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将让贤,融信服务二代欧国飞上位

原创 <{$news["createtime"]|date_format:"%Y-%m-%d %H:%M"}>  乐居财经 范慧茹 16.1w阅读 2024-06-18 16:51

文/乐居财经  范慧茹

30而立的年纪,欧国飞在短短一年时间里,已经走到了融信服务的权力中心,但伴随着辅佐他的老臣出走,这位地产二代也到了不得不独当一面的时候。

眼下,欧国飞就遇到了一件棘手的事情。6月10日,融信服务(02207.HK)发布公告,其独立非执行董事叶阿忠辞任。而之所以说“棘手”,是因为融信服务还未找到合适的人选填补空位。

更为重要的一点,在叶阿忠辞任后,其独立非执行董事已不足三位,因此不符合上市规则的相关规定。从职能上来说,独立非执行董事虽不参与公司的日常经营和决策,但是作为监督管理层、维护全体股东利益的“裁判员”,三位独董的下限人数缺一不可。

如今,寻觅合适的非执行董事,对于融信服务来说,是较为紧迫的事。融信服务表态,将竭力根据上市规则规定,在三个月内物色合适的候选人填补空缺。

事实上,这已经是一个多月来,融信服务的第二次董事会成员变动。相比这次非核心管理层的变动,4月底,融信服务的CEO请辞,或直接影响着其未来经营方向的转变。

4月29日,为融信服务“打工”近8年的职业经理人,马祥宏辞任执行董事兼行政总裁一职,将权杖交接给了物企二代欧国飞。

现年50岁的马祥宏自2016年10月加入融信服务,就一直是融信服务的首席执行官,负责集团的整体业务运营和管理,以及执行董事会的决策。

曾在金地集团任职17年的马祥宏,在地产和物业行业积累了深厚的经验。2021年,推动融信服务成功上市,马祥宏作为掌舵人,立下了汗马功劳。

面对创一代的英雄迟暮,是交班二代还是选贤举能,是很多企业面临的问题。就创始人而言,无论选择哪条路径,都无可厚非。

父母之爱子,则为之计深远。控股股东欧宗洪,似乎也早有意让儿子欧国飞接班物业。去年,9月12日,欧宗洪正式辞任了融信服务执行董事、董事会主席、公司薪酬委员会成员及公司提名委员会主席职务,其子欧国飞接替上述职位。

如今,老将马祥宏在辅佐欧国飞半年后,挂冠而去。是被动让贤还是主动另谋高就,答案似乎不再重要,这或许就是职业经理人的“宿命”。

二代也有二代的接班使命。出生于1992年的欧国飞,23岁就进入了融信一线基层工作,后调任集团资本中心总经理,负责融资。有消息称,融信中国于2016年成功赴港上市的背后,就有这位地产二代的推动。

欧国飞深知自己身上的重担,他在融信中国的成长速度颇快。2019年6月,融信中国的第二事业部总裁李宏耕在上任一年多后,选择了离职。欧国飞接任上岗,成为了融信首位90后事业部总裁。

公开资料显示,融信第二事业部下辖上海、南京、青岛等重点城市公司,在融信的版图中举足轻重。2018年,仅上海单个城市对融信集团销售额的贡献占比为17.98%,只排在杭州之后。

2019年末,融信原有的四大事业部被分拆成10大区域公司,其中第二事业部分拆成立沪苏区域公司、江苏区域公司、山东区域公司,欧国飞则改任融信集团助理总裁兼沪苏区域公司总经理。

历时9年的历练,欧国飞从一线基层过渡到集团管理层,俨然已对融信集团的各大业务板块了然于胸。

如今,31岁的欧国飞,已全面接手物业板块,但并非闲差。身兼主席和总裁的他,肩负着融信服务的经营重任。2023年,融信服务营收虽然止跌,但净利润下滑的局面依旧没能扭转。

截至2023年12月31日止年度,融信服务实现收入约9.01亿元,较2022年同期的8.77亿元增长约2.8%。净利润约为1070万元,较2022年同期的约1840万元下降约42.1%。

与此同时,其规模增长开始疲软,储备面积更是不增反降。2023年,融信服务在管面积约3471万平米,同比增长2.98%,低于上市物企平均13.71%的涨幅速度;同期合约面积约4043.1万平米,较上一年同期4584.8万平米,下滑11.82%。

相关标签:

物业K线

重要提示: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乐居财经立场。 本文著作权,归乐居财经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在任何公开传播平台上使用本文内容;经允许进行转载或引用时,请注明来源。联系请发邮件至ljcj@leju.com,或点击【联系客服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