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增5亿押注机器人零部件,步科股份业绩承压

<{$news["createtime"]|date_format:"%Y-%m-%d %H:%M"}>  瑞财经 李姗姗 18.5w阅读 2024-02-23 17:28

文/瑞财经 李姗姗

作为衡量一个国家科技创新发展和高端制造业水平的重要标志,机器人产业的各项数据在过去十年可谓高歌猛进。

数据显示,中国已连续十年成为全球最大的工业机器人市场。其中,2022年中国工业机器人装机量29万台,占全球装机量的52%。

乘着国内工业机器人发展的东风,处于产业链上游的上海步科自动化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步科股份”,688160.SH)于2020年成功在科创板敲钟,并募集资金超4亿元,继续用于工业机器人核心零部件扩产。

然而,募集资金到手之后,步科股份原计划的“生产中心升级改造项目”却迟迟不开工,此后多年间屡次延期并更改原募投项目。去年底,步科股份再度宣布该项目延期,并将追加5亿元投资,这笔资金则通过定向增发的方式筹得。

不过,进入2023年,国内工业机器人销量增速已有所放缓,2023年前三季度,工业机器人整体销量20.68万台,同比下滑0.1%,主要由于3C、金属制品、家电等行业需求较为低迷。

市场疲软的境况下,步科股份2023年的业绩也连续多个季度承压,令其定增计划能否如愿以偿增添了一份不确定性。

首发募投项目屡次延期或变更

定增5亿押注机器人零部件

此次定向增发,步科股份拟向不超过35名特定对象发行股票数量不超过2520万股,且不超过本次发行前公司总股本的30%,拟募集资金不超过5亿元,募集资金将用于智能制造生产基地建设项目。

步科股份抛出定增计划当日,还同步了一则“对部分募投项目追加投资及项目延期”的公告,从这份公告可以得知,此次公司定增项目实际上是对2020年首发募投项目的延续。

2020年11月,步科股份顺利登陆科创板,共募集资金4.27亿元,扣除承销、保荐费用及发行费用后,净募资3.81亿元,超出原拟募集资金2.71亿元。

按照原计划,募集资金将用于生产中心升级改造项目、研发中心升级建设项目、智能制造营销服务中心建设项目、补充流动资金。

其中,拟投资9215万元用于生产中心升级改造项目,项目建设期为3年,建设内容主要为PCBA无尘加工车间建设、智能仓储物流系统建设、生产工序自动化提升、数字化管理升级等,以公司全资子公司深圳市步科电气有限公司为实施主体,在深圳步科现有的租赁房产中进行改建完成。

然而,时隔一年,2021年10月,步科股份宣布将生产中心升级改造项目完工时间由原计划的2023年10月延期至2024年10月。

其给出的延期原因为,根据公司实际经营发展需要和战略布局,公司计划落实永久性制造基地,避免大规模投入后再次搬迁重复建设。为了使募集资金投入所获得的效益最大化,公司目前暂未使用募集资金对生产中心升级改造项目进行投入,导致项目建设进度有所迟延。

时间来到2022年8月,步科股份又将其募投项目“生产中心升级改造项目”变更为“智能制造生产基地建设项目”,新项目拟投资金额为1.88亿元,其中拟使用原项目募集资金及其利息、理财收益合计9647.09万元以及超募资金3200万元,其余资金以公司自有资金投入。

新项目实施主体同时变更为公司全资子公司常州精纳电机有限公司,项目建设周期为36个月,建成达产日期再次延期至2025年8月。

2023年3月31日,步科股份曾发布一则增发预案,拟以简易程序向特定对象发行股票,融资总额不超过3亿元且不超过最近一年末净资产20%。但此后针对这笔3亿元拟融资金额也再没有了下文。

直到2023年12月,步科股份决定对智能制造生产基地建设项目大幅追加投资并进行延期。

根据最新公告,该项目预计总投资额为6.61亿元,其中,使用首发募资1.24亿元及其利息、理财收益等,拟使用本次定向增发募集资金5亿元,不足部分以自筹资金投入。项目预计实施周期为4年,预计达到预定可使用状态的时间为2027年第四季度。

据悉,项目总建筑面积约为5.19万平方米,拟建设伺服系统、人机界面、PLC、低压变频器等产品的智能组装生产车间,通过建设自有产线、工艺方案优化升级,进一步提高生产自动化和数字化能力,项目建成达产后,预计将形成年产181万台工控产品的生产能力,达产年平均净利润为1.48亿元。

股价下挫

业绩多季度连续承压

从股价表现上来看,此时或并非步科股份定向发行股票的好时机,近两个多月来,公司股票价格一路走跌,2024年2月6日,盘中创下近一年新低28.4元/股,收盘32.01元/股,较两月前的股价最高点71.39元/股已出现“腰斩”。

股价下跌的同时,步科股份的业绩自进入2023年以后也连续多个季度承压。

资料显示,步科股份主要从事工业自动化及机器人核心部件与数字化工厂软硬件的研发、生产、销售以及相关技术服务,并为客户提供自动化控制、机器人动力、数字化工厂解决方案,产品下游应用领域广泛,涵盖机器人、医疗影像设备、机床附件、3C、纺织、包装等领域。主要产品包括伺服系统、人机界面、PLC、低压变频器,为本次募投项目生产的产品。

2020年-2022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分别为4.34亿元、5.37亿元、5.39亿元,同比分别增长25.71%、23.78%、0.37%,营收增速明显放缓;同期实现净利润分别为7291.13万元、7478.07万元、9078.3万元。

进入2023年第一季度,步科股份的业绩开始出现下滑的苗头,当期实现营业收入1.05亿元,同比增长4.35%;归母净利润1401.07万元,同比下降7.33%;扣非净利润1306.89万元,同比下降11.51%。

2023年上半年,公司营收、净利双双下滑,当期取得营业收入2.35亿元,同比下降8.38%;归母净利润3134.27万元,同比降幅达到26.89%;扣非净利润2815.15万元,同比下降32.89%。

截至2023年三季度,步科股份业绩下滑的局面仍未有所扭转,当期营业收入为3.67亿元,同比下降6.78%;归母净利润4348.26万元,同比下降34.37%。与此同时,公司经营现金流也受到影响,当期经营现金流净额5291.85万元,同比减少了20.53%。

对于2023年前三季度营收及净利润下滑,步科股份表示,主要原因一方面是受到宏观综合因素影响,下游需求下降;另一方面是该公司为保持未来长期发展动力,进一步扩充研发团队,加大研发和营销投入等。

2020年-2023年9月末,步科股份研发费用分别为3998.09万元、4707.03万元、4653.43万元及4470.11万元。

曾因七年关联交易止步创业板

核心技术人员频频离职

截至增发预案公告日,步科股份实际控制人唐咚直接持有公司12.09%的股份,通过控股股东深圳步进间接控制公司44.02%的表决权,并作为同心众益的执行事务合伙人间接控制公司10.89%的表决权,唐咚直接和间接合计控制公司67%的表决权。

资料显示,唐咚出生于1969年,毕业于南京东南大学生物医学工程系,毕业后曾留任东南大学助教一年;1992年8月-1996年4月,其任职深圳航天微电机有限公司市场部经理;1996年5月-1999年4月,任瑞士思博电子集团中国代表,全面负责中国地区的销售与市场工作,在此期间,唐咚开始创业,成立了深圳步进科技(原深圳步进机电),后于2008年12月创建了步科股份。

步科股份成立12年之际,唐咚也上交了一份颇为满意的答卷,将公司成功送进了科创板。上市以来,步科股份累计募集资金4.65亿元,其中包括首发募资4.27亿元及短期借款间接融资(按增量负债计算)3798.21万元。

值得一提的是,在科创板之前,步科股份曾遗憾“落榜”创业板。

2016年4月,步科股份递表于深交所创业板,经历一年多时间的IPO之路最终遭证监会发审委否决。彼时,创业板发审委认为,步科股份未能充分说明并披露报告期内(2014年-2017年)持续与前股东及前员工所在的公司发生采购或销售行为的合理性以及交易价格的公允性。

步科股份回复函显示,马学童是步科股份前身步科有限2008年设立时的股东,黄华林、朱宏锋是步科股份间接控股股东深圳步进2006年入股的股东。

2011年,步科有限开始筹划股改及上市事宜,为优化步科有限股权结构、对员工进行激励及补充公司发展所需要的资金,公司间接持股的境内自然人股东同时参与认缴新增出资,使其可直接持有公司股份,因此黄华林、朱宏锋于2011年成为步科股份直接股东。

与此同时,2010年,马学童、黄华林、朱宏锋先后从步科有限和深圳步科离职,开始自主创业。

根据对马学童、朱宏锋、黄华林的访谈确认,2014年12月,前述三人将直接持有的全部公司股份转让给池家武。马学童和朱宏锋于2010年3月筹划设立上海繁易信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上海繁易”),持股股东为马学童和朱宏锋的配偶;黄华林于2010年7月增资入股上海繁易(后于2010年10月退出)。2011年,黄华林设立深圳市盛泰奇科技有限公司(下称“盛泰奇”)。

2013年-2019年这七年间,步科股份始终与上海繁易存在密切的关联交易。数据显示,2013年-2019年,步科股份向上海繁易销售金额分别为34.73万元、62.35万元、44.42万元、7.57万元、20.45万元、4.73万元及2.01万元;向上海繁易采购金额分别为32.80万元、49.99万元、93.40万元、18.02万元、68.20万元、93.40万元及36.78万元,占当期采购总额的0.47%、0.59%、1.24%、0.18%、0.40%、0.50%、0.19%。

此外,2017年-2019年,步科股份向盛泰奇销售金额合计分别为47.10万元、16.71万元和2.25万元,占当期销售总额的0.15%、0.05%、0.01%。

而今,步科股份的年报中已纷纷不见上述关联方的身影。

此次增发,报告期内(2020年-2023年9月末),步科股份的高管,尤其是核心技术人员频频变动。

2021年9月,公司核心技术人员王茂峰递交了《辞职报告》, 约定离职脱密期为3个月,计划于2021年12月31日离职。此后仅隔半年时间,公司另一核心技术人员樊文宏也辞职离开。

2023年9月,公司副总经理、核心技术人员池家武因个人原因辞任,不过,上述职位辞任后,池家武仍担任公司董事职务。

辞职的同时,池家武还对所持公司股份进行了减持。2022年9月6日-2023年2月13日,其因自身资金需求,通过集中竞价交易减持公司14.9万股股份,减持价格区间为40.56-42.78元,减持总金额626.3万元。


来源:瑞财经

作者:李姗姗

相关标签:

资管K线

重要提示: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乐居财经立场。 本文著作权,归乐居财经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在任何公开传播平台上使用本文内容;经允许进行转载或引用时,请注明来源。联系请发邮件至ljcj@leju.com,或点击【联系客服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