、4月20日、4月26日到期应付,合计7527万美元,均有30天宽限期支付利息。截至公告日,融创尚未支付相关款项。


算下来,四笔债券未支付的利息已达10474.9万美元。

 

由于未在宽限期内支付2023年10月票据到期应付利息,可能将导致2023年10月票据的持有人要求公司立即支付本金和应计利息。截至公告日期,2023年10月票据的未偿还本金为7.416亿美元。

 

违约已经发生,但以孙宏斌不服输的个性,融创不可能就这样躺平。为解决此次的流动性问题,融创已委任华利安诺基(中国)有限公司为财务顾问,协助评估集团的资本结构及流动性状况,探索所有可行的方案以解决当前阶段性流动资金问题。

 

融创中国表示,对于无法保证如期履行债务义务向债权人致以诚挚的歉意,希望债权人给予集团一定的缓冲时间去解决目前阶段性问题。


融创的策略是以时间换空间。早在3月25日,融创就发布公告称,公司面临阶段性资金压力,无法筹措到足额的兑付兑息资金,为解决“20融创01”债券带来的债务危机,孙宏斌甚至押上了个人身家,将债务成功展期。

 

对于还债,融创的态度一向坚决,行动也从未停止。去年开始,融创积极采取了包括促进销售回款、处置资产、股权融资及控股股东无息借款等措施,保证了自身流动性平稳。

 

2021年,融创并未出现暴雷事件,全部债务均及时偿付,总计超过200亿元;2022年1月,融创还提前偿还了债券“16融地01”,以及到期兑付的ABS,两笔合计约42.5亿元。

 

尽最大努力化债

 

造成违约的原因是多方面的。

 

一方面,融创的销售“粮仓”主要位于长三角区域、西安等核心一二线城市,但疫情的爆发使得融创的整体销售金额下降,三、四月合同销售金额同比大幅下降约65%,加重了现阶段的流动性压力。截至2022年4月底,融创中国累计实现合同销售金额约859.3亿元,同比减少约49.75%。

 

另一方面,进入2022年以来,融创的融资情况并未得到明显改善,叠加国际评级机构对公司评级的大幅下调影响,融创此前为应对3月份及第二季度流动性需求所推动的专项融资、资产处置等资金方案难以落地,也直接影响到了此次美元债息的正常兑付。

 

融创表示,将与债权人保持积极的沟通,同时将依托坚实的资产质量和业务竞争优势,保持项目建设运营稳定,并继续尽最大努力采用促进销售回款、处置资产、寻求债务展期及引入战略投资者以提高本集团的信用状况等方式解决当前阶段性流动资金问题。

 

为了避免违约,融创可谓是拼尽全力。去年10月以来,融创通过促进销售回款、处置资产、股权融资及控股股东孙宏斌无息借款等措施,回笼资金约400亿元。

 

但偿债缺口依然存在,更多的项目不可避免得被摆上货架。有消息称,5月10日,融创中国正在和深圳地铁、万科集团洽谈出售位于深圳的冰雪文旅城项目51%股权事项。

 

2020年11月23日,融创和华发股份以127.1亿的价格拿下了深圳的冰雪文旅城项目所在地块,融创占据了51%的股权。这也是融创在深圳的首个项目。

 

除了稳定经营、通过债务展期解决债务问题之外,融创还希望通过引入战投的方式加速改善公司的整体信用状况,快速恢复融资能力,重新进入良性发展轨道。

 

老板压上身家

 

今年4月初,融创成功展期了一笔公募债。根据公告,“20融创01”债券本金兑付时间调整为自2022年4月1日起的18个月内付清本期债券全部本金,方案以82%的高票获得通过。

 

展期来之不易,这背后有三项增信措施的加持。包括融创旗下青岛阿朵小镇及郑州中原文旅城两处项目也被作为展期的增信保障,前者是融创文旅的明星项目之一。

 

不仅如此,孙宏斌亲自上阵,为该笔债券提供了不可撤销的连带责任保证担保,担保范围包括债券本金、利息、罚息、违约金及中信建投证券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受托管理人”)为实现债权而发生的所有其他费用。保证期限为自主协议项下的债务履行期限届满之日起两年。

 

也就是说,若融创还不上这笔钱,孙宏斌个人将为“20融创01”债券买单,支付全部本金和利息。该债券的票面利率为 4.78%,两年所需支付总利息为3.824亿元。算上40亿本金,孙宏斌共需承担43.824亿元。

 

这不是孙宏斌第一次为融创“输血”。2021年11月,孙宏斌向集团提供4.5亿美元无息借款资金,折合人民币近29亿元,以补充公司现金流。

 

两者加在一起,孙宏斌共计为融创押上了73.8亿的身家。

 

去年下半年以来,债务违约的房企不在少数,但除孙宏斌外,在诸多提出债务展期的房企中,仅有阳光城林腾蛟等极个别的房企老板亲自出面,为债务提供连带担保。

 

另外,自恒大危机爆发以来,许家印通过个人财产的抵押和变卖,已累计向恒大注入了超过70亿元的资金。

 

在房地产市场整体信心不足的当下,部分大型房企在尚且安全的情况下开始主动“护盘”。今年以来,包括碧桂园、新城、旭辉等在内的多家房企高管自购公司债券,不仅向外界传达了信心,也有利于债市的稳定。


本文著作权归乐居财经所有,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往期内容回顾↘️

金科有两个势头“没变” | 年报风云(135)

房企“出表”记

房企业绩“大洗澡”阳谋

贝壳回港,“彭永东 单一刚”共治格局浮出

王祥明摆渡,李欣上岸

来源:地产K线

作者:魏薇

相关标签:

地产K线

重要提示: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的立场和观点,并不代表乐居财经的立场或观点。 本文著作权,归乐居财经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在任何公开传播平台上使用本文内容;经允许进行转载或引用时,请注明来源。联系方式:400-606-6969或ljcj@leju.com。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