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昌海洋公园闹钱荒,曲乃杰“卖子+配股”

原创 <{$news["createtime"]|date_format:"%Y-%m-%d %H:%M"}>  乐居财经 李奕和 19.7w阅读 2022-06-22 20:31

  文/乐居财经 李奕和

  因去年出售多个海洋公园项目股权,而获得片刻喘息的海昌海洋公园,并没有停下轻资产转型的脚步。

  6月21日,海昌海洋公园宣布,于近期与华侨城欢乐谷签署战略合作。

  根据该协议,欢乐谷将向海昌海洋公园同时开放旗下八个欢乐谷项目,引入其奥特曼超级能量站项目;海昌海洋公园负责提供标准化的奥特曼超级能量站产品和商品。

  这被认为是海昌海洋公园,以“奥特曼”IP推进轻资产转型的主要动作之一。

  疫情的反复让旅游业遭受重创,主题乐园运营商苦不堪言。而作为国内较为知名的极地海洋公园运营商,海昌海洋公园所受到的影响无疑是巨大。

  多年前所提出的轻资产转型,进展缓慢。近两年里,负债高企、现金流告急,业绩亏损,甚至在建项目陷入停滞,成了海昌海洋公园身上绕不开的话题,公司创始人、董事会主席曲乃杰也从非执行董事回到了执行董事和执行总裁的位置。

 “断臂求生”降负债

  宣布与华侨城达成合作的同一个月里,海昌海洋公园的另一大动作是配售新股融资。

  此前6月2日,海昌海洋公园宣布,拟向Capital Group的全资附属公司Capital Research andManagement Company配售5700.1万股新股,相当于其现有已发行股份数目约1.43%,以及经配售扩大后的公司已发行股份数目约1.41%。

  当时配售每股价格为5.50港元,相较于前一日收盘价每股6.84港元,配售价格折让约19.6%。配售完成后,海昌海洋公园所得款项总额及净额预期分别约3.135亿港元及3.1亿港元。

  对于配售的理由,海昌海洋公园称,资金主要用于开发建设郑州规划的大型海洋文化主题公园、拓展公司轻资产管理输出业务及营运资金。

  在这些年的经营发展里,伴随该公司业务拓展的,是一路飙高的负债。

  2014年,海昌海洋公园登陆港交所上市,在2015年完成更名,此后,负债连年攀升。2014年刚上市时,该公司资产负债率55.8%,到2020年升高至81.73%。且其负债率在2018-2020年三年里均保持在超70%的较高水平。

  2017-2020年,该公司的计息银行及其他借贷47.32亿元、79.81亿元、85.07亿元、91.96亿元。借贷规模快速走高。

  然而与负债的走高相比,海昌海洋公园的业绩并不十分稳定。2017-2020年,该公司营业收入16.80亿元、17.90亿元、28.02亿元、11.68亿元。年内溢利分别实现2.92亿元、4001.2万元、3119.3万元、-14.78亿元。四年里,其利润连年下降,甚至在2020年受疫情影响,出现巨额亏损。

  为了拯救亏损的业绩,并较好实现降负债,海昌海洋公园选择了“断臂求生”。去年10月,该公司以总价65.3亿元,一口气出售了武汉、成都、天津、青岛4个已建成的海洋公园100%股权,及1个在建项目郑州海昌海洋公园66%股权。

  收购方是亚洲私募股权基金MBK Partners(安博凯)。数据显示,海昌海洋公园包括在建的郑州项目,目前共11个项目,出售的5个项目占到了其总项目数的近一半。

  这次交易让海昌海洋公园回收了约41.2亿元的现金。当时,其就称,出售将产生一笔可观的现金,可用于偿还若干债务,此举降低余下集团的资产负债率并维持余下集团的经营。

  而也正是这笔“史诗级”的买卖,让海昌海洋公园在陷入亏损仅一年后,便扭亏为盈。

  2021年,该公司实现收入24.6亿元,同比增长110.6%;实现毛利7.21亿元;归属于母公司拥有人应占溢利8.45亿元。

  期内,海昌海洋公园的其他收入及收益由2020年的2.5亿元,上升约961.6%至2021年的26.72亿元。当中,上述4个主题公园项目的股权出售所得的投资收益就达24.74亿元。

  2020年,该公司短期计息的银行及其他借贷达27.7亿元,而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仅24.08亿元,不能有效覆盖其短债。到了2021年,其现金及现金等价物32.07亿元,短期计息的银行及其他借贷19.26亿元。

  将近一半的重资产出售后,海昌海洋公园获得了片刻的喘息。

  轻资产转型缓慢

  事实上,主题乐园的建设以及奇高的运维成本,决定了运营商的必须作持续的重金投入。而一旦客流因疫情等因素中断,企业也便随之招致亏损。

  以海昌海洋公园正在建设的郑州项目为例,该项目位于中牟县的郑开大道北、青砂街西,总建筑面积28.5万平方米,总投资达41.3亿元。项目早在2017年7月奠基,并计划在2020年7月完工。

  然而,受疫情影响及资金问题,项目在完成了部分建筑主体后便陷入停滞。

  去年10月将66%股权转让给MBK时,海昌海洋公园就曾表示,郑州公园在正式开业前至少还需18个月的时间。而要完成郑州公园的所有建设工程,尚还需逾12亿元的资本投资。

  另一方面,高额的运营和维修成本更是主题公园运营商不得不面对的问题。作为海洋动物资源保有量排在国内首位的海昌海洋公园,其共有超过14多万头的海洋和极地生物资源保有量,超过1000头大型海洋陆生物,并配套1000个以上的业界领先动物专业护理团队。该公司每月动物饲养成本及维生系统成本就超过百万。

  面对持续的巨额投入,轻资产转型是海昌海洋公园意图另辟蹊径的一大方式。早在2015年更名后,海昌海洋公园就已开始对外提出轻资产转型的方向。但这些年的发展中,进展并不明显。

  一个表现是,海昌海洋公园这些年里的负债规模,非但没有下降,反而愈加增长。另一方面,轻资产对其业绩的贡献,更少有体现。

  从2017年-2020年间,海昌海洋公园的收入来源为公园运营的门票收入、非门票收入,以及物业发展的收入。当中,门票收入在总收入的占比为70.37%、71.21%、69.27%、54.37%。直到2020年,门票收入的占比仍超过一半。

  2021年,海昌海洋公园终于将收入做了进一步的细分,其24.6亿元的营业收入中,来自公园运营的门票销售、园内消费、租金、酒店运营的收入达18.24亿元,占总收入的74.15%。

  此外,物业销售收入5.84亿元,占23.74%;划归为轻资产运营的文旅服务及解决方案收入仅5181万元,仅占2.11%。轻资产对其的业绩贡献仍少之又少。

  2021年,是海昌海洋公园全面推进文旅服务及解决方案业务,以轻资产方式将海洋文化输出到各地文旅项目的重要一年。将上述已运营多年的公园项目出售,是其中最重要的动作。

  这几个项目出售后,该公司与MBK的合作,还包括推广“海昌”品牌,开发知识产权、生物技术、主题公园未来新建扩容存量升级改造以及轻资产业务合作方面。此外,在上海公园二期项目扩张上,海昌海洋公园便采用由合作伙伴负责提供设施,其提供运营的轻资产的方式进行。

  该公司称,随着上海海昌海洋公园二期项目暨东方海洋项目、上海金桥海昌企鹅度假酒店项目的启动,其轻资产布局已经迈入到全新的战略发展期。

  在经历了近7年轻资产的布局后仍效果甚微,上海海昌海洋公园想要证明自己,仍需时日。

来源:乐居财经

作者:李奕和

相关标签:

地产K线

重要提示: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的立场和观点,并不代表乐居财经的立场或观点。 本文著作权,归乐居财经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在任何公开传播平台上使用本文内容;经允许进行转载或引用时,请注明来源。联系方式:400-606-6969或ljcj@leju.com。

网友评论

最新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