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湖期货IPO,一个2万元发家的传奇

原创 <{$news["createtime"]|date_format:"%Y-%m-%d %H:%M"}>  乐居财经 李姗姗 6.5w阅读 2023-02-07 10:23

  文/乐居财经 李姗姗

  作为一个神秘到只存在于众人传说里的温州商人,黄伟却是每年富豪排行榜的常客。其中,2016年胡润百富榜,他的家族以290亿元的资产蝉联温州首富。

  从眼镜店、股票、期货到房地产,从2万元起家到坐拥290亿元资产,从教师到暴发户再到资本大佬的传奇经历,黄伟凭借着资本运作方面的敏锐嗅觉和对投资市场的先知先觉让他在温州众多商人中异军突起。

  眼下,长袖善舞造就庞大金融帝国的黄伟,欲将旗下新湖期货推向资本市场,登陆上交所主板。目前,已在A股上市的期货公司包括南华期货(603093.SH)、瑞达期货(002961.SZ)、永安期货(600927.SH)、弘业期货(001236.SZ),新湖期货有望成为国内第五家登陆A股的期货公司。

  不过,随着近日证监会万字反馈意见的发布,直指新湖期货实控人、股东及重大诉讼和投诉等38项问题被摆上了台面。

  实控人靠2万块发家,股东资格遭质疑

  新湖期货的前身为浙江天地期货经纪有限公司(下称“天地期货”),成立于1995年10月,由港澳新材、万向集团、航天通信、期货信服、银河股份、建行信托和金威电子共同出资创办,注册资本2000万元。

  新湖期货成立当年12月,黄伟便通过其控制的昌达贸易入股,并成为控股股东。此后12年间,新湖期货因股权转让而多次易主,历经高新开发、高存班等,直到2007年11月,控股权才最终回归黄伟手中,且至今都由其控股。与此同时,黄伟为新湖期货实控人。

  黄伟何许人也?人称“浙江神秘资本大鳄”,行事十分低调,罕有其个人经历的专访报道。

  公开资料显示,黄伟出生于1959年,温州瑞安人,上世纪70年代初从温州师专毕业后分配至瑞安一中教书,随后被调至温州市委党校。

  媒体报道中,黄伟的发迹是从卖眼镜、做股票和炒期货开始的。1991年,黄伟跟随改革开放的下海潮,放下铁饭碗,在杭州国际大厦租下几个柜台卖眼镜。在这个暴利行业,他赚到了人生第一桶金2万多元,成为当时少有的万元户。

  1992年初,上海推出股票发行新办法——股票认购证,投资者凭认购证才能购买股票,黄伟将赚到的2万元投入购买了大量认购证。这次倒卖认购证,给黄伟带来了800多万元的原始资本积累。随后又在“327国债”事件中获利7.5亿,一度成为浙江首富。

  财富的膨胀给了黄伟扩展资产版图的底气,1994年,创立新湖集团、新湖地产、嘉源实业三家新湖系母公司后,进入房地产行业,先后开发了温州香江大厦、瑞安外滩项目等。

  此后,黄伟开始涉足资本运作,2000年后,新湖系接连入主绍兴百大(后改名新湖创业,并入新湖中宝)、哈高科(后改名湘财股份)和中宝股份(后改名新湖中宝)三家上市公司,形成新湖系的“三驾马车”。

  近年来,黄伟热衷于布局金融领域。目前,其除了控股新湖期货、湘财证券,还以新湖中宝为控股平台,参股的金融企业包括盛京银行、中信银行、温州银行、阳光保险、新加坡亚太交易所等多家传统金融机构,集银行、保险、证券、期货等金融牌照于一身。

  如今,坐拥庞大金融帝国的黄伟,欲将旗下期货公司新湖期货推向资本市场。不过,随着证监会万字反馈意见的发布,直指新湖期货实控人、股东以及重大诉讼等38项问题被摆上了台面。

  上市前,新湖期货共有六位股东,其中,控股股东为兴和投资,持有公司54%的股份,众孚实业、新湖集团、新湖中宝分别持有公司22%、8%、7.67%的股份,该四位股东均由黄伟实际控制,因此,黄伟控制新湖期货合计91.67%的股份。

  股权穿透可知,兴和投资、众孚实业、新湖中宝均为新湖集团旗下公司,新湖集团主要从事能源交通、海洋资源、房地产、新型材料、信息网络、电子商务等投资开发,由黄伟及其配偶李萍、私募基金奋华投资、光大信托、公司监事邹丽华及其他67位自然人股东共同持股。

  此外,新湖期货还由高存班、王川雷共同控制的昌达贸易持股7.44%;公司董事长及法人马文胜通过升华投资持股0.89%。

  根据《期货公司监督管理办法》(2019 年修订)所规定的条件,期货公司主要股东为法人或者非法人组织的,应当具备“实收资本和净资产均不低于人民币1亿元”、“持续经营3个以上完整的会计年度,最近3个会计年度连续盈利”的条件。

  作为持股5%以上的股东,昌达贸易并不满足股东适格性要求。企查查显示,昌达贸易成立于1995年,注册资本及实缴资本均为3500万元,低于规定的1亿元;此外,2022年上半年,该公司净利润为-5.47万元,不具备持续的盈利能力,这也遭到证监会对其是否具备股东资格的质疑。

  此外,公司实控人的情况也被关注。据招股书,目前黄伟持有的新湖集团部分股权存在质押,黄伟以其持有的新湖集团11.28%股权为奋华投资投资新湖集团享有的本金及其对应的投资收益提供质押担保。

  对此,证监会要求其说明是否存在逾期还款导致债权人行使质权的法律风险、是否对新湖期货股权结构和控制权的稳定性存在不利影响,以及是否会导致黄伟负有较大的债务,从而影响新湖期货控制权的稳定性。

  低佣金换取市场份额,利润与现金背离

  期货市场最早萌芽于欧洲,最初的期货交易是从现货远期交易发展而来,即双方口头承诺在某一时间交收一定数量的商品。

  随着期货市场的发展,交易品种不断增加、交易规模不断扩大,期货品种涉及能源、金融、农产品、金属等,因个人无法直接买卖,期货公司应运而生。

  招股书显示,新湖期货的主营业务便包括期货经纪业务、期货投资咨询业务、资产管理业务,并通过全资子公司新湖瑞丰、新湖瑞丰源开展风险管理业务。

  其中,期货经纪业务为公司主要收入来源。该业务即期货公司通过自己的交易通道,以自己的名义代理客户进行期货买卖,并收取一定佣金的操作,是一种中介业务,交易结果由客户承担。过程中,期货公司主要收取经纪业务交易手续费,以及经纪业务客户保证金带来的利息收入。

  2019年-2022年上半年,新湖期货实现营业收入分别为58.48亿元、73.64亿元、77.6亿元和13.87亿元。

  对新湖期货营收影响较大的是销售货物收入。报告期内,新湖期货销售货物收入分别为56.15亿元、70.35亿元、72.65亿元及12.13亿元。销售货物收入主要系公司从事期现贸易业务形成的收入。

  不过,这部分收入虽然看起来规模很大,但实际带来的收益并不多。扣除销售货物成本后,销售货物净收入分别为1206.28万元、-289.16万元、2306.93万元、2849.41万元。同时,扣除销售货物成本后,新湖期货报告期内的营收也仅为2.45亿元、3.27亿元、5.19亿元、2.02亿元。

  扣除销售货物收入后,新湖期货的手续费收入和利息净收入占比合计分别为63.83%、64.74%、66.06%、69.92%,占据六成以上的营收比重,且逐年上升,趋近七成。

  具体来看,手续费收入主要包括经纪业务手续费收入及交易所减收手续费收入。其中,经纪业务手续费收入与公司代理期货交易量、手续费率挂钩。

  乐居财经《穿透IPO》注意到,新湖期货经纪业务手续费率处于逐年走低的状态。2019年-2022年上半年,其经纪业务手续费率分别为0.0333‰、0.0276‰、0.0251‰及0.0263‰。

  与此同时,新湖期货的手续费率远低于同行业可比公司。2019年-2020年,永安期货的经纪业务手续费率分别为0.0849‰、0.0728‰;2019年-2021年,弘业期货分别为0.2018‰、0.0601‰、0.0363‰。

  而从代理交易金额和市场份额来看,报告期内,新湖期货代理成交金额分别为6.72万亿、10.07万亿、14.98万亿及6.74万亿,市场份额分别为0.99%、0.99%、1.29%及2.62%,逐年上升。

  对比手续费率与代理交易量来看,不排除新湖期货以价格换取市场份额的可能。业内人士指出,在企业经营效率更高的情况下,以价格优势争取市场份额的战略可以令企业通过成本结构形成竞争力,但若是以短期牺牲收益而进行的价格战,该经营策略便不具备可持续性。

  与经纪业务手续费率同样走低的,还有新湖期货的保证金存款利率。期内,公司保证金存款利率分别为1.48%、1.09%、1.1%及0.86%,且低于同行业保证金存款利率均值1.82%、1.27%、1.21%及0.6%。

  实际上,新湖期货手续费收入占比近半壁江山,是因为交易所减收手续费提供了相当一部分的“外部”支持。手续费减收是各期货交易所根据各个期货公司收取的手续费情况进行适当的减收。期内,公司实现的交易所减收手续费收入分别为5606.38万元、8927.83万元、1.74亿元及6708.38万元。

  不过,手续费减收收入受政策影响较大,减收的比例、时间、品种、规模等均具有波动性。招股书显示,若交易所手续费减收降低20%,对新湖期货各期净利润的影响将达到120.9%、73.19%、58.29%及106.52%。

  2019年-2021年,新湖期货实现归母净利润分别为2429.23万元、7708.03万元及1.66亿元,逐年上涨。与此同时,其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却逐年下降,各期分别为2.66亿元、1.7亿元及1.04亿元。

  2022年上半年,新湖期货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转为负值,降至-2.89亿元。再加上同期投资现金流-212.89万元,筹资现金流-230.93万元,公司期末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余额缩水了5.7%。

  对于经营现金流出现负值,新湖期货解释称,2022年上半年,由于支付客户及存入交易所保证金和支付子公司风险管理业务的采购金额较大,导致当期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负。

  亏损42%被告法庭,陷千万资金诈骗传闻

  招股书显示,新湖期货的资产管理业务是指公司受客户委托,运用客户委托资产进行投资,并按照合同约定收取费用或者报酬。

  2019年-2022年上半年,新湖期货设置的资产管理产品数量分别为19只、20只、21只、22只,各期末受托管理资产规模分别为15.54亿元、19.74亿元、15.46亿元及8.03亿元,公司资产管理业务收入分别为262.43万元、584.93万元、697.51万元及236.62万元。

  就资产管理计划,新湖期货在招股书中表示,公司管理的资产管理计划不存在保本或最低收益承诺,不存在约定业绩报酬的情况下分担损失的情况。尽管如此,仍有客户因产生较大金额的损失而将新湖期货告上了法庭。

  2016年6月,浙江万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下简“浙江万孚”)作为资产委托人,与新湖期货、招商银行上海分行共同签署了《新湖期货荣华15号资产管理计划资产管理合同》,浙江万孚以2亿元资金认购2亿份份额。

  而资管计划到期后,浙江万孚仅取得剩余款项1.16亿元,本金亏损了约8440.06万元,亏损率高达42.2%。

  面临巨额亏损,浙江万孚认为新湖期货未尽到金融消费者适当性审查义务,以及未按照合同约定履行资产管理人在信息披露、报告、通知及忠实执行投资策略的职责和义务,致使合同设计的投资策略、风险控制体系及内部监督安排形同虚设,最终造成其巨大资金损失。

  2020年5月,浙江万孚以此为由将新湖期货诉至法庭,要求其赔偿资金损失8440.06万元和利息,以及相关律师费20万元、仲裁费用等。

  不过,最终浙江万孚因其提及的新湖期货违反适当性义务构成违约缺乏相应的事实依据而败诉,新湖期货并未因此承担赔偿责任。

  此外,去年3月,网上公开了一份针对新湖期货的风险管理子公司新湖瑞丰的“实名举报信”,信中称,厦门纳百圆、福清元成贸易、福建聚航等多家公司在新湖期货开户,进行期货、期权交易。

  而新湖瑞丰擅自修改交易结算规则,人为制造上千倍的“风险权益”,虚构交易记录,合谋骗取客户数千万资金,并指责新湖瑞丰高管存在违纪违法问题。

  对于举报信的出现,新湖瑞丰相关负责人认为,“上述投资者因从事场外衍生品交易产生亏损,且不愿意自行承担交易结果,试图通过发布不实文章及其他方式向公司施压,希望公司承担其自主交易、投资决策错误产生的亏损。”

  该事件同样引起监管的注意,证监会表示,这反映新湖期货子公司新湖瑞丰与其场外衍生品交易的客户之间存在纠纷,要求说明举报事项是否属实,以及新湖期货及新湖瑞丰的董事、监事、高管是否存在骗取客户财产等违法违规行为。

  除了重大诉讼及投诉问题,在合规性方面,新湖期货亦存在隐忧。报告期内,中期协曾对新湖期货及新湖瑞丰出具了约见高管谈话通知书。

  2019年初,新湖期货收到来自上交所的纪律处分,处罚书显示,公司未按规定对客户程序交易进行管理和报备,且经整改后仍存问题,情节严重;未依规履行客户交易行为管理职责;未依规履行客户适当性管理职责;分级权限管理存在较大漏洞。

  最终,新湖期货被上交所暂停股票期权经纪业务(限于新增客户)相关交易权限3个月。

来源:乐居财经

作者:李姗姗

相关标签:

穿透IPO

重要提示: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的立场和观点,并不代表乐居财经的立场或观点。 本文著作权,归乐居财经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在任何公开传播平台上使用本文内容;经允许进行转载或引用时,请注明来源。联系方式:400-606-6969或ljcj@leju.com。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