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信信托易主|封面文章

原创 <{$news["createtime"]|date_format:"%Y-%m-%d %H:%M"}>  乐居财经 靳文雨 509256 5.8w阅读 2022-09-09 08:00

  文/乐居财经 靳文雨

  作为上交所唯一一家上市的信托公司,安信信托近些年业绩滑坡,其上市主体ST安信(600816.SH)一直徘徊在退市边缘。

  2020年初,因部分信托项目未能按期兑付,安信信托启动重组工作。彼时,消息称其实控人高天国欲出清其持有的安信信托全部股权,股权转让的收入,将用于填补安信的资金缺口。此后安信信托的风险化解工作就在持续推进。

  近日,ST安信接连发布多则公告,披露自身经营现状及股权重组工作进展。

  根据公告,安信信托近日收到上海银保监局出具的《审慎监管强制措施决定书》,责令其控股股东上海国之杰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下称:国之杰)自收到审慎监管强制措施决定书之日起1个月内转让持有的安信信托全部股权。

  《决定书》同时还限制了国之杰参与安信信托经营管理的相关权利,包括股东大会召开请求权、表决权、提名权、提案权、处分权等。

  据了解,国之杰由高氏家族于1999年5月成立,其实控人为高天国。经过几次增次扩股,注册资本逾76亿。该公司产业布局涵盖房地产、金融、高科技和新能源等多个领域。

  今年4月,安信信托前实控人高天国因病逝世,此后国之杰所持有安信信托28.68亿股股权的处置工作就一直为外界关注。

  而在近日,根据安信信托披露,因工作需要多次与董事高超(高天国的独女)联系,均无法联系上其本人,无法确定董事高超失联原因。

  在资产重组的关键时刻,实控人高天国离世、独女失联,加之国之杰持股的出清,安信信托或将完全摆脱高氏家族的掌控。

  国资“进场”

  在控股股东被采取审慎监管强制措施的同时,安信信托股权转让事宜也在同步推进。

  在发布《决定书》同日,安信信托另发布公告称,国之杰已分别和上海砥安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上海砥安)、中国银行股份签署《股份转让协议》,合计向两家机构转让安信信托约8.5亿股股份。

  具体来看,向上海砥安转让安信信托约5.77亿股股份,占该公司总股本的15.54%;向中国银行转让安信信托约2.73亿股股份,占该公司总股本的5%。

  本次转让前,国之杰持有安信信托股份约27.68亿股,占该公司总股本的50.61%,本次转让后,国之杰持有安信信托股份约19.18亿股,占该公司总股本的35.07%,股权转让完成后,国之杰也将失去在安信信托控股股东地位。

  据乐居财经《资管K线》了解,2021年7月,安信信托就曾发布包括《非公开发行股票预案》在内的多项公告,试图通过定增化解风险。

  根据当时安信信托披露的信息,公司拟向上海砥安非公开发行股票43.75亿股,发行价格为2.06元/股,募集资金不超过90.13亿元,扣除相关发行费用后,全部用于充实公司资本金。

  据了解,上海砥安则由上海电气(601727.SH)、上海国盛集团、上海国际集团、上海机场(600009.SH)等国有企业以及中国信托业保障基金等机构联合发起设立的。定增完成后,上海砥安将取代国之杰成为安信信托控股股东,后者将处于无实控人状态。

  当时,安信信托还与中国银行上海分行、中国信托业保障基金、信保基金公司等签署《债务和解协议》,债务和解总额接近90亿元。

  今年4月21日,上海银保监局同意安信信托以募集新股份的方式变更注册资本,不过根据有关规定,安信信托此次非公开发行方案还需要取得证监会等主管部门和监管机构的批准或核准。

  地产业务“爆雷

  公开资料显示,安信信托的前身是鞍山信托。其于1994年1月登陆上交所,迄今为止,仍是上交所唯一一家上市信托公司。其原实控人高天国一生也是跌宕起伏,极富传奇色彩。

  高天国出身于四川阆中,起家于房地产。早年,他参军转业后曾在河南中建第七工程局担任副局长,后来下海经商,在海南炒房的过程中,迅速积累了大量财富。

  1999年,高天国在上海成立国之杰,这家公司也成为其后续资本运作的主要平台。

  2001年,成立于1987年的辽宁鞍山信托,由于资不抵债寻求重组,而这张信托牌照也引起了高天国的兴趣。隔年,国之杰以1.7亿元受让鞍山信托20%的股权,并在2004年将其更名为安信信托。此后通过不断增持,国之杰持股52.44%,成为安信信托的第一大股东。

  业内人士称,高天国和女儿高超都是“信托圈外人”,对信托业务不甚了解。高天国本人更是喜欢左手倒右手的资本游戏。据了解,从2018年开始,安信信托主要投向实业、房地产、基础产业等领域。其中,房地产是其重仓的方向。

  外界常常猜测,安信信托是高天国对外投资房地产的重要渠道,他把部分资金投向了自己或与他人合作的项目,涉嫌“自融”。此前媒体报道,安信信托1500 亿的主动管理类信托产品,近千亿涉及到了高天国掌控的国之杰,很多投向了三四线城市中小房地产项目。

  数据显示,2017 年安信信托受托管理信托资产规模达 2325.5 亿,其中房地产信托业务较行业平均多了两倍。

  然而,安信信托也不仅一次“爆雷”。它加快扩大业务规模的同时,也出现了多笔信托计划逾期。

  如在2020年,强生控股曾披露,其购买的“安信安赢42号·上海董家渡金融城项目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优先级)”(下称:安信安赢42号)逾期,金额为1亿元。此外,安信信托发行的安赢5号、安赢11号等信托计划,也都被爆出现了违约。

  据了解,在2016年7月至2019年间,安信信托的31项产品涉嫌五项违法违规行为,涉及广州、深圳、成都等多地资金信托计划。因此,银保监会上海监管局曾在2020年6月向安信信托开出了1400万元的高价罚单。

  四年半亏损超145亿元

  据乐居财经《资管K线》了解,国之杰控股之后,安信信托也有过一段高光时刻。2013年到2017年,安信信托净利润分别为2.8亿元、10.2亿元、17.2亿元、30.3亿元和36.7亿元。

  净利润的连年攀升,曾一度让安信信托被冠以行业“黑马”之称。但好景不长,从2018年开始,安信信托的业绩就开始下跌。

  年报数据显示,2018年安信信托亏损超18亿,而在2019年、2020年、2021年,安信信托又分别亏损了39.93亿、67.38亿和11.29亿。

  根据其刚刚发布的2022年半年报数据,今年上半年,安信信托收入2668.68万,同比下降76.74%,亏损8.86亿,去年同期亏损了11.48亿。

  值得注意的是,此前安信信托存在大量兜底函,由此引来数个诉讼,截至 2020 年底,安信信托存量保底承诺合计余额高达752.76 亿,这也成为资产重组路上的一大关卡。

  而在最新的半年报中,安信信托也披露了一系列保底承诺、司法诉讼等风险事件的进展情况。

  数据显示,在今年上半年,在有关部门指导下,经充分协商大量保底承诺持有人与公司达成了和解,保底承诺案件撤诉6宗;安信信托已消除保底承诺732.69亿元,尚余保底承诺20.07亿元。

  在诉讼情况层面,截至2022年6月30日,安信信托提供保底承诺等原因引发诉讼37宗(其中1宗案件原为被告后转为第三人),涉诉本金136.05亿元。其中一审未判决的诉讼涉诉本金94.06亿元,安信信托通过收回兜底文件、达成和解、兑付信托利益等方式化解相关风险。

  有业内人士表示,这次安信信托被监管责令转让股权,极大地消除了来自大股东的阻力,之后安信信托重组计划可能会加速,风险项目处置也会加快。

来源:乐居财经

作者:靳文雨 509256

相关标签:

资管K线 信托

重要提示: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的立场和观点,并不代表乐居财经的立场或观点。 本文著作权,归乐居财经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在任何公开传播平台上使用本文内容;经允许进行转载或引用时,请注明来源。联系方式:400-606-6969或ljcj@leju.com。

网友评论

相关推荐

ST安信:股东国之杰所持公司1.12亿股股份被司法处置

本次处置过户后,国之杰仍持有约3.51亿股股份,占总股本的6.41%;陶世青持有1.12亿股股份,占总股本的2.05%。

原创 乐居财经 10-11
原创 乐居财经 10-10

最新文章推荐

快讯:中南建设收购通州湾中南城建剩余20%股权

江苏通州湾控股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通州湾”)近日退出江苏通州湾中南城市开发建设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南城建”)20%股权,江苏中南建设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南建设”)接盘。

原创 乐居财经 刚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