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产老板加设防火墙

原创 <{$news["createtime"]|date_format:"%Y-%m-%d %H:%M"}>  进深News 林振兴 曾树佳 10.7w阅读 2022-09-21 09:00

文/乐居财经 林振兴 曾树佳
9月13日,荣盛发展老板耿建明将公司法定代表人简称“法人”位置让给邹家立。当日,他还亲自提名,将邹家立正式升任为公司总经理(总裁)。
此次荣盛法人变更,是为了加设一道“防火墙”。
59岁的邹家立是耿建明身边最为亲近的职业经理人之一,他历任荣盛建设工程副总经理、董事长兼总经理。目前,邹家立持有荣盛发展0.51%股份;持有该公司控股股东荣盛控股4.89%股份,并持有该公司二股东荣盛建设工程0.45%股份。
法人这个位置,对于老板而言,重要性不言而喻。简单来说,法人不仅需要签署各种带法律效应的文件、合同等,另外还要履行公司诚信经营、承担社会责任、受到社会监督等义务。一般如果公司出现了民事纠纷,无论是原告还是被告,公司和法人都是需要作为诉讼主体。
行业仍处于出清阶段,站在台前多年的耿建明,突然卸去法人之位,很容易让外界联想到许家印与赵长龙之间的衔接,产生各种猜想。但无论如何,公司在遇困的时候,逆水行舟,能找多一个人“划桨”,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而类似耿建明、许家印这样把法人交给可靠的亲信,成为地产行业的一个新趋势。例如,郭梓宁不再担任奥园集团的法人,刘玉辉不再担任领地集团的法人,李彦漪不再担任爱家集团的法人,田明不再担任朗诗集团的法人等等。
这样的变更,巧妙设置了一堵“防火墙”,切割了相关风险。由于房企普遍债台高筑,如果发生局部违约,可能拖累相关高管或法人成为失信人。如果老板仍作为公司核心高管,一旦被拖累成为失信人,会引发后续一连串的连锁反应。
构筑“防火墙”
在耿建明交出法人之位的三天后,又一家上海房企也变更了法人。
金秋九月,爱家很是热闹,迎来了40岁生日。二代总裁李彦漪在朋友圈写下,“在这个充满不确定性的年头,爱家迎来了自己的40周年。对于企业接班人的我来说,我对爱家40周年的感受恰如论语里讲的:四十不惑。”
然而短短十几天时间过后,李彦漪就于9月16日卸任爱家集团法人,由翟鑫接任。
李彦漪是在2021年5月20日这个有爱的日子,从薛惠琴手中接过了法人的交接棒。也就是说,她在爱家法人这个位置上,仅坐了不到一年半时间。
新法人翟鑫颇为神秘,他(她)最早在湖州爱家房地产担任高管,目前未持有爱家任何股权。另据乐居财经获悉,今年7-9月,翟鑫频频接手爱家旗下多家公司法人和高管的职位。
更早之前的八月,也有一批地产老板偷偷卸任法人之位。先是8月9日,郭梓宁退任奥园集团法人,由林显团接任。除了奥园集团法人之位,林显团还在3月至今接手了多家奥园系公司的法人和高管职位。
紧接着8月20日,领地集团法人从刘玉辉变更为周春花。这位周姓神秘人,眼下还是融量集团、成都玺达企业管理、成都恒禧企业管理咨询、成都融悦景汇企业管理等7家公司的法人代表。
但要论地产老板这轮“退法人”的祖师爷,当属许家印。2021年8月17日,恒大债务暴雷前夜,赵长龙从许家印手中接过恒大地产集团董事长的帅印,同时出任公司法定代表人。
由于恒大地产的债务规模较高,如果发生局部违约,可能拖累相关高管成为失信人,许家印如果仍作为恒大地产集团核心高管,一旦被拖累成为失信人,会引发后续一连串的连锁反应。
彼时的变更,巧妙设置了一堵“防火墙”,切割了相关风险。
而57岁将至退休的赵长龙,正是最好的人选。他也是许家印手下最信任的爱将之一,加入恒大整整23载,不仅见证了恒大从广州不知名的本土小房企成长为7000亿销售体量的全国地产巨头、上榜世界500强,还推动了恒大物业成功登陆港交所。
眼下,赵长龙因为恒大暴雷波及,身负19次“限制高消费”,还被牵扯进了诸多官司中。反观许家印,其仅担任中国恒大集团和恒大科技大学(已吊销)的法定代表人,身上没有背负一条“限高”污点,不仅可以搭乘飞机、高铁到处跑,还能住高档五星酒店。
在地产圈,往往企业暴雷后,诸多司法案件也会随之而来,作为企业高管或多或少都会被牵连。这时,地产老板从公司法人位置上“隐退”,保证自己不要被企业的负债所牵连;等行业回暖、企业经营恢复正常,老板们又将重回岗位。
当然,地产老板将法人转给老臣或神秘人,除了“避险”的作用,他们更多是爱惜自己的羽毛除了身居房企一把手,不少老板的社会职务并不少,例如人大代表、政协代表、商会会长等等,这些都促使其抽出更多的时间、精力,进一步去履行社会职责。
法人变更的背后
乐居财经查阅50家典型民企发现,他们对应的境内主体公司,就有33家的法人发生了变更。在此背后,均有不寻常的意味,既有人事变动、股东易帜,也可能是风险隔离。而接任法人的除了二代,更多是职业经理人。
有些房企法人变更的次数,甚至有五六次之多。比如绿城房地产集团,它因中途对接央企,公司法人从宋卫平、寿柏年,再到孙国强、李永前、张亚东等中交系成员,尽显绿城企业性质变换之后的发展轨迹。
而重庆龙湖企业的法人,也由吴亚军到邵明晓、周德康,再到颜建国、王光建、苏西振等,成为企业老板交权得力干臣的典型案例之一。
在民企中,地产老板前期习惯于包揽一切,而后期则更想把法人之位交给职业经理人。旭辉集团陈东彪、美的置业集团郝恒乐、建业住宅集团的刘卫星,都是在公司掌舵者林中、何享健、胡葆森之后,继任公司法人的。
这种现象,直到近期仍在持续上演。
今年6月,朗诗集团的法人,由田明变更为信任总经理孙立之。以及上文提到的8月,郭梓宁退任奥园集团法人,由高管林显团接任;9月,耿建明祭出了类似的举措,他提名邹家立为公司总裁,随后又让其担任荣盛发展公司法人。
行业仍处于出清阶段,站在台前多年的郭梓宁、耿建明等老板,突然卸去法人之位,很容易让外界联想到许家印与赵长龙之间的衔接,产生各种猜想。但无论如何,公司在遇困的时候,逆水行舟,能找多一个人“划桨”,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况且,地产老板们也不会轻易赋予他人重任,一般只有他们倚重、信任的左膀右臂,才会被临阵拜将。比如上述的赵长龙,他在恒大集团中已履职20余年,无疑是恒大培养出来的“子弟兵”。
与委托职业经理人相比,将法人之位传位给二代,也不失为另一种上策。
新城控股的王晓松、蓝光发展的杨武正,他们临危受命的故事,已为众人所熟知。企业的流动性危机,加速了二代的接班速度,当他们戴上法人的“王冠”站到台前,就意味着要独当一面。
尽管王晓松已将新城拽出泥潭、杨武正也正积极寻求脱困良机,都取得了些许成效。但二代们或许更想平静接班,因为重压之下,容易产生变数。比如俊发集团的李镇廷,他曾短暂担任公司的法人,但后来又迅速后撤,改由赵彬、赵剑坤担任。
当然,稳稳继任法人之位的二代或亲属也大有人在。早在2014年中,广州敏捷投资的谭炳照,就已把法人之位,交给了女儿谭月华,自那时起,就未发生过变更。此外,林龙安的侄子林彬煌,也一直是厦门禹洲集团股份公司的法人。
总而言之,公司法人不经意间的变更,都藏着各种各样的内里乾坤。尤其是在地产下行、行业风险蔓延的节点,那个放在工商信息栏左上角的名字,更值得推敲。



来源:进深News

作者:林振兴 曾树佳

相关标签:

进深News 进深

重要提示: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的立场和观点,并不代表乐居财经的立场或观点。 本文著作权,归乐居财经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在任何公开传播平台上使用本文内容;经允许进行转载或引用时,请注明来源。联系方式:400-606-6969或ljcj@leju.com。

网友评论

最新文章推荐

菜鸟与跨境电商平台SHOPLINE合作,联手推定制化物流

双方联手推出的定制化物流服务覆盖全球近130个国家和地区。

原创 乐居财经 刚刚

民生信托所持铼钸投资326万元股权遭冻结

铼钸投资成立于2014年4月18日,执行事务合伙人为上海云锋股权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出资额约为20.23亿元人民币。

原创 乐居财经 刚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