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家印的旧臣与新班底

原创 <{$news["createtime"]|date_format:"%Y-%m-%d %H:%M"}>  乐居财经 曾树佳 徐酒眠 9.4w阅读 2022-07-23 16:13

  文/乐居财经 曾树佳 徐酒眠

  以一种特别的方式,58岁的夏海钧辞别了恒大。

  7月22日晚,中国恒大公布恒大物业134亿元银行存款被划走的调查结果,参与相关质押担保安排的中国恒大执行董事、行政总裁夏海钧,被要求辞职,行政总裁一职由肖恩接任。

  自流动性危机爆发以来,许家印左手卖资产、右手抓复工复产,四处奔忙。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许老板或许并不感到孤独,因为既有赵长龙出任恒大地产法人,为其隔离风险;又有夏海钧奔赴海外,代他与债权人周旋、为重组寻路。但有些事情,还是超出了他的预料。

  作为中国恒大总裁,夏海钧此前常是集团发布会的发言主角,但如今,他已消失了近一年之久。

  对于夏海钧的退位,外界并不感到意外。去年7月至8月间,夏海钧已清仓了所持三只“恒大系”的美元债券。据悉,他共投资1.28亿美元购入这三只债券,但清仓后仅收回约5652.02万美元,亏损幅度近56%,可谓是巨亏出手。

  而时隔半年,直到今年2月9日,他才对此次债券减持作出申报,外界纷纷质疑他有违规的嫌疑。眼下,正是恒大公布初步重组方案的关键节点,高管撤退举动,顿时引起了一片哗然。

  这位被称为“打工皇帝”的职业经理人,2007年应许家印之邀来到恒大,15年来与老板同进退、共荣辱,经历了上市折戟、香橼做空、引入战投等多个重要时刻,是恒大规模突进的功臣之一。如今在集团流动性危机面前,他还是选择了“作别”。

  走的不仅只有夏海钧,还有中国恒大执行董事、首席财务官潘大荣,以及中国恒大子公司恒大集团的执行总裁柯鹏;恒大物业的执行董事、董事会主席及提名委员会主席甄立涛,恒大物业赵长龙、安丽红两名执行董事。他们都是“恒大物业134亿存款消失”的参与者。

  此次也是中国恒大、恒大物业近年来首次集体大换血。换人之后,许家印立马启用了新班底,安排了一批年轻人。

  “挥泪斩马谡”

  实际上,夏海钧自2021年下半年以来就“消失”了。无论是许家印召开的2月保交楼动员大会,还是3月召开的新能源汽车动员大会,都不见其身影。

  去年10月,有消息称,恒大在香港有许多债务,夏海钧需要在那里与外资银行,就贷款延期、偿还事宜进行沟通,以便厘清恒大在海外表外债务的体量,为债务磋商和重组做好铺垫。

  但此后就再无关于夏海钧的报道,无论是许家印主持的内部复工复产动员大会,还是对外的场合,都很少见到他的身影。

  有业内人士披露,夏海钧有可能已于去年离职,但恒大系的几个上市平台,却都没有发布关于此项人事变动的公告。

  如若夏海钧真的在那个特殊时点作别恒大,未免让人唏嘘。

  遇到许家印前,夏海钧任职于一家名不见经传的地方性房企——中信华南集团东莞公司。2007年,夏海钧被许家印“三顾茅庐”打动,加入恒大。

  紧接着2008年,恒大准备筹集资金赴港上市,但“次贷危机”爆发后,投资者开始对恒大失去信心,这家公司一时陷入了资金困局之中,流动资金缺口150亿,资金链随时可能断裂。彼时,夏海钧展现了独当一面的能力,与集团共渡难关。

  后来,他深受许家印信任,全面负责恒大日常工作,包括集团的财务及资本运营管理、海外事务及公共事务管理等。2020年,他的薪酬为2.05亿元,冠绝地产界。

  另有媒体统计过,时间再拉长一点,过去10年间,夏海钧在恒大一共领取薪酬近15.7亿,平均每年1.5个亿。

  圈内还流传着一个未经证实的有趣段子,据说夏总洗澡时都带着手机,因为老板的电话响多少声以内是必须接的,否则要被问责。这在一定程度上,体现了许家印对他的依赖。

  2016年中,许家印因参加政协会议,首次未现身恒大半年度业绩会。没有了他的业绩会虽然少了些许味道,但坐镇现场的夏海钧依旧游刃有余,在入股万科、高负债等关键问题上,都从容应答。

  自此之后,许家印几乎都让夏海钧,主持每年的年中业绩会。恒大阶段性的战略、经营情况,外界基本都是从夏海钧的口中得知的。

  但眼下,地产行业面临前所未有的调控,危机到来的时候,过去一切被人引为范例的 “坚守”,似乎都变了味。

  在恒大危机全面爆发之前,夏海钧已于8月,以平均7.3026港元/股的价格出售1000万股恒大物业股份,持股比例从0.61%下降至0.51%;又以平均14.18港元/股的价格,出售300万股恒大汽车股份,持仓比例从0.15%降至0.12%。

  据统计,去年年内,他大幅减持中国恒大、恒大汽车、恒大物业、房车宝等上市公司股份,加上对海外债的清仓,累计套现近12亿元。

  祸起134亿案

  四个月前,恒大物业于3月22日公告称,审核2021年财务报告的过程中,发现公司有约134亿元的存款,为第三方提供的质押保证金,已被相关银行强制执行。

  这则消息刊发后,引爆了“恒大”系三家公司继续停牌,并同时延迟刊发2021年年报。同时,中国恒大与恒大物业都表示将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对这笔134亿的质押保证进行调查。

  历时123天,恒大物业“消失”的134亿存款,终于有了官方的初步调查结果。

  根据独立调查委员会初步调查,谜底一言以概之:恒大物业这笔资金质押相关的贷款,通过第三方(扣除费用后)回流至了中国恒大,用作其一般营运。

  依据公告,这134亿元质押涉及三组存单质押,具体分为20亿元的存单质押担保、87亿元的存单质押担保,以及27亿元的存单质押担保。

  发生时间最早的是20亿元的存单质押担保,于2020年12月期间。彼时,恒大物业的子公司以定期存款的方式,为一家第三方公司提供金额为20亿元的存单质押担保,使得这家第三方公司获得了等额银行贷款。而扣除费用后的所得资金,又通过其他第三方间接转至了中国恒大。

  这笔银行贷款在2021年3月到期并已偿还,相关的存单质押也被解除。

  差不多同一时间,恒大物业的子公司又以定期存款的方式,为另一家第三方公司提供20亿元存单质押担保,使其获得银行贷款。扣除部分费用后所得资金同样通过其他第三方间接转至中国恒大。

  然而,这第二笔银行借款在2021年9月到期之时,借款方却未能按时还款。因而,恒大物业的子公司这组20亿元的存单质押,就在还款到期之后被银行强制执行了。

  余下的存单质押,也基本上是一样的情况。

  2021年1月、7月及8月期间,恒大物业的子公司以定期存款的方式,为多家第三方公司提供了两组存单质押,使第三方公司获得银行贷款。

  第一组为80亿元,相关贷款在2021年7月期间偿还,并解除质押。第二组为87亿元,相关资金通过中国恒大联营公司流回中国恒大,不过在2021年11月、12月到期期间,相关借款方却未能完成还款,存单质押因此也被划转及强制执行。

  而最后的27亿元存单质押担保,则是在2021年6月期间,中国恒大之间向第三方借款,用以支付对恒大物业的子公司的应付款项。恒大物业子公司同时以等额定期存款提供存单质押担保,使第三方获得银行贷款。

  这番操作之下,恒大物业原本的收款方变成了担保方。而这笔担保在2021年9月到期之时,中国恒大却未能完成还款,因此恒大物业子公司提供的这27亿元存单质押,也被强制执行了。

  目前,双方正在商讨偿还质押所涉及款项的方案,而透露的主要方式是,中国恒大通过转让资产予以恒大物业抵消相关款项等。

  启用新班底

  如今初步调查结果披露,中国恒大与恒大物业同时主要责任人作了一定的处理。

  公告显示,中国恒大行政总裁夏海钧及首席财务官潘大荣,以及子公司恒大集团执行总裁柯鹏参与了上述违规事件安排。鉴于此,董事会决议要求三人辞任集团职务。

  而恒大物业的执行董事、董事会主席甄立涛,恒大物业赵长龙、安丽红两名执行董事,也被要求辞任。

  这六人中,除了上文的夏海钧,最受外界关注的当属赵长龙。

  2021年8月17日,恒大债务暴雷前夜,赵长龙从许家印手中接过恒大地产集团董事长的帅印,同时出任公司法定代表人。

  赵长龙也是许家印手下最信任的爱将之一,加入恒大整整23载,不仅见证了恒大从广州不知名的本土小房企成长为7000亿销售体量的全国地产巨头、上榜世界500强,还推动了恒大物业成功登陆港交所。

  因为替许家印“挡枪”,赵长龙已身负10次“限制高消费”,还被牵扯进了诸多官司中。如今,恒大物业134亿元“消失”了,他也顺带被牵连。

  一众老臣集体被辞去相关职务,许家印只能启用新的班底。根据公告,近年来频频亮相的执行董事肖恩,接替夏海钧出任中国恒大的行政总裁。同时,两位同龄的副总裁,36岁的刘振、钱程,获委为中国恒大新任执董。

  刘振于2011年毕业后就加入恒大,担任过恒大地产集团新疆公司董事长、中国恒大新能源汽车集团有限公司副总裁等职务。跟他同龄的钱程,也是刚毕业就在2008年加入恒大,一直在财务岗位上历练。

  接替夏海钧出任中国恒大行政总裁之后,肖恩迅速通过媒体发声,他强调,“这笔资金被用于集团的运营和偿还集团境内外债务,暂时没有发现个人侵占资金、中饱私囊等情况。”

  现年50岁的肖恩,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于2013加入恒大。现任中国恒大新能源汽车集团有限公司执行董事及董事长,中国恒大行政总裁、执行董事。

  此外,恒大物业也同时换了一批高层。

  段胜利接替甄立涛,出任恒大物业的执行董事、董事会主席及提名委员会主席。与此同时,由中国恒大副总裁吕沛美,恒大物业副总经理余芬,填补赵长龙、安丽红两人在恒大物业空出来的执行董事之位。

  资料介绍,今年40岁的段胜利,在2005年7月清华大学本科毕业之后就加入恒大集团,至今已经超过17年的时间,其现任中国恒大集团常务副总裁,以及恒大童世界集团的董事长。

  段胜利是恒大集团的管培生,许家印对其信任有加。在2021年6月25日,恒大文化产业集团有限公司股权发生变更,段胜利和杨超从恒大地产手上接过98%和2%股权,令恒大文化产业集团与恒大集团有了一道防火墙。

  截至公告之日,段胜利在恒大系三大上市平台均有持股。其中,在中国恒大的股份为1万股,在恒大物业持有355万股股份,在恒大汽车持有242万股股份。此外,段胜利还持有中国恒大2060万股可认购同数量的购股权。

  事实上,甄立涛在恒大物业高管团队的时间并不长。

  去年7月8日,52岁的甄立涛“空降”恒大物业,成为执行董事兼董事长,而原董事长赵长龙、总经理胡亮职位有所调整。

  根据当时的公告,甄立涛坐帅恒大物业的薪资并不高,年薪仅有18万元。不过,自2009年便加入恒大集团,甄立涛当时也囤积了不少的恒大系的股票和债券,其中包括288万股恒大物业股份、510.8万股中国恒大股份。

  不过如今来看,甄立涛到恒大物业的时间来看,正是恒大物业操作第二组87亿元存单质押担保,给中国恒大联营公司流向中国恒大的时间。

  而另外两笔20亿元的存单质押担保、以及27亿元的存单质押担保,均是赵长龙任恒大物业董事长期间的操作。

来源:乐居财经

作者:曾树佳 徐酒眠

相关标签:

进深 进深News

重要提示: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的立场和观点,并不代表乐居财经的立场或观点。 本文著作权,归乐居财经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在任何公开传播平台上使用本文内容;经允许进行转载或引用时,请注明来源。联系方式:400-606-6969或ljcj@leju.com。

网友评论

最新文章推荐

西部水泥预计上半年纯利同比减少40%-45%

根据对集团截至2022年6月30日止六个月未经审核管理账目进行之初步审阅及对董事会目前可得最新资料作出之评估,预期集团于截至2022年6月30日止六个月之股东应占纯利将较截至2021年6月30日止六个月减少约40%至45%。

原创 乐居财经 1小时前

匠心家居拟拟使用不超12.5亿元闲置募集资金进行现金管理

匠心家居发布公告称,公司于当日召开了第一届董事会第二十九次会议和第一届监事会第十八次会议,审议通过了《关于使用暂时闲置募集资金进行现金管理的议案》,同意公司拟使用总额度不超过人民币12.5亿元(含本数,含超募资金)的暂时闲置募集资金进行现金管理。

原创 乐居财经 08-15

顾家家居注册资本拟从6.32亿元增至8.22亿元

顾家家居发布关于变更注册资本并相应修订《公司章程》的公告。

原创 乐居财经 08-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