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联“靠山”不稳

原创 <{$news["createtime"]|date_format:"%Y-%m-%d %H:%M"}>  乐居财经 靳文雨 5.3w阅读 2022-08-11 17:29

  文/乐居财经 靳文雨

  自陷入流动性危机以来,新华联不止一次断臂自救,即使频频出售公司的股权、金融资产等,依然难逃债务旋涡。

  8月5日,新华联(000620.SZ)发布公告称,于近日收到公司控股股东新华联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华联控股)《告知函》,获悉新华联控股被债权人向法院申请破产重整。

  公告显示,湖南富兴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湖南富兴)以新华联控股不能清偿到期债务,且明显缺乏清偿能力为由,以债权人身份向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申请对新华联控股进行破产重整。

  事实上,新华联也已经出现了实质性的债务违约,据其披露的年报数据显示,截至2022年4月27日,新华联借款本金到期未偿还金额为约33.4亿元。 

  因无力偿还债务,新华联年内多次涉诉,公司及其控股公司也频遭股份减持、股权质押。其中,“踩雷”新华联的有大多数是包含信托、银行以及私募等在内的金融机构。

  屡陷诉讼泥潭

  6月18日,新华联披露称,中国华融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北京市分公司(以下简称:华融北分)因合同纠纷,将新华联及其子公司新华联置地、湖南华建以及黄山金龙等共计8家公司起诉至北京金融法院,涉及的是新华联置地等对华融北分的这两笔重组债务,余额分别为8.94亿元和3.8亿元。

  据了解,2018年,华融北分以6亿元收购来新华联的重组债务,目前新华联仍有重组债务余额4.75亿元应还。

  此外,2019年2月,华融北分曾以4.2亿元受让新华联持有的子公司新华联置地债权,并约定由湖南华建等三家新华联子公司支付上述款项,期限为3年。

  但3年之约已到,湖南华建等还剩下3.78亿元本金未还清。于是,双方再次签订还款协议,对这笔3.78亿元本金进行展期,期限为18个月。

  今年6月,华融北分与新华联、新华联控股及其子公司签署《和解协议》,确认新华联置地对华融北分的重组债务金额为8.94亿元,湖南华建为共同债务人,还款宽限期至2022年11月28日。

  同时,新华联及全资子公司黄山金龙、新华联置地及湖南华建与华融北分签署一系列协议,约定新华联置地、黄山金龙、湖南华建对华融北分的重组债务余额为3.8亿元。重组宽限期延长至2022年12月10日。

  8月2日晚间,新华联发布了一则关于公司涉及诉讼进展的公告,称新华联已经收到了北京金融法院对上述案件出具的《民事调解书》。

  这则公告,看似为新华联的债务偿还争取了小半年的时间,让其稍微松一口气。但是仍然难掩其捉襟见肘的现实。

  乐居财经《资管K线》获悉,除华融北分外,今年以来,还有包含工商银行、华融信托等在内的多家金融机构债权人因债务逾期问题,与新华联对簿公堂。

  7月7日,新华联发公告称,自己被工商银行起诉,原因是工行要追讨5.92亿本金及利息。新华联下属全资子公司长沙新华联铜官窑国际文化旅游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长沙铜官窑),此前在工商银行长沙德雅路支行贷款了6亿元,贷款期限为165个月。

  因双方对于贷款偿存在争议。工商银行长沙德雅路支行要求长沙铜官窑偿还信托贷款本金及相关利息等,要求新华联及其全资子公司新华联置地承担相应责任。

  今年4月,华融信托就信托贷款纠纷,将新华联及其下属子公司锦亿园林、北京新崇基置业有限公司、北京新华联置地有限公司、西宁新华联教育开发投资有限公司起诉至山东省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涉案总金额超11亿元。

 资产处置“瘦身”

  除频频遭遇起诉之外,因无力偿还债务,新华联及其子公司的股权也频遭质押、冻结和司法拍卖。

  在新华联控股被湖南富兴申请破产重整的前夕,新华联发布公告称,因中信证券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信证券)与控股股东新华联控股合同纠纷,新华联控股所持的新华联股份5515万股(占总股本比例2.91%)将被动减持。

  该公告显示,新华联控股所持新华联股票已被多家债权人进行多轮司法冻结,新华联控股自身已无卖出股票的操作权限。

  据了解,在一周前的7月29日,因与中信证券合同纠纷,新华联控股所持新华联1000万股股票刚遭被动减持,占公司总股本比例0.53%。

  新华联的主营业务是房地产、文旅景区等,此前其在金融投资也涉猎甚广,比如持有北京银行、长沙银行、新华联保险等股份。乐居财经《资管K线》注意到,债务高压下,新华联曾多次将这些金融资产摆上货架。

  7月18日,新华联控股有限公司将所持北京银行5.23亿股股份挂上了阿里司法拍卖平台,以该行总股本211.43亿股计算,这部分股权占比约2.47%。

  拍卖信息显示,该笔股被拆分为52笔进行拍卖。其中,有51笔均为1000万股,起拍价均为4220万元;另单独一笔为1287.59万股,起拍价为5433.64万元。累计起拍价22.065亿元,折合单价4.22元/股。起拍时间为2022年8月18日。

  需要注意的是,此次并非北京银行首次被新华联控股摆上货架。去年2月份,同样是这笔股份被拆分为52份出现在阿里司法拍卖平台上,彼时的起拍价为25.14亿元,后因“双方已达成和解”而中止。

  除了司法拍卖,新华联控股还通过频繁的股权出质进行融资。企查查显示,2019年,新华联控股有累计21笔对村镇银行、城商银行的股权出质。

  例如,2019年8月22日,新华联控股对大兴安岭农商行共有17笔股权出质,出质股权数额合计为9000万股,占其持股比例的71.43%。质权人包括黑龙江塔河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五大连池惠丰村镇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乐东惠丰村镇银行股份有限公司等。

  另外,新华联控股还分别在2019年5月9日、2月14日、1月24日将宁夏银行股权出质。

  新华联业绩滑坡

  公开资料显示,新华联成立于1990年10月,是新华联控股旗下上市房企,实控人为现年65岁的前湖南株洲首富傅军。早在2003年,新华联就进入了金融投资领域,是房企中坚持走多元化道路的典型代表。

  傅军极为推崇“篮子论”,他认为:“搞一个产业,遇到周期性的变化你可能就死了;搞两三个产业的,可能还有回旋余地,这个不行那个行。我不主张大型民营企业只搞一个产业,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

  凭借“广撒网式”的投资,这些年来,新华联的总资产一度超过1300亿元,年营业收入破千亿元。旗下产业也涵盖文化旅游、化工与材料、矿业与石油、金融与投资等多个领域。

  然而,“病”来如山倒,在2020年3月份疫情爆发初期,新华联就已经官宣债务违约。此后,有关新华联债务违约的消息犹如洪水般席卷而来。

  据了解,仅2020年,新华联控股已出现4笔债务违约,金额高达28亿元。

  与此同时,在新华联近两年的公告消息里,其关于债券违约的相关内容披露甚至占据了90%以上。

  新华联发布的2022年一季报显示,截至2022年3月底,新华联的在手现金为20.03亿元,非受限部分仅为8.5亿元。而新华联一年内到期的短期借款为10.9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为93.1亿元。

  7月7日,新华联披露的公告显示,截至目前,新华联及控股子公司对外担保总余额为169.41亿元,占其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638.37%;逾期债务对应的担保本金余额为46.63亿元,涉及诉讼的担保金额为39.15亿元。

  除了高额债务压身之外,新华联近两年来业绩呈下滑之势。2020年,新华联归母净亏损约为12.86亿元,而2019年时新华联尚能实现约8.1亿元的归母净利润。

  到了2021年,新华联的亏损情况更加严重,归母净亏损达到38.93亿元。

  根据其发布的2022年半年度业绩预告,其上半年归母净亏损7.3-9.2亿元,即使是在大幅亏损的2021年,其上半年的亏损金额也仅为7.25亿元。

来源:乐居财经

作者:靳文雨

相关标签:

资管K线 债券

重要提示: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的立场和观点,并不代表乐居财经的立场或观点。 本文著作权,归乐居财经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在任何公开传播平台上使用本文内容;经允许进行转载或引用时,请注明来源。联系方式:400-606-6969或ljcj@leju.com。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