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子地板追债地产商,耗时17个月讨回3000万定金

原创 <{$news["createtime"]|date_format:"%Y-%m-%d %H:%M"}>  乐居财经 付魁 11.2w阅读 2022-12-22 18:37

  文/乐居财经 付魁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扬子地板的公告中依稀可见这8个大字。

  追债将近一年半,扬子地板讨要3000万元定金的官司落定了。

  日前判决文书显示,扬子地板与四川蓝光和骏实业有限公司(简称“蓝光和骏”)的官司纠纷,扬子地板获胜,蓝光和骏需返还其履约保证金3000万元并支付利息。

  金额不大,但过程有点波折。

  蓝光和骏是蓝光发展100%控股公司,当初二者签下合约,扬子地板支付了保证金,后因蓝光发展及其公司出现经营风险,于是才有了扬子地板打官司讨要保证金的事儿。

  这起官司从一开始,结果就很清楚,只是过程中,蓝光合骏对部分费用有异议提起上诉,官司才从今年5月份一直到12月份才落定。

  与昔日地产合作伙伴对簿公堂,近两年,在家居建材企业中可谓“蜂拥”上演。

  其中,房地产企业的债务危机是家居建材企业官司纠纷的主要导火索。自恒大暴雷以来,不少家居建材企业均受到波及。无奈之下,通过打官司讨债成为了一种手段。

  据不完全统计,我乐家居、金螳螂、江山欧派等数10家家居建材企业都将恒大告上法庭,其中,亦有成功追回债务者。

  耗时17个月官司尘埃落定

  时隔17个月,扬子地板与蓝光和骏的案件纠纷有了最新进展。

  “维持原判”这意味着,蓝光和骏对部分费用的异议没有得到法院支持。说起扬子地板与蓝光和骏这起官司,还要回溯到两年前。

  2020年12月18日,扬子地板和蓝光和骏签订了合作协议,合作时间为2020-2022年,在合作时间内蓝光和骏及其关联公司、指定第三方向扬子地板累计采购木地板1.2亿元。同时,扬子地板需要向蓝光和骏缴纳履约保证金人民币3000万元。

  但在合作期限,蓝光和骏及其控股集团或子公司发生重大经营风险且严重影响本合同履行的,扬子地板有权终止上述合作。在合作终止15日内,蓝光和骏要向扬子地板返还履约保证金,并支付相应利息。

  2021年5月31日,扬子地板向蓝光和骏发出《关于终止合作的通知》,要求终止本次合作,解除协议。在未收到蓝光和骏的任何回复及款项后,2021年7月1日,扬子地板向四川省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2022年5月30日,四川省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做出判决结果,判定:在本判决生效十日内,蓝光和骏返还扬子地板履约保证金3000万元,并支付利息(以本金3000万元为基数,按年利率12%计算,自2020年12月25日起计算至履约保证金清偿之日止);另外,赔偿扬子地板律师费20万元及保全保险费1.93万元。

  判决结果出来后,蓝光和骏提起上诉,上诉请求为:依法改判律师费及保全担保费由扬子地板自行承担或予以调减。

  2022年12月11日,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再次做出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4589.32 元,由蓝光和骏承担。此次判决为终审判决。

  至此,长达17个月的官司尘埃落地,从判决结果来看,扬子地板大获全胜。“本次诉讼系维护公司合法权益不受侵害的正当行为,对公司持续经营和财务状况将产生积极有利的影响。”扬子地板表示。

  “不务正业”抬高净利

  3000万元保证金虽金额不算大,但蓝光和骏若是能按期履约,对盈利能力偏弱的扬子地板,也能有所支撑。

  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扬子地板的营业收入为2.04亿元,同比下降21.16%,净利润为1657.51万元,同比增加16.79%。

  今年上半年,扬子地板收到的政府补助为414.21万元,投资收益为868.48万元,两者合计为1282.69万元。如扣除这两项,扬子地板的净利润下滑。今年上半年,扬子地板的扣非净利润为469.19万元,同比下降59.36%。

  净利润下滑,扬子地板手中的现金也在减少。财报显示,今年上半年,扬子地板的货币资金为8314.57万元,比上年年末的1.09亿元减少了约23.42%。

  现金在减少,短债却在增加。今年上半年,扬子地板的短期借款为4500万元,比上年年末的503.57万元增加了约793.62%。可以发现,扬子地板手中现金足以覆盖短债数。

  另外,相比于短期借款,扬子地板的应付账款和应付债券均在减少。其中,应付账款由上年年末的1.45亿元减少到今年上半年的1.07亿元,应付债券由上年年末的1.01亿元减少到今年上半年的0.71亿元。

  在此之下,扬子地板的负债率也有所下降。财报显示,今年上半年,扬子地板的负债率为42.84%,而在2021年,扬子地板的负债率为48.62%。

  集体讨债地产商

  事实上,扬子地板与蓝光和骏的司法纠纷是一个缩影。近年来,家居建材企业与房地产的司法纠纷不断增多,多是由于房地产企业的债务危机。

  据乐居财经不完全统计,今年年初,有超20家家居建材企业受恒大波及,在协商还债方案的同时,不少也通过打官司催促还款。打官司讨债,属于下策,不到万不得已,企业不会启用。

  比如文科园林,仅在今年上半年,文科园林就与桂林聚豪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佛冈勤天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广州珠江建设发展有限公司、普宁市恒泰创富房地产有限公司、河北燕港(集团)富源城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贵阳宏益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等多家房地产企业对簿公堂。这其中,桂林聚豪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系花样年的关联公司。

  当然,在这过程中,已经有不少和扬子地板一样,等到了法院宣判。

  通过打官司讨债成功的企业的不在少数,我乐家居便是其中之一。

  据了解,被我乐家居推上被告席的企业包括:江苏中南建设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广州恒大材料设备有限公司、深圳恒大材料设备有限公司等。其中,与江苏中南建设的案件涉及金额最高,为3500万元,案由为买卖合同纠纷。

  2022年5月30日,法院一审判决,我乐家居及其全资子公司胜诉,深圳恒大材料设备有限公司应于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内支付电子商业承兑汇票金额共计7439.23万元及利息。票据追索中,另一家房企湖州南浔裕泰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也要向“南京我乐家居”支付952.82万元的票据款。

  与深圳恒大材料设备有限公司存在票据追索权纠纷还有江山欧派。日前,江山欧派发布公告称,公司全资子公司欧派木制品公司已于2021年9月向广东省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请求深圳恒大材料设备有限公司及担保方恒大地产集团有限公司支付未兑付商业汇票金额及利息,同时请求深圳恒大材料物流集团有限公司承担连带清偿责任。涉案金额约为1.75亿元。

  在与恒大的纠纷中,金螳螂所诉金额也不在少数。据了解,金螳螂与恒大之间的合同纠纷,法院受理的诉讼案件有694件,合计金额8.82亿元。此外,未决诉讼、仲裁案件合计金额24.83亿元,金额在1000万以上的重大诉讼有30起。在这30起诉讼中,恒大与江阴澄星实业集团有限公司之间的金额最多,为1.74亿元。


来源:乐居财经

作者:付魁

相关标签:

家居K线 债券

重要提示: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的立场和观点,并不代表乐居财经的立场或观点。 本文著作权,归乐居财经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在任何公开传播平台上使用本文内容;经允许进行转载或引用时,请注明来源。联系方式:400-606-6969或ljcj@leju.com。

网友评论

相关推荐

东方汇财证券:与财经印刷服务供应商订立谅解备忘录

谅解备忘录订约方合作可采取的形式包括但不限于(a)推广各订约方的业务;(b)向另一名订约方转介业务(另一名订约方正在从事或将会从事的业务);(c)(倘合适)共同承接及处理业务。

界面AI 02-08

金三江:2022年归母净利润6602.96万元,同比增长30.51%

2023年2月8日,金三江(301059.SZ)发布2022年年度报告,该公司营业收入为2.79亿元,同比增长37.70%。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6602.96万元,同比增长30.51%。

界面AI 02-08

大连重工:需为16家下属公司银行综合授信额度提供担保

大连重工公告,公司需为16家下属公司申请的30.13亿元人民币和1,200万美元的银行综合授信额度提供担保,期限1年。

界面AI 02-08

深圳国际:2022年股东应占盈利9亿港元至11亿港元

深圳国际公告,根据集团截至二零二二年十二月三十一日止年度之未经审核综合管理账目的初步评估,集团预期将于本年度录得股东应占盈利介乎约港币9亿元至港币11亿元,同比下降约69%至75%。

界面AI 02-08

最新文章推荐

保利发展负债万亿,刘平推出一揽子补血计划

打包出售12家合作公司,保利发展计划定增募资125亿。

原创 乐居财经 02-08

万里石连续三个交易日内收盘价格跌幅偏离值累计超20%

2月8日,万里石(002785.SZ)发布公告称,公司股票交易价格连续三个交易日内2月6日、2月7日、2月8日收盘价格跌幅偏离值累计超过20%。

原创 乐居财经 02-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