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营信托藏雷

原创 <{$news["createtime"]|date_format:"%Y-%m-%d %H:%M"}>  乐居财经 许淑敏 14.7w阅读 2023-12-21 17:11

文/乐居财经 许淑敏

连续多天,陆续有投资者聚集在万向信托杭州武林门总部门口。

他们在向万向信托讨要说法。数笔信托产品无法正常兑付,对于投资者的影响,是较大的。

当中尤以万向信托“健康教育2号”和“健康教育4号”这两个产品的投资者为主。他们直接接触万向信托管理层未果,数十位投资者更是聚集在国家金融监督管理总局浙江监管局,通过举报的方式,尝试对话解决问题。

类似的场景,今年已经不少见。

这家万向系旗下的信托公司,曾以“浙江省内5家信托公司中唯一一家由民营控股的信托公司”为傲,秉承着“小而美”的模式。

进入高速发展的时候,2018年2月,万向集团董事长鲁伟鼎曾在公开场合特别表扬了这家公司:“万向信托自2012年8月开展业务以来,到目前未发生一笔风险事件。”

他说,这种受人之托的工作,马虎不得、大意不得。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随着信托行业经历新一轮的洗牌与重整,“两压一降”、资管新规等多项政策落地,再加上地产行业陷入流动性风险,万向信托也不断暴露风险。

暴露逾期风险

万向信托出险的导火索,来自于健康教育2号信托计划和4号信托计划这两个产品。

今年8月,万向信托宣告上述2只健康类信托产品逾期。资料显示,这两个产品均投向贵州省万华医疗置业有限公司,存续规模合计9.834亿元,募集资金用于贵州六盘水红桥医院医养融合项目。

健康教育2号成立于2019年12月,存续期限为54个月;健康教育4号成立于2021年11月,存续期限36个月。

这两个产品,是无抵押、无担保的信托产品。但在产品推介书上,健康教育2号被列为低风险固定收益类,适合投资者类型为“保守及以上”,认购预期年化收益率7.3%-8.1%。因此吸引了不少投资者,他们看中产品高收益、低风险的特性。

眼下,却面临着本金无法完全兑付的风险。11月,万向信托给出的展期方案显示,计划将两只产品统一到期日,预计延长3年至5年,项目建成后引入资金受让投资者20%的信托受益权。

投资者爆发不满,向万向信托管理层讨要说法,并质疑信托资金是否被挪用。由此,万向信托此前隐藏的“雷”渐渐自爆。

网上流传出一张万向信托兑付异常的信托产品名单——42个信托产品、涉及金额超90亿元。

其中,涉及地产类产品43亿、政信类项目37亿,以及健康类产品12.66亿元。

也有更多的投资者站了出来,称所持的万向信托产品不仅展期、未恢复兑付,甚至有的产品底层资产已被转移。

上述说法真假未知,但今年以来,万向信托旗下不少地产类项目,均发布了延长兑付期限的公告。

像是佳兆业东戴河栖樾台二期项目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祥生岳阳金麟府南地块项目贷款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中昂余姚祥云府一期项目贷款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等,信托期限被延长至2024年、2025年不等。

关于项目延期、停息、打折兑付的消息频出,市场质疑声音越来越多,担忧万向信托爆雷的情绪越发浓重。

万向信托总裁王永刚终于站了出来。12月8日的投资者内部沟通会上,王永刚强调:“万向信托没有资金池和自融业务,部分项目停息是‘艰难的决定’。”

在他看来,由于项目建设期受到疫情等因素影响,各项进度没有达到计划,叠加目前房地产低迷的状况,公司为了保障投资收益,防止房屋“贱卖”,在项目公司没有资金收入的情况下,信托计划不得不停止付息。

至于前述健康类产品的兑付安排,王永刚也解释了,在项目财务成本增加、销售形势低迷的情况下,放缓工程节奏并进行优化,先完成康养公寓和配套商区,组建医疗运营团队,延后建设配套医院是团队在综合研判后提出的更为合理的选择,并不是医院“烂尾”。

“万向信托最艰难的时候已经过去了”,他甚至打算给投资者一颗“定心丸”。但仍有部分投资者,对于万向信托这套说辞,并不满意。

被地产拖了后腿

最为关键的是,万向信托涉及地产项目、资产众多,消化起来,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据王永刚透露,万向信托地产项目和政府基建项目余额分别在85亿元、20亿元左右。“对于地产项目,有三分之二出现资金问题,但单个规模在亿元左右,公司有能力解决。”

尽管高管强调了风险可控,但伴随着地产行业继续出清,未来地产信托产品面临的压力还会更大。

自2017年开始重仓地产开始,万向信托的风险便已经不断累积。

年报显示,2017年,万向信托分布在房地产业的信托资产金额为427.64亿元,占比分别为22.49%。此后房地产信托规模占比逐步上升,2021年占比更是超过60%。

2022年,万向信托分布在房地产业的信托资产高达521.23亿元,占比只是略有回落,依然高达58.4%。

万向信托在年报中已有强调,2022年房地产市场的波动以及债市震荡、城投违约事件等外部因素对信托业务开展造成一定冲击。

乐居财经曾整理过20家典型信托公司投向房地产信托规模,于2022年,该等信托公司投向房地产信托资产从4.86亿元到1243.6亿元不等,占信托资产比例范围仅为0.06%—26.77%。

对比可知,万向信托投向房地产的信托资产处于较高范围。

前些年,万向信托十分热衷于交地产界“朋友”。在其朋友圈中,合作对象不乏恒大、碧桂园、绿城、蓝城、中骏、祥生、佳兆业、融信等房企。

比如,在万向信托的对外投资和历史对外投资中,中梁地产的身影频繁出现。据悉,中梁上市前一年,万向信托9个月内12次“输血”中梁控股。

这些地产“朋友”,曾为万向信托带来高额收益,也一路推动万向信托往上爬。2021年,万向信托实现营业总收入14.6亿元,净利润达到7亿元。

只是,伴随着信托行业经历新一轮的洗牌与重整,“两压一降”、资管新规等多项政策落地,再加上地产行业陷入流动性风险,万向信托也不断暴露风险。

早于2018年,万向信托就曾因“房地产贷款项目审批不审慎”接到了浙江银保监局30万的罚单。2019年,银保监会约谈10家房地产信托业务增速过快、增量过大的信托公司,要求压降规模,万向信托在列。

之前所谓的地产“朋友”,也成了对立的一方。

天眼查显示,万向信托涉及司法案件152宗,其中绝大部分涉及地产、建筑等行业,多数为金融借款合同纠纷。纠纷对象信息统计上,湖南湘永房地产开发、深圳新启源实业、恒大集团位居前三。

另一边,房企风险暴露,万向信托仍执着于地产业务。近两年,万向信托不断寻求资产盘活,或是接盘双方合作项目股权、尝试开发运营,或是以质权人的身份助力项目融资。

像是去年,万向信托及工创资产接盘了新力旗下的江西南越地产。万向信托与新力之间,不少金融借款纠纷,万向信托曾将新力地产、江西和越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告上法庭。

重仓地产只是万向信托隐忧的一方面,另一方面在于,大部分涉及的地产项目,都位于三四线城市。

在多数信托公司竞争一二线城市核心地产项目的时候,万向信托却转向了三四线城市。彼时,王永刚提及万向信托选择合作房企的维度之一,是选择深耕型区域龙头,比如省内排名前5、地级市排名前3、县级市排名第1等。

而踩错节奏,或许是万向信托爆雷更为深刻的原因。相关媒体统计,万向信托至少17只地产类项目逾期,主要投向了金科股份、祥生、奥园地产、佳兆业、海伦堡等房企的三四线城市项目。

信托沉浮

顶着制造业巨头万向系的光环,万向信托一成立便备受瞩目。虽然万向信托管理的信托资产规模不算大,但背景不俗,5个股东来头都不小。

万向控股持股76.5%,浙江烟草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持股14.49%。后三位股东分别为中国中邮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巨化集团有限公司、浙江省金融控股有限公司,各持股3.96%、2.86%、2.18%,背后分别为中国邮政集团、浙江省国资委和浙江省财政厅。

除了万向控股,其他几位股东皆为大央企或有地方政府背景。

万向系也搭建了较有实力的管理班底。万向信托的法定代表人、董事长为肖风,是万向控股副董事长兼执行董事、上海万向区块链股份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万向区块链实验室创始人,他是区块链领域的教父级人物。

万向信托总经理王永刚,从事金融工作三十多年,曾任广发银行总行信贷审查部总经理兼信贷审查委员会主任、信货政策委员会秘书长、金融同业部总经理兼公司银行部副总经理。

而这背后,是由万向系创始人鲁冠球全面掌控。万向信托成立之时,曾有人评论,“鲁冠球一手打造的万向金融王国,开始发力信托板块了。”

但亦有说法称,鲁冠球的精力一直在汽车产业上,而万向系的金融板块业务都是由鲁冠球的儿子鲁伟鼎牵头在做。

鲁伟鼎,正是万向信托的实控人。

万向系的金融版图拓荒之路,始于鲁伟鼎。1992年,年仅21岁的鲁伟鼎进入万向集团任副总裁,彼时,他将目光瞄准金融板块。

此后的20多年中,鲁伟鼎成立万向租赁、通惠期货,筹建民生人寿,入主浙江工商信托,参股浙江银行和浙商基金,不断扩大金融版图,收揽金融牌照。

2007年,鲁伟鼎出资组建的万向控股成立,这成为万向系的金融平台,集中了万向的金融业务。

万向集团早就盯上了信托。在2003年,万向集团受让浙江省工商信托24.85%的股份,成为其二股东。2007年,浙江省工商信托进行了新一轮增资扩股,一系列动作后,万向控股晋升为大股东。

2012年7月,浙江省工商信托正式更名“万向信托有限公司”,两个月后,万向信托正式开业。此后4年间,万向信托走的是稳健风格,以基建类信托为主流业务。

基建类信托项目多有地方政府信用做保证,风险相对较小。同时意味着,收益不会太高,盘子也不会太大。

因此其瞄准了地产类信托,留下了后续的隐忧。

有人将万向信托的风险暴露,归结为信托行业的普遍现象。诸如中融信托、兴业信托、北京信托等多家信托公司,均出现了风险问题,而近年来,信托行业多有“偷保险柜”、“抢公章”等事件发生,这同样是地产信托风险暴露的体现。

也有人将它出险的原因,归结为管理者的策略问题。没有做好风险分散,过度依赖地产业务,都是管理层策略上的失误。

无论原因如何,万向信托当务之急,是解决合作地产项目持续的风险暴露问题。“如若短时间无法妥善解决万向信托的兑付问题,或对整个万向系的品牌声誉造成一定影响。”一业内如此评论。

相关标签:

信托 进深

重要提示: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乐居财经立场。 本文著作权,归乐居财经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在任何公开传播平台上使用本文内容;经允许进行转载或引用时,请注明来源。联系请发邮件至ljcj@leju.com,或点击【联系客服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