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遭股权冻结,民生银行资本窘境

原创 <{$news["createtime"]|date_format:"%Y-%m-%d %H:%M"}>  乐居财经 李姗姗 7.0w阅读 2022-07-28 14:31

  文/乐居财经  李姗姗

  今年以来,泛海集团所持民生银行股份已经第三次遭遇冻结。

  7月22日,民生银行(600016.SH)公告称,因财产保全,北京金融法院对中国泛海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泛海集团”)持有该行的约18亿股A股无限售流通股进行轮候冻结,冻结期限为三年,自转为正式冻结之日起至36个月期满日止。上述轮候冻结的股票产生的孶息一并轮候冻结。

  根据公告,本次冻结的股份占民生银行总股本比例为4.11%。截至公告日止,泛海集团及其一致行动人持有民生银行约25.54亿股股份,占该行总股本的5.83%。而此次冻结的股份,占泛海集团及其一致行动人持有该行股份的70.46%。

  实际上,此前的3月和4月,这笔股权已两次遭遇司法冻结,其中部分股权还险些被摆上拍卖台。更早之前,泛海集团多次减持民生银行,仅2021年7月15日至7月30日期间,泛海集团控制的隆亨资本累计被动减持民生银行H股约2.61亿股。

  曾经,民生银行是泛海跨界金融行业的“敲门砖”,而今却成了泛海债务危机中的牺牲品。

  股权频生变数

  目前,泛海集团为民生银行第六大股东,持股数为18.03亿股,占股4.12%。此次轮候冻结的18亿股股票,占泛海集团所持民生银行股份的99.8%,近乎全部。

  四个月前,同样是这笔股票,遭到司法冻结、司法标记及轮候冻结,其中1股被司法冻结,14.11亿股被司法标记,3.89亿股被轮候冻结。彼时是因为前海人寿保险与泛海控股、泛海集团发生债券交易纠纷,涉案金额及执行费共计5.38亿元。

  4月8日,该笔股份再因债券交易纠纷被轮候冻结。算下来,此次已是该笔股票第三次遭遇变故。

  尽管民生银行一再表示,泛海集团持有的股份被冻结不会导致该行第一大股东及其一致行动人发生变更,不会对该行日常经营管理、公司治理产生重大影响。但本次公告发布当天,民生银行盘中下探至3.61元/股,为近一个月来股价新低。

  泛海集团所持民生银行的股份除了频遭冻结,还曾被摆上拍卖台。去年7月15日,民生银行公告称,泛海集团因与平安信托的债务纠纷被诉至法庭,欲在阿里司法拍卖平台上公开拍卖其持有的民生银行3.89亿股A股股份。

  而后,经泛海集团与平安信托协商一致,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撤回上述拍卖。但此后这3.89亿股股份一直处于冻结状态,并在上述泛海集团与前海人寿保险的债券纠纷中被轮候冻结。

  此外,继泛海系出现债务危机后,其对民生银行的减持动作也接连发生。

  去年7月15日至7月30日期间,泛海集团控制的隆恒资本因出发贷款协议约定,在半个月内连续两次被动减持其持有并质押的民生银行部分H股股份,累计被动减持民生银行H股约2.61亿股。

  两次减持后,泛海系持有的民生银行股份数降至约27.78亿股,占该行总股本的比例由减持前的6.94%降至6.35%。其中,质押股份约23.86亿股,司法冻结3.89亿股。

  今年初,民生银行再次公告称,泛海集团将其持有的该行2.16亿股A股股份转让给厦门国际银行。股份转让后,泛海系在民生银行的持股比例再次下降至5.83%。

  泛海系减持民生银行,除了本身债务问题的原因,与民生银行近年业绩表现也不无关系。年报显示,2020-2021年,民生银行净利润维持在343亿元左右,而2017-2019年净利润在500亿元左右,盈利能力已有下滑。

  2022年第一季度财报显示,民生银行实现营业收入366.34亿元,较上年同期的430.72亿元下降14.95%;归属于该行股东的净利润为137.24亿元,同比下降6.94%;扣非净利润为136.91亿元,同比下降7.22%。

  在不良贷款方面,截至2021年末,民生银行的不良贷款总额为723.38亿元,同比增加22.89亿元。年报显示,该行不良贷款主要集中在房地产和采矿业,两大行业不良贷款总额合计184.95亿元,合计在公司不良贷款中占比42.35%。而在不良贷款增量方面,主要是房地产业,比上年末增加65.34亿元。

  泛海系金融缘起

  泛海与民生银行的渊源由来已久。

  资料显示,民生银行成立于1996年,是中国大陆第一家由民间资本设立的全国性商业银行,于2000年12月在上交所上市,随后又于2009年11月在港交所挂牌上市。

  早在民生银行创立阶段,泛海集团董事长卢志强就是其创始成员之一;该行正式设立之时,卢志强在其中担任了董事长的职务;在民生银行第一次上市过程中,泛海控股还用1.6亿元拿到1.3亿股股份,占股9.42%。

  而正是从入股民生银行开始,泛海系的金融帝国扩张之路拉开了序幕。

  2002年,借着民营资本被允许进入证券行业和保险行业的东风,卢志强不仅成为了黄河证券大股东,并将其更名为民生证券,还发起成立了民生人寿保险,完成民生担保、民生典当的组建。

  2012年,泛海集团重组了中国旅游国际信托,后更名为民生信托,拿下了信托牌照。此后,泛海控股又联合史玉柱的巨人网络,发起成立了亚太再保险公司。

  据不完全统计,泛海系旗下控股的金融机构包括民生信托、亚太财险、民生财富、民生保险经纪、民生典当、民生期货、民生融资担保、民金所等。此外,还参股民生证券、民生银行、郑州银行、中民投等数十家金融机构。

  2014年,泛海集团旗下泛海控股喊出了由“单一的房地产”上市公司向“金融+房地产+战略投资”的转型口号。

  此后,泛海开始推进“去地产化”,其身上的金融色彩愈加浓烈。在泛海控股的业绩来源中,金融板块的贡献占据了半壁江山。 2020年1月,泛海控股的行业分类由“房地产”正式变更为“金融业”的子行业“其他金融业”。

  据2021年报,泛海控股货币资金账面余额36.81亿元,其中受限资金8.37亿元;有息负债账面余额572.88亿元,其中短期借款128.90亿元、一年内到期非流动负债311.33亿元。截至年末,泛海控股累计未能如期偿还债务本息合计168.58亿元。

  6月17日,泛海控股在回复深交所2021年年报问询函时表示,公司2021年全年降债129.37亿元,降债比例19.3%。同时已针对2022年内到期债务偿付做了充分的准备。

来源:乐居财经

作者:李姗姗

相关标签:

资管K线 银行 股价

重要提示: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的立场和观点,并不代表乐居财经的立场或观点。 本文著作权,归乐居财经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在任何公开传播平台上使用本文内容;经允许进行转载或引用时,请注明来源。联系方式:400-606-6969或ljcj@leju.com。

网友评论