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利率高得蹊跷,联翔股份招股书被质疑造假

原创 <{$news["createtime"]|date_format:"%Y-%m-%d %H:%M"}>  乐居财经 李礼 5.0w阅读 2022-05-13 19:43

  文/乐居财经 李礼


  号称“中国墙布第一股”的联翔股份上交所主板IPO已于5月10日进行了网上申购。


  招股书显示,2019-2021年,联翔股份实现营业收入分别为2.98亿元、2.54亿元、2.79亿元;归母净利润分别为8548.84万元、6375.95万元、6704.67万元。营收呈“V”字走势,2021年走高,但仍低于2019年。


  收入、净利均在回温,不过,旗下成立8年的子公司在亏损,经销商的经营情况披露得较少;近三年,联翔股份的销量和价格都在下降,但毛利率接连走高,且最高时高出同行25个百分点。


  有意思的是,作为家族企业的联翔股份,2018年以前,卜晓华和陈燕凤手握公司经营大权,不过2018年10月,招股书宣称,陈燕凤不在担任公司副总职务。但多个公开报道显示,直到2020年,陈燕凤都还是联翔股份的副总,并且有利用公司赚取个人利益之嫌。


  变相瓜分公司利益


  联翔股份目前主要从事墙布的研发、设计、生产与销售业务,同时兼具部分窗帘等室内家居装饰用品的研发、生产、销售业务,以及室内整体家装工程业务。


  联翔股份成立于2004年。成立之初,卜晓华、陈燕凤各持有50%的股权。到2016年,卜晓华、陈燕凤分别持有64.71%、35.29%的股权。


  经过一系列股权腾挪之后,前四大股东为卜晓华、上海森隆、卜嘉翔,分别持股54.04%、10.13%、9.65%、9.65%。而曾经的第二大股东陈燕凤持股比例变更为0.48%。



  在股东阵容中,德华兔宝宝于2020年9月出资3627万元,成为联翔股份第七大股东,持股3.50%。


  据招股书,卜晓华、陈燕凤二人于2019年3月离婚,但陈燕凤参与着公司的经营。在联翔股份的发展过程中,陈燕凤担任公司董事、副总经理,主要整体负责公司最重要的销售工作。


  二人离婚后到2020年3月之前,陈燕凤存在利用公司生产环节所谓的“边角料、残次品”在公司外部加工成手提包、旗袍、抱枕等用于赠送经销商或收取部分费用的情况,以及收取部分经销商样册费用及培训费用等情况。


  虽然联翔股份在招股书中宣称,从2018年10月后,陈燕凤便不在担任公司副总职务,然而根据多项公开报道却显示,一直到2020年时,陈燕凤都还是联翔股份的副总,还利用公司赚取个人利益,同时其弟弟陈叶凤依然担任联翔股份董事、副总职务。


  蹊跷的高毛利率


  联翔股份的高毛利率颇为蹊跷。2019-2021年量价齐跌,但毛利率却接连走高。


  联翔股份产品销量和价格都是呈下降趋势,三种主要产品独画刺绣墙布、循环刺绣墙布和提花墙布,2018年的价格分别为590.32元/米、234.22元/米、97.71元/米,2020年,其价格已分别下降至467.36元/米、231.41元/米和72.14元/米。独画刺绣墙布销量从2019年的7.53万米下降至2020年的6.56万米,其循环刺绣墙布销量更是从2018年的27.16万米下滑至2020年的6.68万米。


  价格和销量都在下降,而毛利率却比同行业公司越来越高。


  招股书显示,联翔股份的主营业务产品的毛利率呈下降趋势。2018-2021年上半年(以下简称报告期内),联翔股份主营业务的毛利率分别为52.21%、53.26%、49.07%和47.61%;其中,墙布产品的毛利率分别是53.19%、54.29%、49.98%、49.28%。



  与选取的两家对比公司玉兰股份和上海天洋比较来看,玉兰股份主营业务的毛利率是42.46%,44.21%,34.87%和31.31%,联翔股份的主营业务毛利率却远高于玉兰股份9.75、9.05、14.2、16.3个百分点,毛利率之差呈增加的趋势,也就是意味着,联翔股份和玉兰股份比较,主营产品毛利率差距越拉越大,明显不符合行业发展的趋势。


  与另一家企业上海天洋对比,毛利率差距更大,差距数值达到25.04、25.23、18.91、21.47,属于同一个行业,在原材料价格相差无几的情况下,联翔股份的毛利率远高于同行。





  事实上,在近期的IPO审核过程中,毛利率偏高的公司容易受到发审委委员们的重点关注,有的公司甚至因为毛利率高于同行而被否决。


  尤其对于在主板上市的公司来说,由于过去长时期对这些公司IPO的利润要求,导致某些IPO公司为了利润达标而不惜在利润指标上造假,而造假的手法之一就是拔高产品的毛利率。也正因如此,高毛利率就被一些业内人士视为是造假的征兆。有投行甚至将毛利率异常称为是财务造假的第一征兆。


  仅有两家子公司均在亏损


  随着联翔股份的销量和价格呈下降走势,其在手现金也同样下降。


  2021年联翔股份的货币资金为1亿,同比减少18.03%。其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6089.31万元,同比下降34.36%;投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和筹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均为负值,分别-2269.15万元、-2020.73万元。


  另外,联翔股份的研发投入与同行公司的研发投入相比并不突出。报告期内,联翔股份的研发投入金额分别为775.37万元、1070.04万元、1027.19万元和559.38万元,研发投入占比分别为4.89%、3.74%、2.49%和2.98%,同期上海天洋的研发投入占比分别为3.09%、2.8%、3.13%和3.66%,同期平均值分别为3.99%、3.27%、2.81%和3.32%。


  值得注意的是,联翔股份的仅有两家子公司领绣家居处于亏损状态,成立了近8年的子公司还没有实现盈利。领绣家居成立于2014年12月,2020年和2021年上半年该子公司的净利润分别为11.51万元和-283.87万元。


  另一家子公司领绣传媒成立于2020年,2020年和2021年的净利润分别为-11.8万元和-6.21万元。

来源:乐居财经

作者:李礼

相关标签:

家居K线

重要提示: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的立场和观点,并不代表乐居财经的立场或观点。 本文著作权,归乐居财经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在任何公开传播平台上使用本文内容;经允许进行转载或引用时,请注明来源。联系方式:400-606-6969或ljcj@leju.com。

网友评论

最新文章推荐

三雄极光股东张贤庆解质押800万股,占总股本2.86%

5月19日,三雄极光(300625.SZ)发布公告称,公司持股5%以上股东张贤庆将所持有公司的部分股份提前办理了解除质押手续。

原创 乐居财经 刚刚
原创 汽车V线 刚刚

飞凯材料:暂不提前赎回“飞凯转债”

5月19日,飞凯材料发布关于不提前赎回“飞凯转债”的公告。

原创 乐居财经 刚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