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元亨定增缩水23亿,屡变募资投向之谜

原创 <{$news["createtime"]|date_format:"%Y-%m-%d %H:%M"}>  乐居财经 李姗姗 25.1w阅读 2024-01-08 13:44

文/乐居财经 李姗姗

自2023年3月首次增发预案发布的半年时间里,利元亨(688499.SH)的定增金额一降再降,同时募投重点也一再更改。

对比利元亨发布的定增预案,拟募集资金由最初的33.1亿元降至25亿元,并最终降为10.02亿元;募投项目由四项裁减为最终的两项,募投重点也由最开始的光伏领域更改至营收规模占比并不大的智能仓储设备业务。屡次变动之下,是利元亨对募投项目缺乏信心还是市场不愿买单?

从股价表现来看,此时或许并非利元亨增发的好时机。自2021年6月登陆上交所以来,在经历仅两个月股价上涨期之后,其股价一直呈波动下跌趋势,且从2022年9月以后,更是一路走跌。

截至1月5日收盘,利元亨股价报收35.43元/股,较2023年股价最高点133.57元/股,下跌了73.47%,总市值43.8亿。

此外,利元亨的业绩情况也不容乐观,2023年上半年出现阶段性亏损,录得归母净利润-3155.84万元,第三季度虽实现扭亏,但净利润同比去年仍下降超90%。同时,公司的资产负债率、应收账款等也在逐年攀升。

资料显示,利元亨为一家全球锂电池制造装备行业企业之一,主要从事高端智能制造装备的研发、生产及销售,主要为新能源领域(锂电、光伏、氢能)国内外知名企业提供高端装备和智慧工厂解决方案,公司产品主要为定制化的高端智能制造装备。

募集资金缩水23亿,募投合理性遭问询

2023年3月,利元亨首次抛出定增预案,拟募集资金33.1亿元,针对这笔拟募资款,利元亨计划大刀阔斧地扩产一番。

据披露,利元亨计划将其中的11.58亿元用于华东光伏高端装备产业化项目(下称“项目一”)、5.5亿元用于华东新能源高端装备生产基地建设项目(下称“项目二”)、7.42亿元用于智能制造数字化整体解决方案建设项目(下称“项目三”),剩余8.6亿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及偿还银行贷款。 

此次发行股票数量不超过公司总股本的30%,发行对象包括公司控股股东利元亨投资在内的不超过35名(含35名)符合法律法规规定的特定对象,利元亨投资的认购款在1.8亿元-2.4亿元之间。资料显示,利元亨投资由公司实控人周俊雄及其弟弟周俊杰分别持有51.09%、48.91%的股份。

而两个月后,利元亨再次更新定增预案时,却取消了项目二,并减少了补流金额,将募资总额下调至约25亿元。

根据此前披露,项目二总投资额为5.96亿元,拟使用募集资金5.5亿元,该项目计划进行新能源高端装备生产基地的建设,主要从事储能电池电芯装配线、刀片电池电芯装配线、大圆柱电池电芯装配线等产品的生产与销售。基本上与公司现有锂电池制造设备业务重合。

项目一和项目三则分别投向光伏行业和公司的智能仓储整体解决方案,利元亨表示,项目建成后将有效提高公司HJT光伏电池生产设备以及智能仓储物流设备的产量。

从这份定增预案中不难看出,利元亨将大力进军光伏行业,在项目一上的拟用募资金额达11.58亿元,占总募集资金的46.32%。

2023年7月,利元亨收到了来自上交所关于此次定向增发的问询函,“募投项目实施的必要性”受到了监管的重点关注,要求其结合设备制造行业发展趋势、公司的业务发展规划、前次募投项目的投资方向以及实施进展等情况,说明投资项目一和项目三的组要考虑及必要性、紧迫性等。

而问询过后,利元亨在9月份更新的定增预案中再次裁减掉了项目一,并表示后续将使用自有或自筹资金实施,最终只保留了项目三。募资总额再次下调至10.02亿元,较首次发布定增预案时缩水了23.08亿元,利元亨投资的认购款同时降为5400万元-7200万元。

项目三总投资额为7.8亿元,拟使用募集资金投资额为7.42亿元,将主要用于建设运营中心并购置设备、软件。项目建设期为2年,利元亨预测,项目建成达产后正常年将实现销售收入26.46亿元,达产期平均净利润3.26亿元,预计税后内部收益率(IRR)为23.63%,税后静态投资回收期为6.01年。

需要注意的是,智能仓储设备业务是利元亨自2022年才刚刚开拓的业务。2022年-2023年上半年,公司智能仓储设备营业收入分别为5.18亿元、4.49亿元,占总营收的比例分别为12.37%、16.51%,占比并不高。

2022年,利元亨智能仓储设备销量为20台/套,截至2023年6月末,公司拥有智能化仓库物流在手订单金额6.08亿元,在手订单数量超过30套。

业绩阶段性亏损,资产负债率高企

自2021年6月上市以来,利元亨累计融资50.66亿元,其中,包括间接融资(按筹资现金流入)32.61亿元,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募资8.55亿元,以及发行可转债融资9.5亿元。

据悉,利元亨IPO募资及可转债融资投向均为锂电池制造设备,截至2023年11月10日,两次募集资金使用进度分别为81.72%、50.37%。不过,IPO募集资金使用存在进度较低的情况。

截至2023年11月10日,公司IPO募投项目中,工业机器人智能装备研发中心项目的累计投入金额仅有5422.15万元,进度41.31%,并将该项目达到预计可使用状态的时间调整至2024 年7月,即延期一年。

而可转债募资具体投向为“锂电池前中段专机及整线成套装备产业化项目”,生产产品主要包括动力锂电电芯制作环节的涂布机、模切机等。

该项目投入实施后,2023年上半年,利元亨动力锂电设备业务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重进一步上升至67.19%,却出现了阶段性亏损。

2023年上半年,公司营业收入为27.3亿元,归母净利润为-3155.84万元。到2023年第三季度,利元亨虽实现扭亏,前三季度归母净利润为1610.13万元,但仍较上年同期下降了94.32%,同期扣非净利润仅有342.61万元,同比下滑98.71%。

对于业绩下滑的原因,利元亨解释称,一方面,由于工艺技术尚处于磨合期且前期拿单价格低,公司动力锂电设备业务毛利率相对较低,拉低整体销售毛利率;另一方面,公司由消费锂电切入动力锂电以来,下游客户结构转变为以动力锂电客户为主,动力锂电客户整体回款偏慢,导致信用减值损失大幅增加;此外,还有管理费用增加、财务费用增加、计提大额资产减值损失均对净利润产生影响。

数据显示,2023年前三季度,利元亨销售毛利率为27.81%,较去年同期的36.03%下降了8.22个百分点。同期,公司应收账款、存货分别达19.65亿元、3.14亿元,较报告期初(2020年)分别增长了4.86倍、2.09倍,当期产生信用减值损失、资产减值损失分别达8250.38万元、8987.34万元。

业绩低迷的同时,利元亨手握现金在大幅减少。2023年前三季度,公司经营活动现金流净流出6.83亿元。截至2023年9月末,公司货币资金余额为7.72亿元,较2022年末的17.5亿元大幅下降了55.89%;同期,公司短债合计5.92亿元,手持现金勉强能够覆盖短债。

不仅如此,利元亨还面临着资产负债率高企的窘境,2020年-2023年前三季度,其资产负债率分别为69.72%、64.17%、72.41%及75.22%,持续走高,处于行业较高水平。利元亨坦言,公司短期内可能存在较大运营和偿债资金缺口,面临较大的资金压力。

同时,公司结合以往经营变化情况,经估算可得,未来2023年至2025年,公司流动资金缺口达12.92亿元。

控股股东及实控人减持可转债套现,前实控人因违法被刑事拘留

乐居财经《预审IPO》注意到,此次定增前,利元亨存在包括实控人在内的多位股东减持公司股份、可转债进行套现的情况,其中减持股份套现累计约2.21亿元。

据披露,2022年11月10日至2023年2月9日,利元亨持股5%以下的5位股东蔡婉婷、罗剑波、罗国运、胡昌盛、钟海昌,通过大宗交易和集中竞价方式累计减持了公司股份85.08万股,占公司股本的0.96%,累计套现1.48亿元。

紧接着,2023年3月23日至2023年9月22日,上述5位股东再次通过集中竞价方式累计减持了公司股份103.9万股,占公司彼时股本的0.84%,累计套现7316.17万元。

不仅如此,利元亨控股股东及实控人也通过减持公司可转债的方式进行套现,2023年5月18日至2023年7月4日期间,公司控股股东利元亨投资及其一致行动人弘邦投资、奕荣投资及公司实控人之一卢家红通过上海证券交易所系统合计减持“利元转债”208.03万张,占发行总量的21.9%。

在此期间,“利元转债”价格在102.02元-117.5元/之间,若按此计算,利元亨控股股东及其一致行动人累计套现金额在2.12亿元-2.44亿元区间。

截至2023年6月末,利元亨总股本为1.24亿股,利元亨投资持股45.41%,为公司控股股东;弘邦投资、奕荣投资分别持有公司3.15%、1.14%的股份,利元亨投资、弘邦投资、奕荣投资均为公司实控人之一周俊雄控制的企业。周俊雄配偶卢家红持有公司2.67%的股份,二人作为公司共同实际控制人,合计控制公司52.38%的股份。

实际上,在周俊雄、卢家红实际控制利元亨前,公司实际控制人为周俊雄的堂弟周俊豪。2009年,利元亨的“前身”惠州市利元亨精密自动化有限公司(下称“利元亨精密”)成立,主要从事精密自动化设备、模具的生产、销售,由周俊豪、周俊杰、周俊雄及卢家红分别持股51%、20%、20%及9%。

然而,彼时利元亨精密的实控人兼总经理、法定代表人周俊豪因涉嫌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三年;利元亨精密也因犯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被判处罚金25万元并退赃款187.38万元。

判决书显示,2013年6月至12月间,周俊豪在经营利元亨精密期间,在没有真实货物交易的情况下,安排其公司财务人员向余某实际控制的大冶市鑫东辉贸易有限公司、大冶市鑫大洲贸易有限公司、大冶市鑫宾贸易有限公司、大冶市鑫鹏晟贸易有限公司购买增值税专用发票116份,税额187.38万元,价税合计1289.64万元。利元亨精密为此支付价税合计数额的6.5%的开票费用。

期间,为了掩盖双方没有真实货物交易的事实,余某将票面资金通过介绍人区某、陈某汇到周俊豪的个人账户,周俊豪再将全额票面资金通过单位账户汇给余某控制的4家公司账户上。

上述资金流转完成后,余某安排人员将虚假合同、发货单等手续邮寄给利元亨精密。周俊豪安排公司人员持上述116份虚假增值税专用发票等手续到国家税务机关认证抵扣,造成国家税款流失187.38万元。

截至2016年6月17日,利元亨精密已缴纳上述罚金并退回赃款,并于2016年12月注销。

而这一犯罪事件导致利元亨精密无法正常经营,2014年11月18日,利元亨精密的其他股东周俊雄、卢家红和周俊杰出资设立了利元亨,收购了利元亨精密与生产相关的主要资产,承接了主要业务和人员。

接手利元亨后,周俊雄、卢家红夫妻二人于2021年将其送进了上交所创业板,二人也在当年首次上榜《2021年胡润百富榜》,以80亿元财富排名榜单第909位。2022年,周、卢夫妇进一步上榜《2022胡润全球富豪榜》,位列2843名,成为2023年广东韶关地区富豪榜最大赢家之一。

相关标签:

资管K线

重要提示: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乐居财经立场。 本文著作权,归乐居财经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在任何公开传播平台上使用本文内容;经允许进行转载或引用时,请注明来源。联系请发邮件至ljcj@leju.com,或点击【联系客服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