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置业张雷交班,“战士”张鹏奔赴山海

原创 <{$news["createtime"]|date_format:"%Y-%m-%d %H:%M"}>  乐居财经 李奕和 7.8w阅读 2022-11-10 20:25

  文/乐居财经 李奕和

  “大约这一年,我能够预料到的行业动荡以及公司所遇到的冲击,我决定无论是主动还是被动,都得成为一个战士,结局可能是铺满落寞的鲜花,或者是悲壮牺牲。”

  张鹏10月14日在自己公众号最新发表的文章里这样写到。

  随着他成为当代置业的董事会主席,张鹏确实已没有退路可言。只能化身“战士”。

  11月9日,当代置业以一纸公告公布了这一任职消息:张雷自2022年11月9日起不再担任董事会主席,但仍继续担任执行董事;取而代之,总裁及执行董事张鹏获委任为主席。

  张雷与张鹏,一直是地产界老板与职业经理人相处模式的典范。21年前,张鹏因一次采访与张雷相遇,此后人生轨迹发生了重大转折。

  从普通员工,到人力资源总监,再到副总裁、首席运营官,直至如今董事长之位也拱手让出,张雷的信任与放权,让作为职业经理人张鹏的才能得到了最大程度的施展。

  但此刻接过张雷权杖,张鹏显然并不轻松。

  自去年当代置业美元债暴雷以来,由债务问题引发的诉讼、偿债、项目停工等问题,已让身为总裁、执行董事的张鹏疲于应对。

  为了处理公司的问题,他一年多来不断跟合作伙伴、金融机构沟通、解释。喝了前四十几年没有喝过的酒,抽了前四十几年没有抽过的烟,挨过了前四十几年没有挨过的骂,流了前四十几年没有流过的泪。

  他经常夜不能寐,辗转发侧,半夜咳嗽不止。

  如今,接过张雷肩上的董事会主席之位,张鹏需要更加努力,才能带领当代置业冲出眼前疾风骤雨的海面。

  张雷放权

  1998年,张鹏大学毕业回家乡的检察机关工作了一年后,认为自己未来的职业生涯不应该局限在当时的城市,便背起个包加入到北漂一族,进入报社当了记者。

  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去采访当代集团(现称:当代置业)的董事长张雷。学法律出身的张鹏,思维敏捷,做事严谨,张雷一眼看中了眼前这位的年轻气盛的小伙,随即盛邀他的加入。

  就这样机缘巧合下,张鹏误打误撞进入了房地产,并与当代置业和老板张雷结下了不解之缘。

  进入当代置业后,他从普通员工做起,历任人力资源总监、副总裁及首席运营官,一路升迁至如今的董事长。从2001年加入,他已在当代置业打拼了21年,并深得张雷的信任。

  从毫无背景的普通员工,一路晋升至公司董事会主席的,最近一例是龙湖陈序平。

  10月28日,龙湖宣布完成交班,吴亚军将董事会主席之位传给了40岁的陈序平。他在2008年以仕官生身份加入龙湖,至今成为龙湖的董事长,陈序平用了14年。相比之下,张鹏也差不了多少。

  多年的相处中,张鹏与张雷默契十足。谈到与老板的关系,张鹏曾在接受乐居财经的采访时坦诚,自己成长于当代,这些年来跟着张雷一起创业,信任和价值观已经达成了高度的一致。

  在当代置业,张雷一直被认为是甩手掌柜,常年在国外的他只管企业战略和重大投资,具体的业务都交由张鹏负责。这种高度的放手和信任,让张鹏的才能得以在当代置业的舞台施展。

  张鹏对老板张雷做绿色、节能、可持续地产开发有高度的认同感。

  20多年来,当代置业在绿色科技领域不断精进,从绿色建筑、科技建筑到健康建筑、百年建筑,从被动式建筑、主动式建筑,再到近零能耗建筑、净零能耗建筑,核心竞争力不断增强。

  这些成绩,少不了张鹏的推动,更与他和张雷的理念、价值观一致密不可分。

  实际上,不仅仅在地产领域,这些年来,当代置业在张鹏的打理之下,还孵化出了第一资产、第一服务、第一摩码体育、第一教育、51WORLD、第一商业等业务,版图已越扩越大。

  双方的相互赏识和惺惺相惜,也表现在对公司的持股上。

  作为职业经理人,张鹏是有拥有公司“实权”的,他持有当代置业18,989,240股股份权益,占已发行股本的0.68%。同时作为第一服务董事会主席的张鹏,还持有第一服务17.90%股份。

  不仅如此,张鹏还是第一摩码体育及倍格创业生态科技的控股股东。

  这两家公司均由当代置业投资设立。一家是做击剑、跆拳道、游泳等中高端体育业务,一家为创业团队提供办公空间、创业指导、投融资、企业管理等全流程创业服务。

  两者已经先后于2017年8月17日及2019年3月7日在新三板上市。

  共进退

  此次的交棒,张雷对张鹏大加赞赏。当代置业在公告表示,体现了大股东和董事会对张鹏所代表的公司经营管理层的强烈信心和支持。

  但接过张雷手中的权杖,张鹏并不轻松。

  2021年10月,当代置业一笔规模2.5亿美元、利率12.85%的优先票据,未能按时偿本金及利息。宣告着当代置业正式加入了房地产美元债暴雷之列。麻烦也由此纷沓至来。

  2021年末,当代置业有息负债规模80.19亿元。截至2022年7月18日,其逾期债务的累计本金总额3.487亿元,逾期债务的累计本息总额3.631亿元。

  由债务问题引发的诉讼、偿债、项目停工等问题,让身为总裁、执行董事的张鹏疲于应对。

  他是上市公司高管,在业务处理上常常保持理性,但在工作之外,张鹏是地产圈少有的感性、心思细腻之人。

  他对人生苦乐,对企业管理,甚至对哲学问题的思考,常通过他的个人公众号展露无疑。

  自当代置业暴雷后的这一年里,张鹏无比煎熬。他一直穿梭于各种合作伙伴和金融机构之间,不断沟通、解释。

  尤其去年最后几个月,他喝了前四十几年没有喝过的酒,抽了前四十几年没有抽过的烟,挨过了前四十几年没有挨过的骂,流了前四十几年没有流过的泪。

  张鹏经常夜不能寐,半夜咳嗽不止。

  为了处理公司的问题,他甚至熬白了头发。但当代置业仍面临着诸多诉讼,一些项目公司的股权冻结,债务重组方案也还没有着落。

  外患之下,也伴随着内忧。流动危机下,公司里的职员不断有人选择离开。

  他曾为了探讨资金合作的问题,造访一位同行的办公室。在路过对方人力资源中心时,无意间看到坐着面试的,正是自己公司的职员。

  而他跟这位职员前一天还一起开会,并且信誓旦旦地说,无论公司遇到什么困难,都会与公司共进退。

  为了避免尴尬,张鹏只好拉着带路的秘书,绕过了那个区域。

  奔赴山海

  一直以来,张鹏坚持认为自己和当代置业都是一位长期主义者。

  当年,张雷带着他和一众管理层去看德国、英国等欧洲发达国家的房地产。后来他们得出了一个结论,绿色节能一定是房地产发展的终极目标。

  此后,当代置业以此为目标,一直坚持到现在。甚至在国内房地产规模竞速的时代,当代置业依然选择沉下心做“绿色科技”。这需要勇气,更需要抵抗诱惑的决心和毅力。

  而眼下的特殊时刻,这正是当代置业所需要的。今年6月29日,当代置业的债务重组计划在召开的计划大会上,获得法定所需大多数计划债权人的批准。

  重组事项若得以完成,当代置业的短期债务压力将得到减轻,而整体财务状况也将改善。只不过,该预期重组生效日期已被多次延迟,如今仍未传来结果。

  当代置业需要更大的处理问题的行动与决心。

  张鹏曾写过一本流传于地产圈的书叫《风雨不欺少年郎》,在书的序言里,他写到:“我信奉做一个长期主义者,对过去充满感恩,对现在全情投入,对未来抱有敬畏。”

  对这本书名字的初衷,他说,实际是一种对自己的激励。是不纠结过去、不惧怕未来的洒脱,因为“人生有梦三千场,风雨不欺少年郎”。

  接过当代置业的船舵,张鹏还需要更加的努力。

  "奔赴山海"。接任当代置业董事会主席后,张鹏用这四个字来表达自己的心情。

来源:乐居财经

作者:李奕和

相关标签:

地产K线

重要提示: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的立场和观点,并不代表乐居财经的立场或观点。 本文著作权,归乐居财经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在任何公开传播平台上使用本文内容;经允许进行转载或引用时,请注明来源。联系方式:400-606-6969或ljcj@leju.com。

网友评论

最新文章推荐

中国建材:中材国际3.77亿元收购智慧工业100%股份

中材国际收购智慧工业的100%股权构成中国建材的关连交易。

原创 乐居财经 刚刚

众捷汽车研发费用率低于行业均值,上半年经营现金流为负

2022年1-6月,公司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56.48万元。

原创 乐居财经 刚刚

众捷汽车主营业务毛利率两连降,前五名客户销售额占比超六成

报告期内,众捷汽车主营业务毛利率分别为29.95%、25.10%、23.20%和26.74%。

原创 乐居财经 刚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