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在状告蓝光?

原创 <{$news["createtime"]|date_format:"%Y-%m-%d %H:%M"}>  进深News 吕秀伦 7.3w阅读 2022-01-18 09:09

编者按:在地产暴雷声中,房企们在自救,同时承受着大量的追债和诉讼。乐居财经特别推出《谁在状告》系列,试图还原房企与相关产业链之间的是非曲折。本期推出系列谁在告蓝光?

文/乐居财经 吕秀伦

新年第一天,杨武正亲自写了一封家书,激励全体蓝光员工:心中有光,不惧路长。

自去年6月,26岁的杨武正从父亲杨铿手中接过蓝光发展董事长的权杖,他就没有停歇。有人说,他是地产最惨二代,还没有享福,就要扛起父辈的债务。

但在杨武正看来,有些事情没有办法与世界和解,但是颠沛的命运是生存的张力。在内部,他为蓝光人推荐了一本读物余华的《活着》。相比于书中主人翁在“活着”处境上的选择,杨武正也面临着企业“活着”的生存命题。

在去年的投资人电话会议上,杨武正面对质疑,铿锵有力的作答称,“我们绝对不会甩卖公司,蓝光也没有考虑让出控制权。”少帅的魄力和不服输的态势溢于言表。

如今大半年过去,蓝光发展虽然拼命自救、不躺平,但仍在债务泥潭中艰难前行。2021年终,蓝光发展一口气发布3则公告,而逾期未偿债务规模在公告中终被揭开。

截止去年底,蓝光累计到期未能偿还的债务本息金额合计 277.39 亿元,包括银行贷款、信托贷款、债务融资工具等债务形式。

与此同时,蓝光还发布一则涉及重大诉讼的公告。作为近期新增诉讼,公告中涉及17宗诉讼,涉案金额合计18.85亿元。

这撕开了蓝光发展诉讼的一个开口。

乐居财经查询获悉,与蓝光相关的司法案件达439宗。其中在债务违约的2021年,它涉及的司法案件就多达331宗,票据、金融借款、建设工程施工、商品房销售等多种纠纷案掺杂其中,案由多种。

进入2022年,势头依旧不减,截至1月17日,蓝光发展就涉及司法案件多达80宗,近乎每天新增5宗案件。

与之相对应的便是“迎接不暇”的开庭公告。眼下,蓝光发展单日新增3-5份开庭公告的情况,时常发生。截至1月17日,其所涉及诉讼的开庭公告已达363份,有些诉讼的开庭时间表,甚至排到了3月中旬。

供应商“反水”

曾几何时,在蓝光急剧扩张的路上,供应商为其立下了汗马功劳。然而,伴随着去年7月债务违约,作为蓝光供应商本想分得一杯羹的目的也由此泡汤,反而成为了“牺牲品”,为了将自身损失降到最小,走向了对簿公堂。

去年末,蓝光涉及的一宗合同纠纷,在法院一审判决中失利。

这起纠纷案件中,广东兴辉陶瓷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兴辉陶瓷”)要求蓝光发展返还履约保证金5000万元以及相应的利息。最终,兴辉陶瓷大部分诉求得到法院响应。

作为供应商,兴辉陶瓷早在2020年就与蓝光发展达成合作。2021年开年,兴辉陶瓷再次入选蓝光发展“战略建设供应商”,提供瓷砖产品及服务解决方案。

提出返还履约保证金的不仅兴辉陶瓷一家,还有马可波罗控股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马可波罗控股”)、上海祥贺金属材料有限公司(下称“祥贺金属”)等。

一边,马可波罗请求法院判令退还履约保证金6000万元以及支付相应的违约金,该起诉讼待排期开庭。

另一边,作为蓝光发展供货商,祥贺金属称,自双方合同签订至今,蓝光发展并未与祥贺公司发生任何业务往来。并且其目前存在较多涉诉涉执的情况,蓝光继续占有祥贺1000万元存在巨大风险,蓝光理应返还。

对此,蓝光辩称,《合作协议》并非双方真实意思表示而无效,双方实际上是借贷关系。但略显苍白的回应,法院并不予认同,判决蓝光归还保证金及支付相应利息等。

在蓝光债务违约后,这样的诉讼并不罕见。此前合作得越密切,后续就越容易产生间隙与纠纷,它与地产上下游产业链供应商之间的爱恨情仇,不断上演。

去年11月,蓝光发展旗下漯河市鎏源置业有限公司、四川蓝光和骏实业有限公司收到中国五冶集团讨债诉状。五冶在诉求中表示,希望二者共同支付工程欠款本金约1.92亿元及资金占用费等。

不仅如此,当月,蓝光发展至少6次收到中国五冶集团的诉状,涉案金额约在443.36万元-2.53亿元不等。

除此之外,山东三箭建设工程管理有限公司也曾将蓝光诉至法院,要求后者支付拖欠工程款及违约金,涉及金额约1.1亿元。

金融机构“落井下石”

在风调雨顺时,你好我好大家好,房企可以借助财务杠杆冲规模;但一旦遇到环境突变,金融机构则最先把“伞”收回来,迅速切割风险。蓝光在暴雷后,更是深有体会。

根据披露,蓝光发展在去年11月收到两次中国华融重庆分公司的诉状。

其中,在去年11月29日收到的诉状显示,案由系金融借款合同纠纷,中国华融重庆分公司将蓝光发展及其旗下4家公司诉至法庭,分别是成都武侯蓝光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泸州锦澜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成都锐麒置业有限公司、四川蓝光和骏实业有限公司。

在诉求中,中国华融请求判令成都武侯蓝光、泸州锦澜、成都锐麒立即向其偿还债务重组本金1.2亿元,以及重组宽限补偿金1040万元和相关利息等。同时,蓝光发展、蓝光和骏承担连带责任,涉案金额约1.34亿元。

如出一辙的是,同日,蓝光发展还收到了中国华融重庆分公司的另一起诉状。同样将蓝光发展以及其四家旗下公司诉至法庭。

不过,这一起涉案金额颇大,超3.2亿元,案由系建设施工合同纠纷。但从诉求内容上看,中国华融重庆分公司要求达州蓝光和骏置业、成都锐麒偿还债务重组本金2.8亿元,以及违约金等。

除了资管机构,银行也加入了讨债大军的队伍中。

去年11月,蓝光发展收到了浙商银行长沙分行的诉状,其要求中浩建设股份有限公司偿还本金约2788.77万元,蓝光发展、湖南三环置业有限公司对此承担连带责任等。

更早之前的7月,浙商银行长沙分行还向法院申请冻结了蓝光发展、湖南三环置业、中浩建设名下银行存款2760万元或其相应价值的其他财产。

其中,中浩建设并非蓝光发展旗下企业,蓝光发展缘何会承担连带责任,二者存在什么样关系?

乐居财经查询获悉,彼时,蓝光发展旗下公司湖南三环置业是长沙蓝光雍锦半岛项目开发商。2018年,中浩建设中标“蓝光雍锦半岛建设项目施工第二标段”,中标价格约5.9亿元。此次合作也是目前公开资料信息中,二者出现的唯一一次交集。

而此次浙商银行长沙分行的起诉大概率与湖南三环置业、中浩建设二者的合作有关。

不仅是浙商银行,还有中国民生银行深圳分行、广发银行昆明分行、招商银行常州分行等银行,也因金融借款合同纠纷的,加入了追债蓝光的行列。

其中,不乏财产保全案件或冻结财产。例如,去年8月,招商银行常州分行申请冻结常州锐蓝置业、苏州锐石文华房地产开发、蓝光发展银行存款5.7亿元或查封、扣押其相应价值的财产。

与此同时,信托也站到了原告席上。例如,五矿国际信托、国通信托、中信信托、建信信托等。

去年11月,蓝光发展收到五矿国际信托的诉状,其要求安徽美太光华置业有限公司、南京锦烨置业有限公司支付回购本金4.05亿元,以及相关违约金。同时,蓝光发展对此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除了资产管理机构、银行、信托,蓝光发展还将融资渠道伸向了民间借贷。去年10月,常嘉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因诉前财产保全措施未能满足其保全申请,在起诉后继续向申请财产保全并提供合法有效的保全担保。

最终,常嘉建设集团的诉求得到法院相应,冻结申请人蓝光发展、蓝光和骏等7家银行存款8150万元或查封、扣押其相应价值的财产。

暴雷风波中的个体

面对蓝光发展的债务违约,拖欠工程款,随之便波及到蓝光各地在建项目进展,这就牵扯到无辜的购房者群体。

也因此,蓝光发展在各地“暴雷”信息频出。去年下半年,西安蓝光雍锦湾因巨额欠款停工,业主们担心,项目会不会因为企业财务问题被查封、会不会失去产权、蓝光雍锦湾预售资金监管账户的资金是否正常、是否被违规打进了开发商账户等。

此外,去年年底,有业主爆料称,南宁蓝光雍锦澜湾的业主们拉起了横幅,声讨蓝光挪用资金、不交房。甚至有信息显示,目前相关工作人员已向南宁市委市政府请示,成立专班,并暂定于今年1月5日带领专班到成都跟蓝光总部总裁洽谈具体方案。

这只是蓝光发展全国项目维权的一个缩影。此前,蓝光发展旗公司还因逾期未办理房产证、质量等问题,而被业主告上法庭。

除此之外,还有那些蓝光发展及其旗下公司拖欠薪资的员工,也走上了维权道路。例如,蓝光发展旗下蓝本科技进行千人“劝退”计划后,就频频被离职员工通过各个渠道喊话“还钱”。

该公司前员工表示,自己(2021年)6月30日被蓝本科技劝退,并签订了裁员补偿协议,如今已近5个月,但蓝本科技一直以没收到蓝光集团支付额度为由,屡次拒绝支付工资。

据称,他们那一批次被裁的一共100余人都没有收到赔偿金,多次索要,甚至求助相关部门,但公司都以总部没拨款为由,不予执行。

此前,因拒不支付薪资等原因,蓝光前投资总监将公司诉至法院。李某称,2019年7月,其与蓝光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签署劳动合同,任投资总监一职,主要负责战略管理岗位工作。后于2019年9月16日签订变更协议,用人单位变更为蓝光发展。

两个月后,蓝光发展便以李某考核未达标为由单方解除劳动合同,拒不支付一个月工资和2倍经济补偿。李某则认为符合录用条件。

最终,李某的诉求得到了法院部分响应,判决蓝光发展支付赔偿金17825.01元等。

除了自家员工,还涉及外部员工拖欠薪酬。今年7月,多家二手房中介的从业者,聚集在位于南阳市的蓝光芙蓉里售房部,进行拖欠佣金的维权。

虽然诉讼不止,但蓝光并未不理会,更没有躺平,它仍在不断“筹钱”还债、自救。自去年7月首现债务违约,蓝光发展先是把蓝光嘉宝服务摆上货架,后又不断转让项目公司。

最近一次是发生于去年12月23日,蓝光公告称,其全资子公司四川蓝光和骏实业有限公司及成都均钰企业管理有限公司计划将其拟持有的重庆炀玖商贸有限责任公司100%股权转让给金科。

此次转让涉及三个项目,分别为重庆未来城104亩项目、重庆芙蓉公馆项目、天津津南小站665亩项目,交易以承债式收购的方式进行。

《谁在状告》系列相关文章:

1、谁在告恒大?



来源:进深News

作者:吕秀伦

相关标签:

进深

重要提示: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的立场和观点,并不代表乐居财经的立场或观点。 本文著作权,归乐居财经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在任何公开传播平台上使用本文内容;经允许进行转载或引用时,请注明来源。联系方式:400-606-6969或ljcj@leju.com。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