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田变换大股东,张一鸣要来了?

原创 <{$news["createtime"]|date_format:"%Y-%m-%d %H:%M"}>  乐居财经 吕秀伦 8.5w阅读 2022-08-15 08:09


  文/乐居财经 吕秀伦

  8个月过去,麦田没等来张一鸣,却等来了麦田控股内部的股权变更。

  经过这场变动,公司实控人缪寿建的最终持股份额从99.99%下降至80.01%,张爱军手中股份则上升至19.99%,接近20%股权,这刚好与当初幸福里宣称参投麦田约20%股份相当。

  张一鸣的幸福里为何迟迟没有入驻麦田的股权动静?这或许只有张、缪两位老板心里最为清楚。

  但眼下,房地产的寒冬中,难过的不只有开发商,还有依附着它们生存的中介企业。身处其中,麦田们的日子自然也不好过,它要面对互联网“搅局”、头部中介外扩,以及地产行情下行等问题带来的种种挑战。

  在福建,福建麦田对外投资企业中有21家在同一时期内被集体注销;在北京,麦田在今年已收到10张巨额罚单,共计处罚27万元。更要命的是,缪寿建背后一桩隐秘的“创收生意”,也备受外界质疑。

  张爱军“浮出”

  7月26日,麦田控股(全称“麦田控股(北京)有限公司”)股权生变。

  变更前,东台市戊麦企业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和缪寿建各持股99.95%、0.05%;变更后,东台戊麦全身而退,新增股东创丰利咨询接盘99.95%股份,缪寿建仍持股0.05%。

  乐居财经获悉,东台戊麦由缪寿建、创丰利咨询各持股99.95%、0.05%;而创丰利咨询则由缪寿建、张爱军各持股80%、20%。

  也就是说,麦田控股经过此次变更,缪寿建的最终持股份额从99.99%下降至80.01%,而张爱军的持股比例则上升至19.99%。

  数据显示,张爱军不仅是缪寿建的商业合作伙伴,他还在麦田控股担任监事一职。目前,他旗下有7家存续的对外投资企业,包括深圳元德教育培训管理、北京凡音仓央文化传播等,仅有北京瞰景文化传媒中心全资持股,其余企业均持股8%-30%不等。

  此轮麦田控股的股权变更或有迹可循,其前股东东台戊麦也频频发生变更。去年12月,缪寿建、缪寿华退出所持有的东台戊麦股权,上海炯照商务咨询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悉数接盘二人股权,持股99.95%。其中,上海炯照由缪寿建、缪寿华各持股99.99%、0.01%。

  今年1月,上海炯照退出东台戊麦,缪寿建接盘其所有股份,至此东台戊麦形成现有股权结构。退出后的上海炯照于2月9日注销。

  外界倍感质疑的是,张爱军最终持有麦田控股19.99%股份,这刚好与当初字节跳动幸福里宣称参投麦田约20%股份相当。

  张一鸣和缪寿建都是福建人,张老板来自龙岩,缪老板来自宁德。二人在做生意上自然更近了一步。

  双方的交集自去年9月底开始,彼时,字节跳动收购麦田旗下一经纪公司“北京福旺房地产经纪有限公司”。此次收购,促使其补齐了进军房地产中介的一块资质短板。

  两个月后,幸福里计划并购麦田喧嚣尘上。这次收购字节跳动方并未否认,其回应时提到,“幸福里确与麦田达成投资意向,约占麦田20%股份,相关程序正在进行中。”年底,又有市场消息称,麦田房产将有部分高管调往幸福里。

  如今,半年多时间过去,字节跳动在麦田主体公司“北京麦田房产经纪有限公司”股权中并未有体现。目前,麦田仍是由实际控制方仍是麦田控股100%持股。

  关于此次麦田控股的股权变更是否与幸福里入股麦田相关还不得而知。就相关问题,乐居财经致电北京麦田房产,但电话并未接通。

  另一“创收生意”

  股权变更的背后,也牵扯出缪寿建的另一桩隐秘的生意。

  将麦田控股转让予创丰利咨询之后,东台戊麦名下仅存在一家子公司——福建金诚丰房地产担保有限公司。

  据乐居财经悉,福建金诚丰成立于2006年11月,注册资本2000万元,由东台戊麦、林根秀、何剑锋分别持股50%、40%和10%,经营范围涉及根据《担保法》规定从事法律、法规允许的担保业务(不得从事融资性担保业务),房产居间服务等。

  其中,林根秀和何剑锋名下还投资了一粒控股(北京)、北京金诚丰资产管理、金诚丰金融服务外包(北京)。

  值得注意的是,福建金诚丰已于今年1月19日注销。不过,即便是被注销也未能逃脱掉应付的法律责任。6月,福建金诚丰连同二股东林根秀被福州晋安区法院列入“限制高消费”。

  眼下,福建金诚丰曾被法院17次列为被执行人,与之相关的司法案件高达244起,其中涉及房屋买卖合同纠纷、居间合同纠纷、合同纠纷等多种案由。在这些司法案件中也透露出福建金诚丰与麦田之间的紧密关联。

  例如,因居间合同纠纷,买家林枫(化名)将福建金诚丰、福州市鼓楼区融江麦田房产经纪服务部、李涛(化名)告上了法庭。

  事件起因为2017年,林枫在福州市鼓楼区买了一套253.99万的房子。本该是一件大喜事,却成了烦心事。据他所述,在交易服务合同履行过程中,陈梅春以麦田服务部的名义提供相关交易服务,李涛提供金诚丰的公章在交易服务合同上盖章,并收取购房保证金12.7万元。

  但后续,这套房产却并未最终成交。2018年3月26日,买卖双方解除合同。既然买不成房子,林枫的最大诉求就是要回购房保证金。

  但麦田服务部辩称,它的居间服务至双方房屋买卖合同签订时结束,麦田服务部已经履行了居间服务义务,且并未实际收取购房保证金。

  另一边,收取购房保证金的金诚丰则认为,根据《交易服务合同》约定,“乙方在退回购房保证金前应付但尚未支付给丙方的费用应予以支付”,此部分费用包括佣金50798元、交易服务费800元、评估费300元,合计51898元。

  最终法院认为,麦田服务部已依约履行了其合同义务,现金诚丰主张从其应退还的购房保证金中扣除林枫应付但尚未支付的居间服务费50798元,具有合同依据,则金诚丰实际应向林枫退还购房保证金余款76202元。

  至此,透过案件并不难看出,当买卖双方成功签订《房屋买卖合同》后,也就意味着麦田服务部提供的居间服务结束,即会产生居间服务费。此后的交易服务则由福建金诚丰负责,无论后续“交易”是否成功,买家都要付居间服务费。

  而福建金诚丰另一角色则是资金打理方,不仅手中握有保证金,还代收麦田的居间服务费。

  也就是说,福建金诚丰不仅提供后续服务,还充当麦田的“白手套”,一旦后续交易出现纠纷或者断裂等情况,即便福建金诚丰拿不到服务费,也能通过从保证金中扣留居间服务费的方式,保证麦田利益不受损。

  乐居财经咨询北京某麦田房产中介获悉,麦田正常中介费率为2.7%,但还可具体协商。但2.7%费率是由麦田收取的总房款的2.2%+金诚丰房产咨询服务(平潭)有限公司北京分公司收取的总房款的0.5%交易保障服务费构成。

  该中介指出,其中0.5%费率是协助办理后期流程。比如,协助办理房屋抵押登记注销手续、交易资金托管手续、房屋缴税及权属转移登记手续等一系列服务。

  同时,他也指出,因为国家规定,中介公司提供居间服务,从带看到签订居间合同服务就结束了,但为了更好的把后续流程履行,都会由合作公司来办理。

  但据乐居财经获悉,无论是金诚丰平潭还是福建金诚丰都是麦田关联公司,为其创收。

  密集注销

  实际上,福建金诚丰的注销并非偶然事件。在福州市场上,福建麦田房产经纪(麦田控股全资子公司),旗下21家全资子公司在今年2月迎来了集中注销潮,其中大部分企业为2020年才刚刚成立。

  一直以来,麦田被视为是福州市场上的中介一哥,但为何21家企业在同一时间段内集体被注销,这显得颇为蹊跷。

  一方面,如今房地产市场环境并不尽人意。以福州二手房市场为例,机构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福州二手房累计成交14447套,相较于2021年上半年的22747套,整整减少了8300套,成交量下滑明显,同比降幅高达36.78%。

  另一方面,头部中介企业不断在进入福州市场“搅局”,竞争逐渐加剧。

  去年秋天,幸福里相关负责人对媒体表示,因业务发展及行业监管要求,近期在福州等城市开设了分公司。到了今年6月,相关数据显示,幸福里旗下福建好房有幸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在福州房产中介市场中排名第七,为首次进榜。

  不仅幸福里,去年11月,德佑也正式宣告进军福州市场。它入局后,基本上坐稳了福州市场中介老二的位置,也让麦田压力倍增。

  除此之外,在中介巨头冲击下,福州本土中介企业也开始抱团,例如梦家园、汇源、海家三家中介企业联合成立“福建全房通房地产经纪有限公司”,这也将不断瓜分麦田在福州的市场份额。

  不仅在福州市场,麦田在北京市场上同样日子也不好过。

一方面,麦田在市场份额上难与链家、我爱我家相匹敌。但麦田对待同行却是亦敌亦友。据乐居获悉,在北京致经联同科技这家公司中,天津海贝科技服务(背后是贝壳)持股69.4915%,麦田控股持股1.6949%。

  资料显示,北京致经联同科技成立于2018年6月,注册资本590万元,经营范围涉及技术开发、技术咨询、技术转让等业务。目前该企业仅对外投资上海擎奕网络科技,并持股5.0032%。

  另一方面,麦田还频频收到罚单。据据乐居财经不完全统计,2022年至今,北京麦田已收到10张罚单,合计罚款27万元。单在6月17日这天,麦田就收到三张罚单,均因“擅自对外发布房源信息”引起。

  又如,北京麦田还因在其公司中推广销售中宣传内容“福州麦田业界排名稳居第一,厦门麦田业界排名第一,平均单店业绩业界第一,平均个人业绩业界第一。”以上资料、数据未表明出处,被相关部门处罚5万元。

  除此之外,麦田与购房者之间的矛盾也不在少数。例如,因合同纠纷,解海峰(化名)对北京麦田提起了诉讼。

  早在2017年7月25日,解海峰与北京麦田、张保利(化名)签订《居间服务合同》,约定就张保利所有的位于北京朝阳某处房产,北京麦田为解海峰提供寻找房源、协助签署房屋买卖合同等服务。

  合同签订并支付定金后,北京麦田才告知解海峰,张保利所有的房屋实际存在两项抵押权负担无法过户的事实。解海峰认为,北京麦田故意隐瞒存在两项抵押的事实,导致自己遭受巨额损失,请求法院判令北京麦田赔偿损失以及相关资金资金占用费等。

  法院认为,北京麦田并未在促成买卖双方签订合同前对涉诉房屋的抵押情况进行形式审查,未能让张保利提供房屋产权证的原件或到房屋权属登记机关查明涉诉房屋的信息,进而导致解海峰在涉诉房屋存在两次抵押的情况下与张保利签订合同,从而增加交易风险。

  故而去年10月,法院判决北京麦田赔偿解海峰10万元。

  缪寿建的资本版图

  比起麦田,背后老板缪寿建似乎更为惹人关注,据传,毕业于师范大学的他,曾经的梦想是做一位教书育人的老师。

  资料显示,在大学做暑假工期间,他无意中涉足了房产中介。1997年,缪寿建与朋友合伙开了“家乡园房产”中介公司,是福州首家连锁公司,后因合伙人的意见分歧而分家。

  2000年,他正式成立“麦田房产”。在缪寿建的带领下,麦田房产在福州混的风生水起,短短几年间,成为福州中介行业的领头羊。

  2005年,麦田房产进入北京。经过这些年发展,麦田的业务范围涵盖二手房买卖租赁、新房营销代理、在线房地产综合服务等,拥有全国近1000家直营连锁门店,14000余名房产经纪人,年促成交易额超1000亿元。

  而麦田只是缪寿建资本版图中的一块拼图。目前,他本人对外投资企业有10家处于存续状态,包括了创丰利咨询、福建源柏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北京丰尔润咨询、福建源腾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北京云洛科技咨询、天津微锋科技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等。

  以创丰利咨询为例,该企业对外投资10家子公司。值得关注的是,创丰利咨询旗下5家企业于去年9月至12月相继被集体注销,包括云脉时代科技(北京)、福建源起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福建谷雨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福建小满投资合伙企业、福建小雪投资合伙企业等。

  另一边,缪寿建的资本版图也不断在收缩。

  据乐居财经统计,他已经注销了9家子公司。其中,上海橡香商务咨询合伙企业、上海春万商务咨询服务中心、上海阔保企业服务中心、福州麦田房产代理、上海邻护企业管理中心、上海炯照商务咨询合伙企业、云脉时代科技都是在去年11月到今年年初,相继被注销。

  需要缪寿建注意的是,当前麦田做法也有引发前员工不满。例如,因劳动争议,高磊(化名)将北京麦田告上法庭。

  他表示,此前曾在公司担任经纪人职务,负责出租、出售二手房屋以及新房。2019年2月,高磊出售泰禾北京院子新房一套,北京麦田应就此支付提成59589.675元,但该企业仅支付了30728.9025元。

  工作期间,高磊每天工作时间早9点至晚21点,每周单休,法定节假日亦不休息。因此,他要求北京麦田支付提成差额28860.77元;以及相关时期内延时加班费、法定节假日加班费、休息日加班费等。去年12月,法院判决,北京麦田房支付高某提成差额28860.77元。

  缘何北京麦田未足额支付提成,背后或指向踩雷泰禾。北京麦田一经理霍某曾微信回复高磊称,“开发商不给,就没有”。北京麦田已就本案涉及项目的开发商提起诉讼,目前诉讼尚未终结。

  当下,面对踩雷开发商、互联网“搅局”、头部中介企业外扩,以及叠加楼市不景气等问题,缪寿建肩上的压力或并不小。

来源:乐居财经

作者:吕秀伦

相关标签:

进深News

重要提示: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的立场和观点,并不代表乐居财经的立场或观点。 本文著作权,归乐居财经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在任何公开传播平台上使用本文内容;经允许进行转载或引用时,请注明来源。联系方式:400-606-6969或ljcj@leju.com。

网友评论

相关推荐

重庆飞洋控股被限制高消费,关联对象为杨必全

申请人为重庆小小广告传媒有限公司。

原创 乐居财经 10-03

上海当代绿建股权变动:北京当代绿建退出,金泓谷增持至95%

当代绿建(上海)工程项目管理有限公司成立于2021-09-28,法定代表人为李改连,注册资本为1000万元。

原创 乐居财经 10-03

最新文章推荐

重庆飞洋控股被限制高消费,关联对象为杨必全

申请人为重庆小小广告传媒有限公司。

原创 乐居财经 10-03

上海当代绿建股权变动:北京当代绿建退出,金泓谷增持至95%

当代绿建(上海)工程项目管理有限公司成立于2021-09-28,法定代表人为李改连,注册资本为1000万元。

原创 乐居财经 1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