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斌摇摆,*ST绿景“黄了”

原创 <{$news["createtime"]|date_format:"%Y-%m-%d %H:%M"}>  地产K线 李奕和 13.2w阅读 2022-05-29 08:54

文/乐居财经 李奕和

交易所对风险房企的清理正在加速。在*ST中房被强制退市不足10天后,又一家广州老牌房企走到了资本市场的终点。

5月26日,*ST绿景(绿景控股,000502. SZ)的一纸公告披露了这一消息。其收到深交所下发的《关于绿景控股股份有限公司股票终止上市的决定》,公司股票被深交所终止上市。

绿景控股最早在1992年11月已登陆深交所主板上市,是国内最早一批上市的房地产企业之一。但与*ST中房一样,该公司房地产业务长期停滞,持续经营面临不确定性,近几年更陷入连续的亏损。

它曾被恒大加持,随后转投入余斌的“天誉系”旗下,十数年里,绿景控股试图多次通过重组转型摆脱风险,酒店管理、矿业投资、生物质能源、医疗产业、教育都成为转型的方向。

但造化弄人,这些转型无一成功,业绩颓势一直没能改变。

2021年5月6日,因2020年度经审计的净利润为负值且营业收入低于1亿元,绿景控股的股票开始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

今年4月30日,该公司披露年报数据,2021年度经审计的净利润-2041.84万元且扣除后的营业收入为4328.32万元,且其2021年年度财务会计报告被出具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

深交所最终决定终止*ST绿景股票的上市。而绿景控股也成为继中房股份、中弘股份后第3家被强制退市的A股房企。

多次转型失败

多年经营不善,到被实施风险提示,再到如今的强制退市,*ST绿景的命途多舛,首先也体现在其大股东的频繁换手当中。

绿景控股前身为海口新能源有限公司,成立于1988年5月,最初只从事新型燃料与炉具业务。2002年,由于经营不善,绿景控股原控股股东海南润达实业有限公司,向广州恒大转让所持有的上市公司股份。

同时,绿景控股获恒大置入金碧御水山庄等相关权益性资产,主营业务开始变为房地产项目开发经营,股票简称也改名为“恒大地产”。然而,借壳回A无望,加之业务也难有起色,2006年,恒大再次将上市公司股份转给了余斌的广州市天誉房地产开发公司,并改名“绿景地产”。

成为“天誉系”旗下A股上市平台的绿景控股,业绩曾短时间内有过起色。

在原有金碧御水山庄、绿景东山华庭两个项目之外,其又先后开发了天誉江南花园、绿景誉晖花园,并在广东、广西拿下一级土地开发项目。2008年,绿景控股营业收入4.67亿元,净利润也实现5663.68万元,双双冲上当时业绩的顶峰。

2009年,“天誉系”面临高企的海外债压力,陷入困境,H股上市公司天誉置业忙于转让旗下资产套现。作为自救的方法之一,绿景控股也一度被余斌考虑卖给海航置业。但由于当时的房地产调控政策,这一重组未能成行。

为天誉置业忙的晕头转向的余斌,再无暇顾及绿景控股,此后,公司开始陷入泥潭,一蹶不振。

2010年,房地产遭遇重创,开发业务遭遇瓶颈。绿景控股由此生出转型的念头。它首先决定剥离地产开发业务,置入酒店管理资产,转型酒店管理。

2011年6月,绿景控股宣布转型投资矿业,并在经营范围一项新增“项目投资、矿产资源投资”两项业务内容,出资1000万元迅速设立子公司广东绿景矿业资源投资有限公司。

只不过,这两起匆匆发起的转型,寥寥收场。

随后于2014年、2015年,绿景控股还先后拟在柬埔寨投资木薯种植及加工产业化项目,与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儿童医院合作,筹划进军生物质能源和医疗产业。

2020年初,该公司还曾计划以12.17亿元收购江苏佳一教育,新增K-12课外教育培训服务相关业务。要知道,当时的绿景控股手中现金仅7301万元,高达十数亿元的收购价无异于蛇吞象。

这些一系列转型,最后均以失败告终。


余斌的“弃子”

根据2021年年报,绿景控股行业分类仍为房地产业,但目前已无土地储备,亦无正在开发及待开发房地产项目,房地产存货中的住宅已经基本销售完毕,仅剩余车位及少量商铺。

期内,房地产业务的主要工作是清理库存。

2021年,绿景控股营业收入1.73亿元,其中IDC业务占87.96%,房地产业务占12.04%。在房地产一项中,物业管理、车位销售、租赁收入又分别占营收的7.64%、4.14%、0.27%。

IDC业务对其营收的贡献和影响是巨大的,过去一年,绿景控股凭借该业务实现了营收达1071.14%的增长。只不过,这也是该公司为“保壳”而推进的转型方向之一。它在2021年才刚踏入这领域,对未来业绩的贡献仍有待观察。

一个事实是,其IDC业务的毛利率仅6.55%,远比房地产行业平均的毛利率要低得多。

去年4月,绿景控股以支付现金方式购买盘古数据持有的三河雅力51%的股权,交易价格7650万元。随后,其还收购了深圳弘益100%的股权,开展互联网数据中心机电安装业务。两家公司分别负责数据中心业务的工程建造和运营。

通过这两笔收购,绿景控股称,公司正式向互联网数据中心服务供应商转型,互联网数据中心服务业务已成为公司营业收入的主要来源。

事实上,除了行业整体大环境的原因,绿景控股一直以来略显尴尬的处境,与实控人对其若即若离的态度直接相关。在绿景控股没有新增项目多年的时间里,其业绩的大半边天由物业管理一手托着。

在还没有转型互联网数据中心的2020年,它营收的97.08%来自于物业管理。

然而,即便公司寻求转型多年,在房企纷纷将物业独立分拆上市的当下,余斌也无意将物业管理占营收大头的A股上市平台绿景控股定位为物业服务股。

去年3月,余斌将物业服务从天誉置业旗下进行分拆,并以天誉青创智联服务(以下简称“天誉服务”)的公司名字,向港交所递交了招股书。通过招股书,外界得知,绿景控股这些年来一直为天誉服务贡献着稳定的收入。

数据显示,2018-2020年,天誉服务来自绿景控股的物业管理服务收入连续三年为25.2万元;增值服务收入分别为35.1万元、36.2万元、36.2万元。

不仅如此,2021年,天誉服务还与绿景控股订立总服务协议。天誉服务继续向绿景控股提供物业管理服务,包括但不限于针对未售物业及绿景控股拥有的物业的物业管理服务和青创社区运营服务。

也就是说,即便面临退市,未来的绿景控股仍将“舍弃小我”继续为天誉服务贡献营收。

如今,转型互联网数据中心服务成为了余斌为绿景控股找到的新路径,但他似乎晚了一步。虽然新业务已经给绿景控股带来了营收的巨大增长,但它却已被深交所按下了终止上市的暂停键。

强制退市成了绿景控股的归宿。

房企退市潮加剧

企业退市不断,交易所对风险房企的清理正在加速。刚过去5月17日,*ST中房(中房股份,600890. SH)就公告,其被上交所终止股票上市。

中房股份、绿景控股均因2020年度经审计的净利润为负值且营业收入低于人民币1亿元,在去年披露年报后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

在这两者之前,2018年11月,深交所上市的中弘股份,因债务危机导致连续20个交易日股价低于票面值(1元),被强制退市。这也意味着这绿景控股成为了继中房股份、中弘股份后,第3家被强制退市的A股房企。

事实上,自2020年12月沪深交易所发布A股市场“史上最严”退市新规以来,政策层面对上市公司风险、违规行为的打压步步趋严,风险企业、壳公司的出清加速。如企业“连续两年净利亏损(扣非前后)且营收低于一亿”,且1年触及财务类退市指标即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等,均在新规中被提出。

今年3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推进社会信用体系建设高质量发展促进形成新发展格局的意见》。明确指出,要加强资本市场诚信建设。严格执行强制退市制度,建立上市公司优胜劣汰的良性循环机制。加强投资者权益保护,打造诚实守信的金融生态环境。

而由于受疫情影响,外加“三道红线”等监管政策持续高压施行,房地产行业风险不断,近段时间以来更成为重灾区。一个事实是,自新的退市新规出台以来,被实施风险警示的房企明显增多。

今年5月6日,泰禾由于最近一年被出具否定意见的内部控制审计报告、最近三个会计年度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前后净利润孰低者均为负值,且最近一年审计报告显示公司持续经营能力存在不确定性,公司股票被实施其他风险警示。


而据乐居财经不完全统计,目前A股市场已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或其他风险警示的房企共8家,包括中房股份、银亿股份、海航基础、云南城投、绿景控股、深圳全新好、粤泰股份、泰禾。

这些企业中,除了银亿股份是2019年5月被实施风险警示,其余房企均是2021年以后被“披星戴帽”。经营能力存在不确定性是这些房企被实施风险警示的一大原因。如*st中房、*st银亿、*ST全新、*st绿景、st泰禾,年度经审计净利润均出现负值。

此外,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存在资金占用、被出具否定意见的内部控制审计报告、会计年度经审计的期末净资产为负值等,也成为房企被实施风险警示的原因。

值得一提的是,行业风险仍有待出清,房企经营不甚理想、新增暴雷名单持续增加。这样的行业背景下,这些已“披星戴帽”的房企,谁将步*ST绿景的后尘,成为下一个强制退市的不幸儿?

来源:地产K线

作者:李奕和

相关标签:

地产K线

重要提示: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的立场和观点,并不代表乐居财经的立场或观点。 本文著作权,归乐居财经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在任何公开传播平台上使用本文内容;经允许进行转载或引用时,请注明来源。联系方式:400-606-6969或ljcj@leju.com。

网友评论

相关推荐

中泰信托退出北京华宇瑞泰股权投资32.345%股权

中泰信托于2002年3月8日成立,法定代表人为吴庆斌,注册资本5.17亿元。

原创 乐居财经 刚刚

最新文章推荐

吉林银行成被执行人,执行标的约454.94万元

该案案号为(2022)吉0202执1432号,立案日期为2022年7月1日。

原创 乐居财经 刚刚

俊鹏家具人事变动:孙俊鹏任经理,新增刘慧芳任监事

7月4日,广州俊鹏家具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俊鹏家具”)主要成员发生变更,孙俊鹏从监事调整为经理、执行董事;谢泽伟退出执行董事兼总经理;新增刘慧芳任监事。

原创 乐居财经 刚刚

维石住工于江苏成立科技公司,注册资本1500万元

维石住工成立于2017年6月8日,法定代表人为曹祎杰。

原创 乐居财经 刚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