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居染红|封面文章

原创 <{$news["createtime"]|date_format:"%Y-%m-%d %H:%M"}>  乐居财经 付魁 9.7w阅读 2023-01-11 08:00

家居染红|封面文章

文/乐居财经 付魁

  2023年开年,红星美凯龙(601828.SH)将要易主的消息,在家居圈炸开了锅。

  1月8日,红星美凯龙发布关于筹划控制权变更事项的进展公告,拟将不超过30%股份转让给建发股份(600153.SH),若交易成功,红星美凯龙的控制权或将易主建发股份。

  目前,这笔股权交易尚处于筹划阶段。而这尚未落定的消息,也足够重磅。

  有人说,车建新可以喘口气了;有人说,美凯龙控股股东的债务危机或将化解;也有说,国资房企要是进入美凯龙,二者联姻或许能擦出不一样的火花……

  建发股份是具有国资委背景的企业,背后的实际控制人为厦门市人民政府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

  事实上,红星美凯龙背靠国资委只是家居界的一个缩影。据乐居财经《家居K线》不完全统计,有超过20家家居建材企业靠上国资委。有的是控制前变更,有的是上市前夕搭建股东框架时引入。帝欧家居(002798.SZ)、文科园林(002775.SZ)、宝鹰股份(002047.SZ)等均在其中。

  细看这些家居企业,未引入国资之前,大部分企业的业绩颇为“难看”,要么是盈利能力减弱,要么是资金吃紧。不过,引国资入股真的就是获得了“护身符”焕发新生吗?

  21家企业“染红”

  红星美凯龙控制权变更之事,还在洽谈之中,尚未落定。

  不过此事并不算突发,而是提前就有预告。

  2022年12月25日,红星美凯龙发布公告称,控股股东红星控股拟在未来半年内通过集中竞价、大宗交易方式减持不超过1.31亿股红星美凯龙股份,减持比例不超过公司总股本的3%。对于减持的原因公告表示,是为了“偿还债务”。

  时间没有间隔多久,建发股份欲收购红星控股相关股份的消息就来了。1月8日,建发股份表示,正在筹划通过现金方式协议收购美凯龙不超过30%的股份,本次交易完成后,可能成为美凯龙控股股东。

  据了解,建发股份的股东是厦门建发集团有限公司(简称“建发集团”),持股比例为45.13%,建发集团是厦门市人民政府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全资子公司。这也意味着,如果交易完成,红星美凯龙也将成为国资委控制下的企业。

  事实上,近年来,家居企业引国资入股的操作不少。据不完全统计,有超过20家家居企业靠上国资。仅在去年,就有帝欧家居、文科园林等企业“染红”。

  2022年12月12日,帝欧家居实际控制人刘进、陈伟、吴志雄拟将持有的2963.8万股股权转让给四川资本市场纾困发展证券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简称“四川发展基金”),转让价约为2.21亿元,转让完成后,四川发展基金持股比例约为7.70%。

  资料显示,四川发展基金背后的股东是四川国资委。企查查显示,四川发展基金的控股股东为四川发展引领资本管理有限公司,持股比例为99.8%;四川发展引领资本管理有限公司为四川发展(控股)有限责任公司全资子公司;而四川发展(控股)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为四川省政府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和四川省财政厅,持股比例分别为90%、10%。

  在稍早之前,文科园林发布公告称,其控股股东已变更为佛山市建设开发投资有限公司(简称“佛山建投”)。佛山建投背景不凡,其背后实际控制人为佛山市人民政府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

  根据当时公告,佛山建投拟通过协议转让的方式分别受让赵文凤持有的文科园林6.04%股份和文科控股持有的文科园林16.96%股份,合计受让上市公司1.18亿股股份。

  业绩低迷外寻帮手

  “为了企业更加健康的发展,进一步激发企业活力。”这是大部分企业引进国资委入股的“通用”原因。但进一步分析,很多企业是为了纾困去寻找一个更稳固的“靠山”。

  以帝欧家居为例。去年前三季度,帝欧家居净利润亏损3.95亿元,同比下降213.13%。对于净利润亏损,帝欧家居表示,房地产市场风险是影响原因之一。

  过去几年,帝欧家居做了不少大B端业务,客户主要为大型房地产企业,其中不乏恒大、融创等已经“暴雷”的客户。恒大等企业的暴雷,对帝欧家居的影响直接体现到应收账款上。

  去年三季度,帝欧家居曾公开表示,截至2021年9月30日,与恒大集团及其成员企业之间的应收账款余额为7400万元,应收票据余额为4000万元左右。其中,已逾期应收票据余额为4100万元左右,其中3950万元已与恒大集团达成抵房解决方案。

  此外,帝欧家居尚有一定的资金压力。财报显示,去年前三季度,帝欧家居的货币资金为10.43亿元,短期借款、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为12.28亿元、1.64亿元,短债合计为13.92亿元,资金缺口为3.49亿元。

  相比之下,文科园林受恒大的影响更为明显,直接被逼到“卖身”。在易主的当年,文科园林持有恒大集团及其成员企业开出的应收票据合计14.42亿元,其中逾期未兑付票据7.04亿元,未到期票据7.38亿元;应收账款4.37亿元。应收票据、应收账款共计18.79亿元。

  此外,从业绩上来看,文科园林在2021年的净利润为-16.61亿元。

  相比于文科园林和帝欧家居,孚日股份(002083.SZ)的净利润相对好看一些。财报显示,今年前三季度,孚日股份的净利润为2.29亿元,同比下降6.57%。但也逃不了“被卖”的命运。

  12月7日,孚日股份关于公司控制权变更处于筹划阶段的提示性公告,控股股东高密华荣实业发展有限公司拟将控制权转让给潍坊市城投集团,潍坊市城投集团控股股东为潍坊市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

  虽然营收和净利润没有太大波动,但孚日股份的资金缺口很明显。财报显示,截至去年9月30日,孚日股份的货币资金为9.07亿元,短期借款为18.39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为3.83亿元,短债合计为22.22亿元,资金缺口约为13.15亿元。

  国资伸手救市

  引进国资后,企业也就多了几分底气,遇到难事也就顺理成章地向股东发出求助信号。

  比如文科园林在易主不久后,就向控股股东佛山建投发出求救信号,佛山建投为文科园林向银行等金融机构申请授信业务等提供连带责任担保,担保额度不超过20亿元,担保费率为1%/年。

  后来,文科园林为了资金需求,又向控股股东佛山建投申请不超过3亿元借款额度,借款期限为一个月,借款年利率为6%。

  似乎与文科园林如出一辙,宝鹰股份也多次向控股股东寻求援助。

  2020年1月,珠海航空城发展集团有限公司(简称“航空城集团”)通过协议转让方式,以每股价格5.48元分别受让宝鹰股份股东古少明、深圳市宝贤投资有限公司合计持有的宝鹰股份 2.95股股份,并非公开发行股份1.75亿股,合计持有宝鹰股份4.70亿股,持股比例为31%,为控股股东。航空城集团背后的控股股东为珠海市人民政府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

  航空城集团成为股东后,宝鹰股份便开始了多次求救。2021年6月、10月11月,宝鹰股份向航空城集团借款1.9亿元、2亿元、1.9亿元,原因均为因日常经营发展需要。

  而在多次伸出援助之手后,航空城集团似乎也有了“甩包袱”之意。

  2022年12月30日,宝鹰股份发布关于国有股份非公开协议转让暨控股股东拟发生变更的提示性公告,其控股股东拟将持有的宝鹰股份2.95亿无限售流通股股份非公开协议转让给珠海大横琴集团有限公司(简称“大横琴集团”)。转让结束后,航空城集团的持股比例为11.54%,大横琴集团的持股比例为19.46%,成为控股股东。

  大横琴集团的控股股东是珠海市人民政府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也就是说宝鹰股份的实际控制人依然为珠海市人民政府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实际控制人并没发生变化。

  对于这次股权转让,正式股份转让协议尚未签署,具体原因也未披露。不过,自从航空城集团入股后,宝鹰股份的业绩依然没有多大起色。

  2021年,宝鹰股份的净利润为-16.52亿元。2022年第一季报、上半年、前三季度,净利润分别为-4539.60万元、-5133.99万元、-1.24亿元。虽然亏损幅度减小,但仍处于亏损状态。

  与宝鹰股份类似,在引入国资后,文科园林的净利润虽有好转,但也是改变不了亏损的命运,其在2022年上半年和前三季度,分别亏损了6889.02万元、5901.10万元。

来源:乐居财经

作者:付魁

相关标签:

家居K线

重要提示: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的立场和观点,并不代表乐居财经的立场或观点。 本文著作权,归乐居财经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在任何公开传播平台上使用本文内容;经允许进行转载或引用时,请注明来源。联系方式:400-606-6969或ljcj@leju.com。

网友评论

相关推荐

最新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