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科服务把手伸向幼托

原创 <{$news["createtime"]|date_format:"%Y-%m-%d %H:%M"}>  乐居财经 徐酒眠 13.5w阅读 2022-07-04 16:22

  文/乐居财经 徐酒眠

  三个月前,39岁的韩强,从夏绍飞手上接过了金科服务(09666.HK)总裁的担子。自此,为金科服务寻找合适的标的物进行收购,就成为韩强的重要工作之一。

  在韩强的履历表中,他曾就职过多家公司,负责营销管理,对买与卖的交易,经验颇为丰富。

  不久前,他为金科服务物色到了一家上市物企,浙江房地产商人沈天晴旗下的佳源服务(01153.HK)。然而,框架协议签署23天,金科服务最终选择了“取消订单”。

  “框架协议已经取消,尚未经行任何款项支付。”一单不成,韩强迅速推出了另一收购案。

  终止收购佳源服务的第14天,6月30日晚,金科服务刊发一则“关联交易有关建议收购的谅解备忘录”公告,宣布从母公司金科股份(000656.SZ)手中,收购一批托儿所物业以及相关业务公司,涉资总金额约3.14亿元。

  与收购佳源服务的计划不同,这是一笔重资产的关联交易。收购的托儿所物业中,还有部分尚未取得建设竣工证书的项目。

  “向关联方买重资产,又是一次资金输送?”公告刚一刊出,就有人发问。或是为了减少此类猜测及影响,金科服务在公告中特意说明,这笔交易的代价将以公司内部资源拨付,不动用IPO募资款。

  此外,收购公告发出几分钟后,金科服务又刊出了回购股份的意向公告,强调对公司业务的长远前景充满信心。

  事实上,这次的回购决议案,早在21天前的6月9日就已审议通过,回购股股份总数,为不超过决议案通过当日已发行H股股份的10%。

  有分析人士表示,“挑在收购母公司重资产的时候公布回购,多少是有稳定股价的意图。”

  不过,7月4日开盘不久,金科服务股价还是出现了下跌。截至当日中午收盘,报19.22港元/股,跌幅4.85%。

  4倍PE收购托儿所公司

  金科服务的这笔收购,可以简单分为两部分来看,一部分为收购重庆市金科杰夫教育科技有限公司(简称“重庆金科杰夫”)的销售股权,占其注册资本的44.44%;另一部分为收购托儿所物业的所有权或使用权资产。

  其中,收购重庆金科杰夫44.44%销售股权,代价为2266万元。不过由于这部分的股权注册资本尚未缴足,收购销售股权完成后,金科服务还需要缴足余下注资,金额为1999.8万元。

  虽然这部分注册资金存放到公司账户下,并不需要交给任何人。不过,金科服务还是需要真金白银地拿出这部分资金。

  据此而言,拿下重庆金科杰夫44.44%的销售股权,金科服务需要出资的总额,实际上为4265.8万元。

  截至2021年12月31日,重庆金科杰夫未经审核资产净值约为5998万元。

  2020年、2021年,重庆金科杰夫未经审核的税前净利润分别为181万元、1253万元;税后净利润分别为172万元、1190万元,增长率均在592%左右。

  按照2021年的税后净利润计算,对价2266万元收购重庆金科杰夫44.44%销售股权的PE约为4.28倍;而若是加上后续的注资,这笔收购中,金科服务支付的代价PE翻两倍,约为8.01。

  销售股权尚在质押中

  资料介绍,成立于2018年8月的重庆金科杰夫,注册资本9000万元,实缴资本450万元,主要从事托儿所业务。

  收购交易完成之前,重庆金科杰夫由天津金杰夫教育咨询服务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简称“天津金杰夫”)、金科金教育投资有限公司(简称“金科金教育”)分别持股约55.56%、44.44%。

  其中,金科金教育是金科股份的全资子公司,主要负责教育业务投资。截至公告之日,金科金教育对重庆金科杰夫的实际缴纳注册资本为1999.8万元,占其持有44.44%销售股权的50%。

  而天津金杰夫由于是合伙人平台,股东构成稍显复杂,其实际控制人为刘忠海,仅有约0.57%的受益股份,但拥有100%的表决权。

  天津金杰夫的直接持股方,包括3家公司股东与4位自然人股东。而3家公司股东中除了多位自然人,还包括股东公司。不过金科服务在公告中表示,他们皆为独立第三方。

  企查查显示,目前,重庆金科杰夫约有4000万元股权处在质押状态,出质人为金科金教育,而质权人正是重庆金科杰夫的孙公司——杰夫(重庆)教育信息咨询服务有限公司。

  根据谅解备忘录,金科服务可以向金科股份预付收购销售股权的代价,以便促进解除现有质押。

  2.7亿收购托儿所物业

  金科服务与金科股份之间的这笔收购交易,托儿所物业的所有权或使用权资产才是重头戏。根据公告,这部分资产的交易最高对价为2.71亿元。

  公告披露,收购托儿所物业的代价,参照了独立合资格估值师,以市场法对其估值的结果,截至2022年4月30日,这部分资产的估值约为2.71亿元。

  资料介绍,托儿所物业由金科集团开发,包括分别位于重庆、广州及长沙的43项商业物业,总建筑面积为10.82万平方米。

  在这笔资产转让前,其中26项商业物业,建筑面积约为6.83万平方米,由金科金教育以优惠租金租赁给了重庆金科杰夫。

  此外,9项商业物业,建筑面积约为2.03万平方米,按市场租金,出租给了其他独立第三方经营托儿所业务。

  2020年、2021年,上述35项租赁托儿所物业,应占除税前租金收入分别约为450.5万元、459.04万元,应占除税后租金收入分别约为337.9万元、344.33万元。

  据披露,截至收购公告之日,还有若干托儿所物业尚未取得建设竣工证书。对于这部分托儿所物业,金科服务仅能收购使用权资产。

  不过,根据谅解备忘录,如若金科服务因收购该等托儿所物业的使用权资产,而遭受任何损失或损害,金科股份承诺将悉数赔偿。

  “分食”幼托市场

  “透过交易,本集团将能够布局幼托与学前教育市场,提高对亲子消费市场的渗透率。”对于收购的理由,金科服务在公告中表示,幼托服务一直其十分重视的业务领域之一。

  而对于收购后,托管物业及业务公司的进一步发展,金科服务也透露了一些计划,比如,将利用其在产业链上下游的优势,增加游学、母婴产品、活动等领域的收入;再比如,目前出租给独立第三方的托儿所物业租期届满,将收回出租给重庆金科杰夫,以进一步扩大自身的托儿所业务。

  金科服务的婴幼儿服务品牌“悦读佳”,于2018年推出,目前主要布局在大本营重庆,拥有5家线下在营校区。

  今年1月份,“悦读佳”与好老师教育集团旗下婴幼儿托育品牌“慧带娃”签订战略合作协议。

  在签约仪式上,金科服务亲子服务事业部副总经理舒春晓介绍,目前还有3家线下在营校区正在筹备之中,围绕亲子俱乐部和托育服务双线业务发展,其未来三年计划要建100所托育园。

  站在距离居民最近的一公里,物企发展幼托与学前教育,无疑拥有先天优势。据乐居财经《物业K线》不完全统计,目前至少有十家物企均推出幼儿托育等品牌或服务项目。

  其中,绿城服务通过自我孵化与直接的收购入局,其文化教育服务的发展势头迅猛,目前已培育成熟并逐渐成为其园区服务的主要组成部分。

  绿城服务的文化教育服务由“奇妙园”与“澳蒙国际”两个品牌组成。

  其中,2016年,绿城服务自主孵化了“奇妙园”,以原版美国本土课程基础,研发更适合中国幼儿的早教课程体系,为中国高端家庭提供0-3岁婴幼儿早幼服务。

  2019年3月,绿城服务斥资6720万澳元(约3.2亿元人民币),收购澳大利亚蒙特梭利教育集团56%的股权,并设立中国控股公司“澳蒙国际”,把澳洲本土的优质蒙特梭利教育服务引入中国。

  投资回报立竿见影,2019年末,绿城服务的文化教育服务营收首次实现过亿,达1.92亿元,较上一年大增436.3%。

  2021年,绿城服务园区服务收入28.36亿,同比增长30.3%,毛利率为27.1%。其中文化教育服务收入4.60亿元,占其中的16.2%,同比2020年增长45.3%。


来源:乐居财经

作者:徐酒眠

相关标签:

物业K线

重要提示: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的立场和观点,并不代表乐居财经的立场或观点。 本文著作权,归乐居财经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在任何公开传播平台上使用本文内容;经允许进行转载或引用时,请注明来源。联系方式:400-606-6969或ljcj@leju.com。

网友评论

相关推荐

原创 乐居财经 01-08

金科服务易主后,第一剑斩向关联交易

终止向关联方收购5所托儿所物业。

原创 乐居财经 2022-11-29

金科服务2266万元收购重庆金科杰夫44.44%股权

11月25日,金科服务(09666.HK)发布公告称,公司就收购销售股权与金科金教育订立最终买卖合同,其占目标公司重庆金科杰夫注册资本的44.44%,代价为人民币2266万元。

原创 乐居财经 2022-11-25

金科服务换了大股东,黄红云还在牌桌上

金科服务要约靴子落定,博裕持股34.63%成功上位。

原创 乐居财经 2022-11-24

金科服务:要约截止,要约人及一致行动人持股达64.98%

要约于2022年11月22日(星期二)下午四时正截止。

原创 乐居财经 2022-11-22

最新文章推荐

珠江城市服务:借壳上市记

赴港上市落空,珠江城市服务“借壳”曲线上市。

原创 乐居财经 01-28

捷同投资转让广东华南投资100%股权,中建二局接盘

捷同(深圳)投资集团有限公司转让广东华南投资发展有限公司100%股权,中国建筑第二工程局有限公司接盘。

原创 乐居财经 0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