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华所财务造假,王健林"提前"下手了

原创 <{$news["createtime"]|date_format:"%Y-%m-%d %H:%M"}>  乐居财经 魏薇 许淑敏 14.6w阅读 2024-06-10 08:07

文/乐居财经  魏薇 许淑敏 

昔日的首富王健林,似乎总是先人一步。

2024年4月30日,为大连万达商业管理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大连万达商管")服务的会计师事务所换了,从大华所变成了立信所。

早在半月前,立信所已经取代大华所在大连万达商管2023年审计报告上签字。更换的理由是:原审计机构因人力资源配置和工作安排情况,可能无法完成2023年报告。

一家企业更换会计师事务所,这原本不是什么大事。但它处在一个十分敏感的时期。

5月10日,江苏证监局向大华所下达行政处罚决定书,事涉金通灵(300091.SZ)财务造假案,没收业务收入688.68万元,处以3443.4万元罚款,并暂停从事证券服务业务6个月。很快,多家公司宣布与大华所取消合作。

"提前"解约大华所,是王健林早就知道了风声,还只是一种巧合?

在2023年债券报告中,立信所在开头写上了一个标题“重大风险提示项”。

原文是这样的:”截至2023年末,发行人合并口径有息负债1,316.06亿元,其中一年内到期的有息负债237.27亿元,发行人有息负债存量较大,一年内到期规模较高,存在一定的债务压力。由于发行人公开市场再融资渠道暂未恢复、子公司珠海万达上市进展不及预期等影响,债券价格进一步波动,公开市场再融资难度提升。“

它一针见血地指出了大连万达商管所处的境地。

提前换掉大华所

大华所是大连万达商管长期合作伙伴,至少为它服务了10年。

在大连万达商业地产股份有限公司(大连万达商管前身)2012-2014年的审计报告上,大华所就盖了上红色的印章。两位中国注册会计师是付丽君、杨卫国,落款时间为2015年3月31日。

乐居财经获悉,他们在大连万达商管的审计工作,止步于2024年4月30日。

实际上,早在2024年4月15日,立信所已经取代大华所,为大连万达商管提供财务审计服务。大华所注册会计师杨卫国一直服务于大连万达商管,最后一次的签字时间是2023年4月4日。

王健林为什么突然要换掉大华所?

理由很冠名堂皇:因人力资源配置问题和工作安排情况,可能无法按时完成2023年度财务报告的审计服务。翻译成大白话,就是人手不够。

事出反常必有妖。

5月10日,江苏证监局发布《行政处罚决定书》,大华所在审计金通灵2017年至2022年年度财务报表时,所出具的审计报告存在虚假记载,责令大华所改正,处以“没一罚五”,没收业务收入688.68万元,处以3443.4万元罚款,并暂停从事证券服务业务6个月;对范荣、颜利胜、胡志刚三名责任人给予警告并处以罚款。几天后,深交所发布《纪律处分决定》。

大华所成立于2012年2月,出资额2670万元,执行事务合伙人梁春,有267名合伙人。据其介绍,它是国内规模最具规模的四大会计事务所之一。企查查显示,它涉及司法案件263起,收到过9次行政处罚,罚金共计5383.49万元。

在大连万达商管,取代了大华所的立信所,成立于2011年,出资额1.48亿元,执行事务合伙人为朱建弟、杨志国,有281个合伙人。企查查显示,它涉及司法案件2970起,2次成为被执行人,收到过2次行政处罚,罚金共计556.13万元。

十分奇怪的是,大连万达商管换掉大华所的时间,比大华所被曝财务造假早了将近一个月。这是巧合,还是大连万达商管提前得到了风声。

不管如何,大连万达商管已经不起折腾,尤其是关于财务造假。

一年前,一位自称万达员工的知乎答主“爆料”大连万达商管存在造假之嫌。该网友在帖子中称,迫于万达内部考核制度和管理层“内斗”的现状,该公司披露的销售业绩、客流量、出租率等数据都是通过“注水”实现的。

对此,万达集团在5月底发布的官方辟谣中称,该公司对外披露的财务数据均由知名审计机构审计、业务数据由珠海万达商管上市联席保荐人等机构尽调确认,业绩不存在造假情况。珠海万达商管的核数师及申报会计师是安永会计师事务所。

当大华所出事,大连万达商管犹如惊弓之鸟。立信所成为那个幸运儿。

短债压顶

从2022年到2023年,大连万达商管的债务问题没有改善。

2023年大连万达商管的营业收入从493.14亿元提升至523.25亿元,但净利润从2022年的124.99亿元减少至2023年的85.11亿元;归母净利润由123.01亿元减少至82.76亿元。2023年末,其期末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余额为126.26亿元,现金短债比为0.53。

2022年末,大连万达商管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余额为413.53亿元,短期有息债务余额为290.12亿元,现金短债比为1.43。

从债务结构来看,大连万达商管的债务以银行贷款为主,该部分债务占有息债务的比重为72.36%,其次是其他有息债务,占比12.57%;非银行金融机构贷款,占比9.94%。

发行人合并口径存续的公司信用类债券中,公司债券余额15.05亿元,非金融企业债务融资工具余额 52.51亿元,且共有40.66亿元公司信用类债券在2024年5至12月内到期或回售偿付。

2022年和2023年,大连万达商管持续偿还债务,因偿还债务支付的现金分别为195.25亿元、213.94亿元。

因融资渠道的收缩,大连万达商管在2023年取得借款收到的现金为74.26亿元,相比于2022年的206.4亿元减少约64%。同时,大连万达商管收到与其他筹资活动有关的现金16.02亿元。

万达在2023年的多笔债券融资被终止。例如,2023年10月12日,上海交易所披露,国君华泰-万达广场第1期资产支持专项计划项目状态更新为“终止”。上述ABS计划融资33.01亿元,受理日期为2023年3月30日,原始权益人为大连万达商管。

6月28日,中国证监会中止了大连万达商管60亿元公司债的发行注册程序。该笔债券为万达商管于今年2月17日提交注册,品种为小公募。

值得一提的是,这些短期有息负债中,并未算上珠海万达商管未能如期上市的股份回购款。

大连万达商管的资产负债表中,实际上有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665.26亿元,这当中,一年内到期的长期借款148.97亿元,一年内到期的应付债券64.02亿元,而一年内到期的其他融资更达到448.85亿元。

实际上,这448.85亿就是万达当初引战的钱。

2021年7月2日至8月30日,珠海万赢(珠海万赢企业管理有限公司)先后与部分境内外投资者签订股份转让协议,将持有的珠海万达商管21.17%转让给投资者。

该股份转让设有回购条款,珠海商管在2023年12月31日之前未能上市,大连万达商管需回购投资者股份。而珠海万达商管显然没能在规定时限完成上市,股份回购也未完成。

其对应的股份回购义务款,就在大连万达商管的年报中列作了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

2023年,大连万达商管的总资产6089.27亿元,总负债3041.49亿元。而珠海万达商管的总资产233.2亿元,净资产51.2亿元,期内营业收入296.01亿元。

据招股书,珠海万达商管2020年、2021年及2022年收入分别为171.96亿元、234.81亿元及271.2亿元,对应的净利润分别为11.12亿元、35.12亿元及75.34亿元。

资金并不充裕的情况下,大连万达商管却拿出了一部分资金购买理财产品。乐居财经获悉,2023年末,其交易性金融资产余额为511.57亿元,相比于2022年末的284.8亿元增加79.62%,其中大部分为债务工具投资,2023年末的余额已达到500亿元,远超2022年末的272.93亿元。

卖资产自救

王健林深知,卖资产是最直接、最快奏效的“自救”办法。

从去年陷入资金泥潭以后,整个万达集团,从出售万达广场,到出售酒店资产、再到出售万达电影,均彰显着“自救”的决心。

今年4月16日,万达电影公告称,万达文化集团、王健林,分别转让所持万达投资20%股权、1.2%股权予儒意投资,已办理完成工商变更登记手续。乐居财经获悉,加上之前受让的股份,“儒意系”已持有万达投资100%的股份。

而万达投资,正是万达电影的控股股东。该等变更,意味着王健林已与万达投资完全分割,“儒意系”正式成为万达电影的控股股东。

现下,万达电影实控人已正式变更为中国儒意董事长柯利明,原任中国儒意旗下儒意影业总裁的资深电影制片人陈曦,已接任万达电影新任董事长。

据天眼查,自2024年以来,大连万达商管已经退出投资9家企业,其中包括福州高新区卓越诚欣商业管理、福州仓山开欣商业管理、珠海万达锐驰企业管理、厦门星湖万达商业管理、佛山顺德悦商盈商业管理等。

福州、厦门、珠海、天津等多地的万达广场均发生了工商变更,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等主要人员也发生了变更。

大连万达商管所退出的,甚至不止上述公司。

据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网站,合肥万达广场、福州白湖亭万达广场也于近期发生了工商变更,大连万达商管退出投资上述公司。此前,北京万达广场、厦门殿前万达广场、呼和浩特万达广场、海口万达广场亦发生了工商变更。

而位于北京大望路的北京万达广场,还是万达集团总部所在地。

短短数月时间,已有十余座万达广场易主。

据大连万达商管审计报告,2023年年末,大连万达商管的固定资产余额为42.36亿元,相较于2022年末的60.52亿元下降约30%。期内,大连万达商管收到处置子公司的现金净额为7.98亿元,其中大部分来自上海万达酒店投资有限公司。

太盟是救星?

王健林暂时还无法松懈。

今年3月底,大连万达商管与太盟投资集团、阿布扎比投资局、穆巴达拉投资公司、中信资本、ARES等投资方正式签约,资方联合向大连新达盟投资约600亿元。

新达盟为新设立的一间公司,成立于今年1月,注册资本约162.07亿元,法定代表人为肖广瑞,由大连万达商管及旗下大连万裕企业管理有限公司分别持股99.9938%和0.0062%,前者是后者的全资子公司。

协议落地,大连万达商管的对赌危机是解决了,但代价是,大连万达商管对珠海万达商管的持股比例从78.83%降至40%。这意味着,大连万达商管仍是珠海万达商管的单一大股东,却失去了对珠海万达商管的绝对控制权。

从框架协议到正式协议,大连万达商管与太盟的投资内容基本落定。彼时,市场以为大连万达商管足以回归正常经营。

殊不知,大连万达商管只是度过了最难的一关,但并未完全度过“难关”。

新达盟旗下子公司珠海万达商管,正是万达广场的核心运营平台。根据天眼查,在新达盟成立仅两个月后,大连万达商管所持新达盟162亿股权被冻结。

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网站显示,3月20日,大连万达商管新增一则股权冻结信息,冻结股权数额约162亿,股权被执行的企业为新达盟,冻结期限自2024年3月20日至2027年3月19日。但几天之后,该等股权已于3月25日解除冻结。

但进入5月,乐居财经获悉,大连万达商管所持新达盟162亿股权又再度被冻结。

大连万达商管,依然存在较高的风险。

天眼查披露,今年4月,大连万达商管一度成为被执行人,执行标的35.07万元。

今年以来,大连万达商管在其它企业持有的股权被冻结共8笔,涉及股权数额达到163亿元。

债券报告显示,截止 2023 年 12月末,大连万达商管实际控制人王健林直接持有公司 1.47%的股份,并通过其控制的万达集团间接持有 44.71%的股份及间接持有公司 0.74%的股份,通过大连稳泰间接持有 3.27%的股份,通过珠海稳驰间接持有公司 0.03%的股份,通过珠海稳隆间接持有公司 0.04%的股份, 合计比例为 50.27%。

截2023年12月末,王健林所持大连万达商管390,000,000 股已质押,占总股比1.44%;其控制的万达集团质押11,585,744,985股,占总股比 42.65%,被冻结 260,273,400 股,占总股比 0.96%。

在艰难的2023年,大连万达商管的高层也处在动荡之中。

2023年内,大连万达商管共有3位董事、1位监事离任,离任人数占报告期初全体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总人数的28.57%。

2023年3月28日和4月24日,齐界辞任董事长和董事,肖广瑞被聘任为新一任董事长、黄国斌被聘任为董事;监事会主席及监事赵德铭辞任,张晶接任;独立董事陈汉文辞任,滕斌圣接任。

相关标签:

进深

重要提示: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乐居财经立场。 本文著作权,归乐居财经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在任何公开传播平台上使用本文内容;经允许进行转载或引用时,请注明来源。联系请发邮件至ljcj@leju.com,或点击【联系客服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