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金缺口6.66亿元,安诺其实控人缺席定增计划

<{$news["createtime"]|date_format:"%Y-%m-%d %H:%M"}>  瑞财经 程孟瑶 17.4w阅读 2024-01-31 15:39

/瑞财经 程孟瑶

“两次增发,营收净利不见起色,是当初项目前景判断上出现了偏差,还是后期经营管理上出了问题?”

去年8月,抛出新一轮定增预案后,有投资者在深交所互动平台上向安诺其(300067.SZ)发出了“灵魂拷问”。

“试问以前两次增发后对上市公司的贡献和公司经营现状,能获得中小股东认可和管理部门的通过吗?”

通俗解释一下,投资者的意思是2017年12月和2021年4月,安诺其两次增发融资扩产补流,但在拿到资金后又对募集说明书披露的项目多次变更,公司营业增速更是从2017年开始波动下滑,多个年份出现负增长,净利润也是一路下滑,2023年上半年出现上市10多年以来首次亏损。

在这样的背景下,安诺其计划再次定增,拟向特定对象定增募资2.77亿元,用于高档差别化分散染料及配套建设项目(一期)(简称:分散染料一期项目)以及补充流动资金,后经二次修订,最终调整至不超过2.54亿元,其中1.78亿元用于配套建设,剩下7600万元全部用于补流。1月18日,安诺其公告称,定增申请获中国证监会注册批复。 

瑞财经《资管K线》注意到,在募投项目将大幅提升公司营业收入的预测下,安诺其的实控人纪立军与张烈寅夫妇“缺席”了本轮定增,反而将机会让给了两家外部机构投资者,仿佛对定增没有一点兴趣。

一、实控人未参与定增

两外部投资机构联合认购2.54亿元

募集说明书显示,安诺其本次定增募资发行价格为2.44元/股,发行数量从之前的1.14亿股调整至1.04亿股,占发行前安诺其总股本的9.90%左右。将用于高档差别化分散染料及配套建设项目(一期)(简称:散染料一期项目)以及补充流动资金。

安诺其表示,在本次以简易程序向特定对象发行募集资金到位之前,公司将根据募集资金投资项目进度的实际情况以自筹资金先行投入,并在募集资金到位后按照相关规定的程序予以置换。据悉该项目预计总投入10.93亿元,截止2023年8月15日前已投入金额为5.69亿元。

根据安诺其的计划,分散染料一期项目拟生产高档差别化分散染料5.27万吨,配套建设染料用原料生产能力4.9万吨,滤饼(染料半成品)生产能力2.62万吨,由全资子公司山东安诺其精细化工有限公司实施。

项目建设期为42个月,达产期6年。预计完全达产后年均销售收入约19.34亿元,年均净利润约2.52亿元,投资回收期为6.85年(所得税后,含建设期),财务内部收益率(所得税后)为21.60%。

但安诺其的实控人纪立军与张烈寅夫妇并未参与本轮定增。募集说明书显示,本次定增对象为上海古曲私募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古曲泉盈六号私募证券投资基金和上海睿沣私募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睿沣万盛私募证券投资基金。有业内人士表示,通过本次定增引入两家基金作为战略合作伙伴,有利于优化其股东结构,提升公司的治理水平和市场影响力。

另一方面,2022年年报显示,安诺其流动比率为0.97,速动比率为0.72,均低于行业平均水平,流动性较弱,偿债能力较低。通过定增补流,有利于改善公司的财务状况,降低财务风险。

公开信息显示,2010年上市以来,安诺其累计募资(按筹资现金流入)42.80亿元,主要用于扩产和补流。包括首发融资5.72亿元,成功推行2次定增合计募资8.69亿元,累计取得借款收到的现金28.39亿元。

瑞财经《资管K线》通过梳理历史信息注意到,安诺其的创业板IPO走的颇为顺利,募资金额也很理想。IPO预计募资2.09亿元,实际募集5.72亿元,发行价格每股21.20元,扣除4353.35万元发行费用后,实际募集资金净额5.29亿元,超募金额3.2亿元。这笔颇为丰厚的IPO融资也为安诺其减轻了资金压力,并且为随后的大举扩张奠定了基础。

收获一大笔“意外之财”,安诺其“格局打开”开启扩张。除了招股书列示募投项目“东营年产5500吨染料滤饼建设项目”“烟台年产6000吨分散染料扩建项目”所需投入1.14亿元和9470.45万元,超募资金的用途上,先是用3500万元偿还银行贷款减轻了债务压力;然后开始扩张,4953万元用于建设东营安诺其纺织材料有限公司年产染料滤饼1500吨及分散染料5000吨项目;985万元用于收购烟台安诺其纺织材料有限公司自然人股东延元起4.69%的股权;6200万元作为项目的部分资金投资建设东营安诺其纺织材料有限公司年产分散染料25000吨生产项目;4470万元收购浙江华晟化学制品有限公司90%的股权并对其进一步现金增资;4500万元收购江苏永庆化工有限公司80%的股权并增资2400万元;311.64万元收购浙江安诺其助剂有限公司自然人股东姚庆才先生所持有的2.5%的股权等。

2013年7月30日,安诺其公告剩余超募资金5813.83万元(含利息1361.12万元)全部用于永久补充流动资金。

在两次定增中,安诺其则存在更改资金用途,项目达产不及预期的情形。比如将2017年定增募投项目中原用于投入“江苏活性染料技改项目”的5000万元募集资金,变更用途用于“烟台尚乎数码科技有限公司项目”,最终将6200万元项目资金转入了自有资金账户;又比如原计划2023年12月31日达到可使用状态的“烟台年产3万吨染料中间体生产项目”延期至2024年7月31日完成;还有2021年定增募投项目“年产5000吨数码墨水项目”的正式投产期一拖再拖。

二、实控人半数股权被质押

质权人为本轮定增主承销商

募集说明书签署日,安诺其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为纪立军与张烈寅夫妇。两人合计持有4.12亿股股份,占总股本的39.20%。其中,纪立军直接持股2.88亿股,通过诺毅集团间接持股7203.64万股,张烈寅直接持股5139.46万股。

值得注意的是,出于个人投资使用的目的,纪立军向国泰君安进行了多次股份质押融资,截至募集说明书签署日,质押的股分占纪立军、张烈寅夫妇合计控制股份比例的42.66%,以2023年11月30日,3.15元/股收盘价计算用于质押的总股数对应的市值5.533亿元,是担保主债权本金2.08亿元的265.64%,履约保障倍数较高。

此外,在2023年12月22日安诺其还发布了纪立军一系列的股权解压和再度质押操作,质权人均为国泰君安,截止公告日,纪立军累计质押股数约为1.37亿股,占其所持股份比例为47.57%。

股东大手笔质押股权用于个人资金需求,但不包括参与定增,投资者自然对安诺其称”董事会和董事长坚定看好公司未来发展并有长远战略发展规划”的说辞心有不满。

“上市公司既然如此看好增发项目,几次增发融资,为何大股东不定向对自己增发呢?或实控人拆借资金反哺给上市公司,这不都是投资自己看好的项目吗?而不是增发稀释自己的控股权,这用意如何,不矛盾吗?”一位投资者提出了质疑。

对于安诺其的股东人数,投资者们也频繁发问。公开信息显示,截至2023年12月30日,安诺其共有32067名股东,较9月30日减少6%,而今年以来,其股东人数不断减少,前10大股东持股比例也一直在发生变化,其前10大股东中有9位自然人。

截至2023年9月30日,与最近定期报告持股数相比,安诺其共有5个股东持股数量发生变动,其中,沈翼、陈峰、陈彩娅分别增持0.02万股、12.08万股、34.00万股,陈良、陈慧分别减持143.20万股、58.00万股。陈良是继纪立军和张烈寅夫妇之后的第三大股东, 2023年半年报显示,陈良在公司无职位。减持后,陈良持股比例从2023年6月30日的0.69%下降至9月30日的0.55%。

此外,瑞财经《资管K线》注意到,国泰君安同时为安诺其本轮增发的主承销商。万得数据显示,2013年3月(停止实施)、2016年5月、2020年4月,安诺其曾抛出3次定增,主承销商分别为华泰证券、海通证劵、中信建投,四次股权再融资四换主承销商,而安诺其的IPO主承销商为平安证券。

三、利润盈转亏

资金紧张短债缺口1.5亿元

安诺其主要从事中高端差异化染料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主要产品为染料及其中间体等精细化工产品。其染料产品在超细纤维用分散染料、高水洗分散染料、环保型分散染料、活性印花染料、低温活性染料、超微环保液体分散染料、数码墨水专用染料,以及多纤维混纺用染料等细分市场占据领先地位。

染料行业是化工行业的重要分支之一,染料工业所生产的各类染料、有机颜料等广泛应用于纺织、食品、皮革、轻工产品、涂料、油墨等各个领域,与人民生活密切相关。

近年来随着我国纺织服装、皮革等行业的快速发展,染料行业在国民经济中的地位不断提升,染料的最大用户是纺织印染行业,其用量占染料产量的90%。

从财务指标来看,安诺其的主要收入来自于染料产品,2016年安诺其还率先在染料行业引入电子商务模式,上线了七彩云电商平台后,或许是因为电商业务毛利率太低,在其披露电商毛利率的2016年和2017年,分别为0.85%和1.28%,安诺其最后一次披露电商业绩停留在了2018年。

但是毫无疑问,电商业务帮助安诺其冲高了营收规模,而且一举扭转了2015年多项财务数据下滑的现状。2016年,安诺其全年销售收入10.04亿元,首次突破10亿元大关,同比增长45.49%,其中71.02%来自染料行业的贡献,全年染料销售同比增长36%。2017年,安诺其销售规模进一步增至13.33亿元,染料销售占比下降至63.83%,电商占比增加至27.97%。

随着电商业务规模缩水,安诺其业绩规模也开始震荡回落。2018年-2022年,其营收分别为11.60亿元、11.24亿元、9.95亿元、10.52亿元、7.5亿元,不过在取消电商业务后,2019年其染料产品的业绩贡献分别为重回90%左右。

不可忽视的是,安诺其染料产品整体销售规模在2019年突破10亿元之后也开始波动下滑,2020年-2022年分别为8.41亿元、9.21亿元、6.88亿元。同时净利润出现继2015年后首次下滑,2020年-2022年分别同比下滑27.48%、9.45%、66.07%。

更为雪上加霜的是,进入2023年安诺其业绩并未好转,不仅“全面飘红”,净利润更是出现上市以来首次亏损。公告显示,2023年前三季度其营业收入同比下降1.6%,为5.90亿元,净利润同比下降113.82%,亏损603.05万元,归母净亏损915.33万元,同比下降122.83%。

在业绩“飘红”的年份,安诺其也停止了分红,据万得数据统计,2010年上市以来,安诺其共实施9次现金分红,发生在2010年-2019年(除2015年)之间,累计金额2.87亿元,是同期净利润的41.24%,占比较高。

截至2023年9月30日,安诺其手握货币资金2.41亿元,短期借款2.85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1.08亿元,存在一定短债压力,缺口1.52亿元。还有2.84亿应收账款尚未收回,4.26亿元存货在库,存货规模已经占到当期销售规模的70%以上,资金紧张的局面摆上台面。

假设未来三年收入增长率为5%,最低保留三个月经营活动现金流出资金,2023年-2025年,安诺其流动资金缺口6.66亿元。

来源:瑞财经

作者:程孟瑶

相关标签:

资管K线

重要提示: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乐居财经立场。 本文著作权,归乐居财经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在任何公开传播平台上使用本文内容;经允许进行转载或引用时,请注明来源。联系请发邮件至ljcj@leju.com,或点击【联系客服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