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忠敏留不住财务总,东来技术违法解除老员工劳动合同

原创 <{$news["createtime"]|date_format:"%Y-%m-%d %H:%M"}>  乐居财经 林振兴 11.8w阅读 2024-05-27 16:58

文/乐居财经 林振兴

五月初,东来技术(688129)发布公告称,董事会于近日收到公司副总经理、财务总监卢大川的辞职报告,卢大川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公司副总经理、财务总监职务。

卢大川在财务总监位置上才坐了不到两年时间,他原本任期终止时间是在2026年12月7日。

时间回溯至2022年7月,东来技术发布公告,公司董事会于近日收到公司副总经理、财务总监余东文的辞职报告,余东文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公司副总经理、财务总监职务。同时,同意聘任卢大川为公司副总经理、财务总监,任期自公司董事会审议通过之日起至第二届董事会任期届满之日止。

另据乐居财经获悉,卢大川清华大学硕士学位,在东来技术工作之前,他曾任中国石油国际事业有限公司资金部经理兼预算部经理、中国石油(香港)有限公司财务负责人、中华能源国际有限公司执行董事兼总裁、恒衍视觉(北京)科技有限公司执行董事,简历可谓十分优秀。2023年,卢大川从东来技术获得的税前报酬总额为73.15万元。

而东来技术上任财务总余东文仅呆了一年(2021年7月至今2022年7月),就递上辞职报告。

此外,余东文也是在任期未满就离职了,他原本任期终止时间是在2023年9月13日。另据乐居财经获悉,余东文曾任中国华源集团有限公司财务部部长助理、上海华源复合新材料有限公司总会计师、温州市 冠盛汽车零部件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财务总监、江苏亨通光电股份有限公司财务总监、正邦集团及附属企业财务总监、上海纳克润滑技术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兼董事会秘书、上海贵源生态园林工程有限公司财务总监,著有《超级集团财务》。

短短两年时间,东来技术离奇出走了两位财务总,外界众说纷纭。除了留不住财务总,东来技术还被老员工告上了法庭。

事情起因为,邓先生于2008年2月起至东来技术(曾用名“东来涂料技术(上海)有限公司”)处从事仓库工作,双方连续多次签订劳动合同,最后一次劳动合同的期限至2022年12月25日止。他陈述,东来技术于2022年3月单方面违法解除劳动合同,不让他进厂上班也未提前通知。

2016年12月期间,邓先生因东来技术要求签署一份离职证明,但他从2008年入职被告后从未离职,也未换过岗位,现双方就就业年限产生严重分歧,故涉讼。此外,邓先生不同意东来技术向其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28,083元的诉讼请求。

法院认为,东来技术主张因邓先生表现不佳遂与他解除劳动关系的观点,现并无证据证实,且东来技术现主动要求给付邓先生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仅在赔偿金金额上,双方存在争议,因此本院依法认定东来技术违法解除与邓先生的劳动合同之事实。

根据规定,用人单位违法解除劳动合同的,应当向劳动者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最终法院判决,东来涂料技术(上海)股份有限公司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邓先生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人民币173,674.48元。负有金钱给付义务的当事人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资料显示,东来技术创始人兼董事长为朱忠敏,他毕业后在葛店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工作,成为了一名地地道道的公务员,端上了那个年代人人羡慕的“铁饭碗”。

然而,稳定的公职工作却并没有改变他身上的企业家特质,90年代中期,在席卷全国的“下海潮”的影响下,朱忠敏辞去了葛店经开区管委会的职务。1995年,他应聘进入了一家港资公司驻上海办事处。

90年代末,中国即将加入WTO的消息逐步传开,在全国范围内掀起了新一轮的创业热潮,让朱忠敏意识到这或许是一个难得的时代契机,1999年,他辞去了港企的高薪工作,和妻子朱轶颖一起,自立门户创办了一家名为“上海东来科技有限公司”的小企业,做起了汽车涂料的生意,由此走上了创业之路。

相关标签:

见地 家居K线

重要提示: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乐居财经立场。 本文著作权,归乐居财经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在任何公开传播平台上使用本文内容;经允许进行转载或引用时,请注明来源。联系请发邮件至ljcj@leju.com,或点击【联系客服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